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雙龍組]1時15分的約會

荒X一目連

是個短小&有點微妙(?)的故事




  荒用大招一次解決副本裡的首領,彎身撿拾起獲勝得到的戰利品後,轉身問道:「還有幾場?」

  一目連伸手接過了荒遞來的東西,回答:「再五場。」

  「五場嗎......」

  一目連看著荒令人讀不出情緒的表情,歪頭想了想後,拉住了荒的衣袖。

  「還有點時間,荒,我們去吃點東西吧。」他指了指自己從懷裡掏出的小錢袋,淡淡一笑。

  「我請客。」


  * * *


  「為您送上茶點,還請慢用。」

  「謝謝。」一目連朝女服務生道謝,將送上的羊羹分成一半,連同汲滿茶水的杯子一同推到了荒的面前。

  荒接過了茶:「你哪來這些錢?」

  「陰陽師給的。」一目連吹散了茶杯上頭冒著的白煙,小口小口地啜著,「寮裡的式神們都會依據付出的勞力獲得相對應的一點小犒賞,儘管不多,一直存下來也挺可觀了。」他晃了晃變得稍微乾扁的錢袋,笑道,「如果不是荒你陪我來一趟,我也不知道這些錢該怎麼花呢。」

  荒沒再說什麼,用竹籤將屬於自己的那部份羊羹摳下一小塊放入嘴裡,不太甜,恰到好處。

  兩名式神此時正化為人類的型態在一處喫茶屋休息著,這對他們彼此都是個新奇的體驗。

  以正常狀況而言,一目連身邊的位子應該不是坐著姑獲鳥,就是大天狗,畢竟他們倆才是一目連寮裡頭真正的狗糧大隊長,而一目連也不是攻擊型式神,帶狗糧的任務怎麼說都不會由他負責。

  若不是他昨日升上六星的話。

  一目連的陰陽師在對待SSR式神上有著特別奇怪的堅持,說是怕把SSR式神放在結界中養著,若有人來寄養看到會眼紅,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寮裡的所有SSR式神升星後都是靠著刷探索、經驗達摩和石距衝到滿等的。

  這點一目連也不例外。

  此時就是在帶狗糧的中途稍微偷空休息一下,而且借用的還是別人家的狗糧大隊長。

  對,荒和一目連並非屬於同一個陰陽師。

  儘管一目連的陰陽師很勤奮在存勾玉買藍票,他們寮裡依舊沒有荒,為了一飽求而不得之苦,陰陽師總是會跟關係良好的其他陰陽師借荒來協戰,就算只是過過乾癮也很開心。


  茶點吃得差不多時,荒放下了杯子問道: 「我看你剛剛沒出來擋傷,換御魂了?」

  「嗯,陰陽師得到了一顆六星爆擊薙魂,所以讓我和桃花妖交換了御魂,現在是穿地藏。」

  「也好,」荒伸手揭開了一目連蓋住半邊臉的瀏海,在那纏上繃帶的眼窩上輕柔地拂過,「地藏可以更好的保護你,你身上不適合再增加更多的傷了。」

  過於親密的舉動讓一目連的臉不由得一熱,有些不太自在地別開臉,從忙地解決了自己的那份茶點後便起身往原路走回。

  「一目連!」荒被一目連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也顧不得自己喝茶了,趕忙追上去拉住了他的手,「你怎麼突然......」

  眼前的一幕讓他愣住了。

  只見一目連一張白皙的臉染上了與頭髮同色的緋紅,修長而纖細的手指欲蓋彌彰地想擋住怎樣都掩飾不了的羞窘,這樣的他跟春天綻放的櫻一樣美得令人移不開目光,荒不由得扣緊了他的手。

  「一目連......」荒的喉結因為緊張而上下滑動,「連,我喜歡你。」

  一目連一怔,錯愕與喜悅同時衝擊了他的心臟,差點沒來得及擋住荒吻上來的嘴唇。

  「荒......」一目連看起來有些猶豫,但並不是苦惱的神情,「你寮裡快有一目連了吧?聽我的陰陽師說,只差二十多個契約碎片了?」

  「......是又如何?」

  「我們並非效命於同個陰陽師。」一目連的手掌緊貼者荒的唇,濕熱的觸感讓他微微顫抖著手臂,他深吸了幾口氣平緩了心情後才又說,「就算要選,你也應該是選擇你未來寮裡的那個一目連。」

  「即便如此,他跟你還是不同的。」荒拉開了一目連的手,認真地看著他,「我喜歡的一目連,是你,只會是你。」

  「即便我們只有協戰時才能見面?」

  「對。」

  一目連沒有再問下去了,他抬手摟住荒,將臉埋入對方的肩窩處。

  自從他前陣子五星滿等後,陰陽師就不再派他出去探索了,好不容易才等到升上六星,再次擁有這個與對方相處的機會。

  一天只有十五場的協戰,一場打五分鐘的話,也不過一個小時又十五分鐘罷了。對一目連來說,跟荒相處的時間一直是那樣的短暫,可即便如此,他也依舊慶幸,能與對方相遇。

  翡翠綠的眼眸閉上了又睜開,重複了幾次後,一目連最後還是沒有哭出來。

  只有嘴角牽起了一抹淺淺的、名為幸福的笑容。


  ──就算我的寮裡也來了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荒,我肯定也只會喜歡你的。





FIN.

起因是我的寮沒有荒只有連&幾個朋友家都是有荒沒有連

然後我就會協戰時候把需要升等的連和他們家的荒擺一起刷探索(超浪費的用法)

每天十五次,用完就收工

所以不禁想了想,儘管每天只有那十五次協戰機會,我家的連會不會喜歡上別人家的荒,而別人家的荒會不會喜歡上我家的連呢

感情也是有分所謂先來後到的,在自己的寮還沒有荒/連之前,它們是否會喜歡上對方呢?基於這樣的想法所以寫了這篇

估計有點意義不明吧,要是大家能看懂就好了(被打

想了想,這應該也算是一場苦戀(哭暈廁所

评论(2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