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雙龍組]是夢‧非夢

▲CWT46無料公開

▲還願一目連來我家的承諾

▲非HE(?)注意


  夢之所以稱為夢,是因為它還能醒來。


  那如果是不會清醒的夢呢?


  午後的咖啡廳裡正是人潮眾多的時刻,服務生們一刻也不得閒地在桌間穿梭為客人送上餐點,優美的背景音樂蓋不掉人們交談的音量,雖有些嘈雜,卻不減其帶給人的閒適氛圍。

  由於不喜歡人太多的環境,荒從進來時就挑了一個較為偏僻的位置,桌上的咖啡已經幾乎見底,不過他暫時沒有再續杯的打算,只是將雙手交疊在胸前閉目養神。

  即便是坐在角落,荒那張俊俏的容貌依舊吸引了不少女性的注意,紛紛用充滿愛慕與探究的目光打量他,熱情得恨不得能...

【CWT46攤宣】

又是非常極限的......

明天在G18,除外還有陰陽師ONLY的宣傳單可供領取!!

然後今天趕出了一份雙龍組無料

封面和內頁排版如圖2.3,約三千字,內容在場後會公開

只要來攤位上回答雙龍組相關問題或是出示遊戲內所擁有的任一雙龍組畫面即可領取!!

歡迎大家來玩

【黑歷史出沒注意】


之前看到別人在玩舊圖新畫的企劃時候就一直很想試試,但實在很懶就都沒動筆(幹
今天心血來潮就把舊圖挖出來畫了,畫完後兩張擺一起覺得好好笑(欸

左邊那張當初構圖是高三畫的(?),也就是2009的事情,然後上色是我2010剛拿到繪圖板的時候畫的,那時候用PS
右邊就是8/2畫的,繪圖工具是SAI,因為經過7年,我乾脆把6927的年齡拉到十年後了
左邊的上色真的好可怕救命(rofl)自己被自己嚇到,整個就是剛拿到繪圖板啥都不會的狀態

不過畫完後也有自己多少有進步的感動,最初拿繪板的時候簡直慘不忍睹TWT

其實一開始是畫普通磚牆,但那時候還沒加上藤蔓,所以看起來很髒我就重畫新的白牆,結果全部畫完打開紅磚牆圖層後發現其實也沒這麼糟XDD

嗨各位,這圖我大概是一個月前畫的

當時的我還沒有荒,覺得荒總實在很難搞,我連個碗都沒有

就把他縮小後給我家連連玩了,風神看起來挺開心的(欸

荒總看起來一臉無奈


結果不知道是不是這張圖的緣故

接下來的這一個月,我砸了快百張百鬼,荒連一次都沒有出來

一‧次‧都‧沒‧有!!!!!沒有!!!!

七月我連他的影子都沒見到!!!就算是六月,我也只見過他三次

所以目前送上這麼多祭品,我還是沒有荒碗

台版還沒開委派所以也不用想了

好好笑(棒讀) 我家荒總大概討厭我(眼神死)

喔齁

大家好久不見......抱歉我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回老家休養身體了(

然後因為回到老家基本上沒電腦可以用所以只能打陰陽師和看漫畫(幹)

莫名就把以前買的家教同人本拿來翻了


已經想不起來上次畫69是什麼時候

家教連載的部分之前一直停在西蒙那邊看不下去,前幾天才又把他從斷掉的地方追完

彩虹七子篇也太.................太好看

看6927搭檔出戰我興奮到快死掉(遲來的


BTW昨天跟新認識的同好聊天(?) 想說之前混圈都5.6年前的事了,應該是不是會被認出來&紫月這名字有夠菜市場

結果......  

混了英文字還能被秒打出來當初鮮網用的筆名時我只能在螢幕前尖叫(

[雙龍組]1時15分的約會

荒X一目連

是個短小&有點微妙(?)的故事


  荒用大招一次解決副本裡的首領,彎身撿拾起獲勝得到的戰利品後,轉身問道:「還有幾場?」

  一目連伸手接過了荒遞來的東西,回答:「再五場。」

  「五場嗎......」

  一目連看著荒令人讀不出情緒的表情,歪頭想了想後,拉住了荒的衣袖。

  「還有點時間,荒,我們去吃點東西吧。」他指了指自己從懷裡掏出的小錢袋,淡淡一笑。

  「我請客。」


  * * *


  「為您送上茶點,還請慢用。」

  「謝謝。」一目連朝女服務生道謝,將送上的羊羹分成一半,連同汲滿茶水的杯子一同推到了荒的面...

[雙龍組]蕾

哨兵嚮導PARO

荒X一目連

年下注意,諸多私設


  「一目連前輩,這是這次要來報到的嚮導名單。」

  身為嚮導部傳訊官的螢草謹慎地將手裡的一份文件遞了出去,表情分外認真,只可惜搭配上她的精神嚮導雪貂就窩在肩膀打呼嚕的畫面,看起來只剩下反差萌的可愛。

  一目連笑了笑,筆尖轉了個方向:「謝謝,幫我放那裡就好,我晚點看。」說完就繼續埋首於文件中,將一旁的堆成山的資料緩慢消化。

  得到回應的螢草順從地點點頭,卻沒有馬上離開,而是雙手緊抓著軍綠色的裙襬,半晌後才有些猶豫地開口。

  「那個……」

  「嗯?」

  「荒上校他……今早回來了。」螢草將上半身伏低,神態看起...

嗨..........嗨..........................葉修生日快樂

5/29 葉攻ONLY我在修12

超‧邊‧攤!!!!!!!!!!!!!!

好沒有,只是因為大概只有我一攤葉周(哭了起來)

因為連參兩場可能會在攤位呈現呆滯狀態,請海涵&歡迎找我聊天不然我覺得我只能看全職動畫或打陰陽師

因為是葉修生日,所以拿了舊圖印了來攤消費禮

請大家來玩...........能讓我帶越少本回家越好(哭

差點忘記丟這了

5/28 陰陽師ONLY

在四条通3番

除了突發新刊外,還有兩位小夥伴的周邊也寄賣在我這XDDD

歡迎大家來玩!!!



下面收一點新刊試閱↓


  妖狐終於彎起嘴角,足尖一點開始在庭院的櫻花樹下舞了起來。

  他的雙手各持一把摺扇,潔白的長袖隨著旋身的動作在周身舞成了一個個圈,踮起的腳弓成了美好的形狀。也不知道妖狐施了什麼樣的術法,半透明的薄紗始終隨著他的動作翻飛如蝶翼,卻不淘氣地離開它應待的位置,桃花似的眼裡頭承載著幾乎要滿溢而出的笑意,有種與平時笑容不同的魅惑與風情萬種,一對扇子在妖狐手中舞成了花,襯著月色和飄落的粉嫩櫻瓣,畫面是那樣奪人目光。

  直到一曲畢,都沒有人發出半點聲響,甚至是等妖狐笑著行完禮入座後,眾人才像是從夢中驚醒,給予遲來的歡呼和掌聲。

  「大人。」妖狐沒去跟其他熟識的式神擠一塊,而是跑到大天狗所在的角落,不客氣地一屁股坐在他身旁,見對方依舊沒回過神的模樣,心情很好勾起唇角,「還喜歡嗎?小生為您獻上的這支舞。」

  「......你跳的這是什麼?」大天狗既沒點頭也不否認,而是巧妙地轉移話題。

  「祭神舞,以前在神社偶然看到巫女小姐姐們跳,便記著了。」妖狐將扇子收入懷中,給自己斟了杯酒,「小生改編了一部分,畢竟那舞整套照搬的話未免太無趣了。」他將杯緣抵住了唇,卻不馬上喝下,而是頭一歪靠上大天狗的肩膀,從下而上的角度瞅他,「再說呢,咱們這裡可是有的啊,神明大人。」

  大天狗看著妖狐,他身上的薄紗還未取下,在月光的照射下產生一股朦朧的美感,眼角的紅色妖紋因為酒精的影響變得越發艷麗。

  大天狗覺得有點渴,連忙將杯中的液體一飲而盡,試圖緩解喉嚨飢渴的感覺,可惜他忘了宴席上只準備了酒水,這一杯下肚讓大天狗感覺身體變得更加燥熱,抬手想取酒壺的動作被身旁的妖狐看穿,眼明手快地擋了下來。

  「大人。」妖狐的手放在大天狗的腿上,整個身子幾乎有一半靠上他,「您這是單純想品酒,還是渴了呢?」

  大天狗盯著妖狐那雙水潤的唇,喉結上下滑動,腦中浮現出剛剛青行燈同他講的話。

  最終身體比大腦更快反應地低頭吻了上去。

  兩人坐的位置雖屬偏僻,好歹也算是公眾場合,大天狗不打算做得太明目張膽,如蜻蜓點水般一觸就離。

  碰觸的時間太過短暫,他只覺得品嘗到一絲絲甜味。

  儘管這吻來得突然,妖狐的表情卻完全沒顯露半分意外,反而意猶未盡地舔舔唇,趁著沒人看往這個方向時,起身拉著大天狗的手,悄悄地溜出了宴會會場。

  他們並沒有離開太遠,才拐過一個轉角妖狐就被大天狗按在走廊的柱子上。

  妖狐一瞬也不眨地以那雙蜜金看著眼前的大妖,對方那危險的眼神讓他覺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住的獵物,卻又帶來不可言說的興奮感。

  他任由大天狗扯著薄紗的兩側將自己拉入懷裡,仰頭主動迎合對方的親吻。


試閱到此-------------

上來報告一下

感謝大家支持,<溺>的海外通販部分已經完售結束,台灣部分也早在去年暑假就全部賣完沒有餘本了

如果沒有意外未來應該也不會進行加印的動作

再次感謝大家願意把<溺>帶回家<O>

如果願意跟我講講對於全本OR番外心得的話我會很開心的(比心


[葉周]葉周小說合本<一痕沙>繁體版印調

印調網址→

注意!!!這邊只有調查繁體版!!!

簡體版的預售和餘本販售都已經結束了謝謝


書名:一痕沙

原作:全職高手/蝴蝶藍

配對:葉修X周澤楷

尺度:R18

規格:A5,繁體,左翻本

小說:三花是公的、五月、冰冰、君看一、桃知、紫月

內插:雞茸蘑菇

字數:16萬

頁數:256

價格:NT.350~400

GUEST:柊晨、慕澤妤

台灣首販:5/29葉攻ONLY


[雙龍組]風の子守唄

荒X一目連

(雖然CP這樣標但沒啥愛情成分)

因為台版一目連終於要上了,來寫個祭品


  那是他所感受過的、最冰冷的海水。

  幾乎令人血液凍結的黑暗與寂靜緊掐著脖子,令他無法呼吸。

  粗糙的麻繩纏在腳踝上,繩索末端則綁著沉重的大石,帶著他的身子沉入深海。

  他被他的村民們拋棄了,被他所守護著、喜愛著的村民,毫不留戀地拋棄了。

  曾經崇拜敬畏的目光中,如今只剩厭惡,他明明給予過他們那樣多正確的預言,可村民卻忘恩負義,將他獻給了海神。

  比起身體上被毆打的疼痛,左胸處因為被背叛的心痛,更令他感到難受。

  眼眶中流出的淚與海水融為一體,他就這樣帶著絕望的心情沉...

[狗崽]自殺式美學

因為狗子的皮實在太醜

忍不住寫了審美觀有問題的狗崽現代趴


  身為學生會長的大天狗,品學兼優十項全能,而且還頂著一張帥得沒天理的臉,根本是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卻極少有人知道,看似完美得天妒人怨的大天狗,私底下其實有嚴重到無藥可救的選衣障礙。

  他的穿衣品味究竟有多糟呢?

  舉個實際案例,當初妖狐第一次約大天狗在假日去看電影,到了碰面地點時,他差點沒忍住當場掉頭就走。

  綠色上衣搭深紅色長褲,你當自己是聖誕樹嗎?

  妖狐頭痛得幾乎想把臉抹平,突然理解了大天狗的前幾任女友為什麼會提分手。

  女孩子嘛,誰交了帥氣的男朋友會不想炫耀一番,出門約會走路都有風...

[狗崽]縱容

隨筆小段子


   交往後大天狗才知道,妖狐是屬於會對戀人撒嬌耍任性,外加故意刁難的傢伙。

  別看平時他對寮裡的其他女性式神風度翩翩的模樣,到了大天狗這邊就完全變了個樣。妖狐仗著自己來得早,把帶狗糧和刷御魂塔等等不喜歡幹的活全都丟給大天狗,自己則是得了空就跑到街上玩耍,整日裡遊手好閒,愜意得不得了。

  由外人看來這行為萬分不可取,可偏偏大天狗還真慣著他了。

  就連現在,連編髮辮的工作都不自己動手了。

  大天狗看著妖狐朝自己遞出的梳子,內心嘆了口氣,臉上卻沒什麼表情,順從地接了過來:「照你平常的綁法?」

  妖狐眨了眨眼,歪著腦袋:「大人只有這種感想?」

 ...

給 @李凝冰  遲到的生賀(?)

半夜畫完的,就順便當白情賀圖吧(被阿冰幹掉)


本來想要連崽的嘴巴一起遮的,結果畫完剛剛好沒遮到(黑人問號)

算了就這樣吧

還是覺得崽的衣服超級有夠難畫(死亡)

[沖田組]深海遠行小後話-來日方長

※當初深海一刷後發現太多錯字的補償小PAPER

※因為很多人沒來領覺得有點可惜,想了想還是把故事放出來,希望能讓更多人看到

※個人誌<深海遠行>的小後話,要看過本子才懂


  洗完澡之後因為疲憊便直接跑回房睡下,因此翹掉晚餐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無可避免地在半夜被肚子唱起的空城計吵醒,翻來覆去怎樣都睡不著,只好摸摸鼻子認命地起床,一起去廚房裡覓食。

  本丸的伙食一向都準備得剛剛好,而且審神者也強調食物不能浪費(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所以基本上是不會有所謂的隔餐飯出現在眾人的碗盤裡,即使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兩人沒去用餐,其他人在了解完缺席原因後便會將多的餐點分掉...

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天我跟我家媳婦兒逛街看到的這對小可愛

當時候我們人在手作市集,看到有一攤有手燒琉璃的飾品,覺得很漂亮就停下來看看

結果一停下來就回不去了

當時我家媳婦在挑要給朋友的生日禮物,在看書籤,我也在旁邊看(那時還沒有打算買)

結果老闆就拿出了下面那隻,說有很多男生喜歡槍的帥氣感所以他有做這種款式

我他媽當下就瘋了,整個拿著他跟我家媳婦講說:天啊這好像我全職裡我喜歡腳色的印象設計!!!

然後我就想,這隻有點心動啊糟糕,好小周,就問老闆有沒有葉子配件的

老闆挑了挑又拿幾個給我,我一眼看到上面那隻紅的

幹!!!這兩隻!!!根本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都是蜂鳥!!下面都有琉璃!!上面還有印象物!!!!

當場就瘋了,這不買根本對不起自己

馬上決定掏錢了

真的太巧合了這個!!!!哪能這麼剛好顏色與代表物都對上啊啊啊啊啊(尖叫)

除了這對還有買其他東西,但這對小可愛實在是太得我心了

買完整個心花怒放

超想問老闆是不是同好(老闆:你想多了)


佔個TAG(你

結局想好了但沒辦法順利從腦袋裡擠出來

所以這幾天都不務正業畫圖(被揍


吃狗崽的妹子們應該還是崽控居多

狗推的我估計是個少數中的少數TWT

狗子這麼帥嗚嗚嗚,祭品都獻上了求你快來(好

[沖田組]鎮魂雨

※歸個檔,半年多前寫的

※我流理解,不能算HE


  第一部隊原定的出陣計畫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雷雨而中斷了。

  雨下得既大且急,打落了梅雨季過後庭院少數殘存的幾株紫陽花的花瓣,震耳雷聲響徹天際,極差的天氣讓才不過午後的天空看起來就像夜晚提早降臨似的,漆黑一片。

  加州清光是在走廊的盡頭找到大和守安定的,他還是一副出陣前的打扮,刀端正地放在膝上,藍色付喪神就如同武士一般跪坐在那,神色肅穆地彷彿一尊雕像。

  加州清光原想開口喊他,但話到嘴邊又被他吞回肚裡,細長的紅色眼睛順著大和守安定注視著雨幕的視線追過去,似乎是想看清楚是什麼讓對方如此專注,又或者只是種下意識反應。

 ...

[狗崽]習慣

※全程第二人稱,不喜勿入

※沒提名字,沒用慣性自稱,懂則懂

※現代PARO


  習慣是件很可怕的事。

  它總是不知不覺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歡迎光臨。」年輕的女性店員笑容可掬地朝每一位客人打招呼,在看清是你後,笑容變得越發燦爛,「先生您好,今天也是一樣的嗎?」

  你淡淡地答:「嗯,老樣子。」

  「好的,請稍等一下。」女店員朝後方喊道,「一杯熱拿,糖正常牛奶雙倍!再一杯熱黑咖!」

  在咖啡準備的期間,你低頭看著玻璃櫥窗內的蛋糕,思考著今天該買哪一塊好,眼角餘光不經意瞥到角落有一款從沒見過的新口味。

  「那是最新發售的草莓季限定蛋糕。」店員注意到你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