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下一站

※原作向,不是很長的一篇

※久沒寫,手很生(





  周澤楷是在他三十歲那年退役的。

  其實俱樂部的人都覺得他即便狀態下滑都可以虐翻一票人馬,絕對可以再多待幾年,可是周澤楷卻搖搖頭推辭了所有挽留,毅然決然結束了他職業選手的生涯。

  接手一槍穿雲的是個姑娘,跟靦腆不善言詞的周澤楷不同,年輕的妹子很健談,既活潑又熱情,一笑起來臉頰旁兩個淺淺的梨窩顯得特別明顯,若硬要在她和周澤楷身上找出共通點的話,那就是兩人都不誇耀自己的實力,以場上表現的實力決定一切。

  「隊長,這些年辛苦了!」新任隊長在接過一槍穿雲的帳號卡時,十分有朝氣地回答道,「接下來我們也會好好努力的。」

  見狀,周澤楷也忍不住笑了出來,伸手揉了揉女孩的頭:「加油。」然後提起自己的行李,轉身踏出步伐,離開了輪迴俱樂部。

  一輛銀黑色的轎車已然在外頭等候許久,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一見周澤楷出來,忙不迭地搖下車窗,拉下墨鏡朝人一笑:「唷,槍王,約嗎?」聽起來就是調戲良家婦女的調調,儼然一副登徒子的模樣,要不知情的人在此不免會為槍王的身家安全擔心起來。

  對方這話徹底把周澤楷逗樂,他架經就熟地拉開車門,抱著行李一屁股坐進副駕駛座,彎起眉眼。

  「好的啊。」



 

  這是周澤楷和葉修在一起的第七個年頭。

  巧得是,兩人正式交往和周澤楷宣布退役還是同一天。

  回程的路上,葉修笑問自家戀人,這一切該不會都是他安排好的,周澤楷眨眨眼,透露出無辜的味道。

  他真不是刻意,只是誰曉得俱樂部的經理會正好挑今天。

  「之後有什麼打算嗎?」

  周澤楷抿著唇思考,好幾分鐘裡沒有說任何一個字,葉修也不催他,逕自把音響的音量調小了幾階。

  良久後,周澤楷緩緩開口:「先休息。」

  「嗯,行啊,畢竟你也努力這麼久了。」

  「想……去旅行。」周澤楷繞著手指,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補蜜月。」

  葉修聽著就笑了:「咱們還可以順便把證領了,在國外補個婚禮。」

  周澤楷見葉修沒反對,便又繼續開心地說了幾個想法,不論怎樣的計畫,葉修都是點頭應下。

  最後周澤楷說:「想養狗。」

  「不喜歡貓啊?」

  周澤楷搖搖頭又點點頭,斟酌了詞句:「不是不喜歡……有疙瘩。」他小時候曾撿過從巢裡掉下來的麻雀回家養,結果才養不到兩星期,放在屋外的鳥籠就被野貓用爪子弄開,裡面的三隻麻雀也被吃了,只留下滿地羽毛和血跡,那對年幼的周澤楷造成了很大的陰影,即便長大後能與別人養的貓作互動,甚至可以說是喜歡那種毛茸茸的觸感,但一想到要養就無法了。

  對此葉修沒再多問什麼,說實話他挺贊成周澤楷這計畫的,葉修之前在老家就養過一隻叫小點的狗,照顧狗對他來說不是什麼難事,於是轉而問周澤楷有沒有限定要養什麼品種。

  「領養挺好。」周澤楷淡笑著提議,「時間還很早?」

  讀懂了心上人未出口的話,葉修重新定位了導航,將目的地改為最近的一間流浪動物之家。



 

  最後兩人挑了一隻米克斯。

  小狗未滿六個月大,看起來有點像牧羊犬和土狗的混血,身上黑毛和黃褐色毛混雜,長相可愛,笑起來很樂天卻又有點呆呆的,個性十分親人且活潑,周澤楷一眼就看中了牠,說跟他小學時候看到想養的狗很像。

  葉修花了點時間辦好領養手續,一回頭就看見周澤楷跟小狗玩耍的畫面,心理不由得泛起一絲暖意。他走過去伸手抱起了小狗,趁著彎身的同時在周澤楷耳邊低笑:「孩子的爸想好要給牠取什麼名字了嗎?」

  這個新稱呼讓周澤楷臉一紅,一時半刻不知道該如何接話,這容易害羞的個性即使是交往了這麼久也沒改過來,葉修頗感有趣地將車鑰匙塞到周澤楷手裡,說接下來想去哪由你決定。

  周澤楷的想法也很單純,或者說務實,將車直接開到寵物店門口,任由店員給他們一一介紹產品。

  第一次養狗的周澤楷儼然一副總裁樣,覺得什麼好就往推車裡塞,恨不得把整間店抱回家的架式,儘管葉修抱著小狗跟在後頭又一件一件把不必要的挑出來放回架上,最後刷卡跳出來的數字還是令葉修不住咋舌。

  「都不知道小周你還挺有傻爸爸潛力的。」

  周澤楷淡淡地瞥了眼葉修,眼裡彷彿在說你不也是。

  「不不,你既然要做傻爸,我就得做嚴父啊,不然小孩怎麼能教好?」小狗在這時候叫了一聲,明明聽不懂還是狂搖尾巴,似乎是贊同了葉修這個說法,這讓他莫名地得意起來,把狗兒塞回周澤楷懷裡,接手把剛買的用品塞到後車廂,「接下來還想去哪嗎?」

  周澤楷抱著他們倆名義上的孩子,想了想後說。

  「想看海。」



 

  傍晚的海邊吹著涼爽的風,夕陽將天空染成好看的漸層,周澤楷牽著小狗在沙灘上奔跑著,一路上留下一個個深淺不一的印子,在海水打來時隨著潮水的退去消失無蹤,不斷地重複。

  葉修在後頭跟著,深灰色的褲管被捲起到小腿肚,白皙的雙腳上還殘留著浪打上來的少許細沙,傍晚的海風將他墨色的細髮吹得凌亂,可葉修卻沒伸手將瀏海撥開,只是靜靜地、淡笑地看著眼前的一幕。

  這樣幸福的一刻堪稱得來不易,他們兩人到底是經過多少的努力與奮鬥後,才終於走到一起,這固中的辛苦,或許也只有葉修和周澤楷這兩個當事人明白。

  「葉修。」往前跑出好大一段的周澤楷總算捨得折返了,一人一狗開心地跑到葉修面前,兩對眼睛黑得發亮,像是囊括了夜空中所有星子。

  「小周。」葉修頓了頓,突然問,「你記得當初你跟我告白的狀況嗎?」

  周澤楷點頭:「記得。」

  那時候正巧是第一屆世邀賽奪冠的夜晚,周澤楷趁著大夥兒忙著慶祝昏了頭時,悄悄偷跑出來透個氣,正巧碰上了剛給家裡雙胞胎弟弟打完電話,準備回歸眾人行列的葉修。

  周澤楷幾乎是反射性開口了。

  『葉修前輩,我喜歡你。』

  完全沒有事先練習的緊張和不安,他靜靜地說出了那八個字,彷彿只是陳述了一個事實,一個埋藏在他心中多年的、不可撼動的事實。

  那時候的葉修還沒戒菸,白色的煙霧讓周澤楷看不清葉修的表情。

  被告白的人似乎並不意外這樣的展開,他只是說:『小周,你很好,這是實話,我越認識你越這麼覺得。』葉修吐了口菸,『你長得好,榮耀也打得好,心態也很好,所以我覺得你配我可惜了。』

  『不。』周澤楷罕見地打斷了葉修,他一雙眼睛再堅定不過地看著他,接著一字一字慎重地說出了葉修覺得自己就算老了也不會忘記的,一句話。

  『前輩很好。』周澤楷輕輕笑了起來,『前輩是最好的,配我才是,可惜了。』

  『你這孩子……』葉修哭笑不得,把菸掐滅在一旁的菸灰桶上,周澤楷這才看清了他的表情。

  沒有困擾,沒有恨鐵不成鋼,沒有抱歉,有的只是彷彿要溺死人的溫柔笑意。

  『咱倆都覺得對方配自己可惜,這還真巧能湊一對,世上也不會再有像我們倆這樣的傻子了吧。』葉修朝周澤楷張開了雙手,『如果你決定好了,那就過來吧。』

  「前輩是最好的,不會有比前輩更好的人了。」即便是多年後的現在,周澤楷依舊堅持自己的論點,笑得比任何時候都甜。

  「那我們還真是有默契啊,我也覺得不會有比小周更好的對象了。」葉修握緊了周澤楷的手,另一手則捧著他的臉頰,既珍視又珍愛地望進了那一對從一而終的漆黑雙眼裡,「做了七年最佳情侶,以後做最佳夫夫吧。」

  小狗已經開始待不住地小聲叫了起來,甚至在葉周兩人的腳邊團團轉,細長的紅色狗繩將他們的雙腳繞出一個一個圈。

  見狀,周澤楷彎起了嘴角,往前跨出一步,輕輕地吻上了葉修的唇。


  「好的呀,孩子的爸。」






FIN.

我的作品估計就只會出現養狗不會出現養貓了,對,因為小周的經歷就是我的經歷(ㄍ

覺得明明一槍穿雲很帥氣,卻讓個妹子來接手很有趣,第一段到新人隊長那的劇情是好久以前就想好的,後面才都是今天想的

我以前也養過狗,也是米克斯,是從外婆那撿回家的流浪狗,養了14年,最後狗狗是自然老死

<請支持領養代替購買>(這很重要)

我覺得「孩子的爸/媽」這種稱呼挺甜的,聽同事在稱呼他們家毛孩子時候都會自稱是媽媽爸爸覺得這點很可愛

葉周兩人也不會有孩子,狗狗對他們來說也就是自己的孩子(家人)了吧

如果說退役前他們的重心都在比賽戰隊和榮耀上,退役後就是屬於彼此了


最後面也就是我的想法了,我覺得葉修很好,小周也很好,我想讓我所愛的他們擁有最好的,想讓他們好好談一場戀愛,他們值得


那麼今年的目標也達成啦

居然可以持續六年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WWW

要是這篇短小的故事可以讓大家喜歡就好

评论(1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