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暈

<心心念念>這篇文的前傳

但單獨看這系列任何一篇其實都不影響,大家隨意就好

原作向,時間第五賽季

前半段大概是上半年寫的,今天接續寫後半段,手感出走中

因為冰冰之前寫了更新祝我生快,所以我也來一下(儘管已經遲到N天)





暈:太陽或月亮周遭出現的光圈。

      日暈或月暈的出現,往往預示著天氣要有一定的變化


  * * *


  螢幕上的光倒映在漆黑的眼瞳裡,隨著榮耀兩個字的跳出,比賽也隨之結束,周澤楷依舊維持著手指停在鍵盤上的動作,像是想將眼前這幕牢牢地記在腦中,十幾秒後他才重重地呼了口氣,拿下耳機揉了揉眉間。

  畫面裡的一葉之秋扛著戰矛卻邪,威風凜凜地站在那,剩於的血量超過三成,而旁邊與之對比的是血條被清零的一槍穿雲。

  輸了,輸得毫無懸念,輸得毫無意外。

  榮耀教科書與本賽季才出道的新秀,彼此間的差距一目了然。

  周澤楷又發呆了一會,直到主持人因為遲遲不見人出來,而來敲門關心狀況時,他才戀戀不捨地拔出了一槍穿雲的帳號卡。

  離開前周澤楷又回頭望了眼螢幕,因為雙方皆已退出了比賽,裡頭不再存有兩隻角色的身影,周澤楷覺得可惜,捏了捏手裡的帳號卡,推門走出了比賽席。


 

  「小周要一起去吃宵夜嗎?」

  來敲門的是方明華,他露出友善的笑容說:「嘉世的人邀請的。」

  此時正值第三季的全明星週末,各戰隊的人都住在活動會場附近的飯店裡,不少私交不錯的選手們早就彼此相約出去晃晃了,方明華知道周澤楷崇拜葉秋,想說既然嘉世都來邀請了,就當碰運氣去一回也不吃虧,就算葉秋沒來,他也能趁機介紹一下剛接任隊長之職的周澤楷,讓他多認識點前輩。

  周澤楷聽了有些感動,內心多少猜出方明華的用意,可是他實在不習慣這種多人的社交場合將自己曝露在眾人的視線下,糾結了會後還是遺憾地搖頭拒絕了。

  「你們去吧。」他說,「玩開心點。」

  「好吧。」方明華略微可惜地拍拍周澤楷的肩膀,「有事再打給我。」

  周澤楷嗯了聲,揮手目送方明華離開後,轉身回房套上卡其色的大衣,又在脖子圍了條黑色的圍巾,拎好房卡和錢包,確認沒有漏帶什麼才關門離去。

  他是不打算跟人吃宵夜,不代表他不餓。

  或許是還在長身子的緣故,周澤楷到晚上的某個時間點都會感覺到飢餓,再加上為了配合全明星的活動提早用晚餐,他現在肚子彷彿鬧空城計般咕嚕咕嚕直叫,只得無奈地出門覓食。

  外頭正飄著細雪,室內外的巨大溫差讓周澤楷禁不住顫抖,稍微適應了後才往目的地走去。

  便利商店特有的叮咚聲在他進入店裡時響起,周澤楷在零食櫃前挑了幾分鐘,又拿了一罐熱飲去結帳,店員恰好去後頭補貨,大冷天的也沒什麼人願意出門,整間便利商店裡只有他一個客人,於是周澤楷就這樣站著等了一會。

  當他開始無聊到看起一旁架上的報紙標題時,一陣莫名熟悉的樂音突然從櫃檯上方的小型電視播出,周澤楷猛然抬頭,在確認螢幕上所呈現的畫面確實如他所意料後,下一秒,周澤楷慌張地垂下腦袋。

  那是他代言的第一支廣告,演技什麼的都還很生澀,雖然才拍完幾星期,周澤楷卻已經覺得那是黑歷史般的存在了。

  更重要的是,周澤楷不想被人認出來,他現在拍的廣告還不多,知名度尚不高,但他的廣告此時此刻正在店裡播放著,除非是個重度眼殘,不然十個人看到有十個人會認出周澤楷和畫面上的模特長得一模一樣。

  周澤楷幾乎想放棄已經挑選好的宵夜跑掉了,正在他猶豫是否要把東西放回架上時,店員好巧不巧地從後台出來了,周澤楷只得抓緊第一時間拉高脖子上的圍巾,設法能遮多少是多少。

  「抱歉,讓您久等了。」發現自己讓客人久候,那名店員連忙道歉,動作迅速地拿著機器把東西一一結帳,「一共是二十三元。」

  周澤楷立即發揮職業選手的手速飛快地從皮夾裡掏出相應的金額付帳,小聲地說了句謝謝後,抄起自己買的東西像是逃亡般往門口快步走去。

  由於速度太快,他不小心在即將踏出去時與一位碰巧要進門的客人撞了個滿懷,手裡的東西也因此落了一地。

  「對、對不起。」周澤楷慌張地蹲下身子想把物品撿起來,卻有另一隻手跟他同時碰到了快滾走的鐵罐。

  周澤楷從沒見過那樣好看的手,修長白皙、穠纖合度,他不由得呆了,愣愣地看著那個人幫自己把熱飲罐撿起。

  「喏,你……」那個人在抬起頭看到周澤楷的臉時也怔住了,用極低的音量問,「輪迴的周澤楷?」

  直到被喊出名字,周澤楷才發現自己剛剛用來擋臉的圍巾早已滑落,臉頰接觸到外頭的冷空氣,瞬間被凍出一抹淺紅,他手忙腳亂地把圍巾攏好,不敢再看向蹲在他前面的男人,只想趕緊把東西撿好離開這裡。

  「客人,您還好嗎?」站在櫃台的店員發現這邊的異狀時便想過來查看,男人連忙抬手示意不用麻煩,他安撫完店員後,望著眼前彷彿受驚的小動物似的少年,按住了對方因為緊張而持續作出多餘動作的手。

  「同行的,別緊張。」

  那聲音透漏出些許笑意,同時帶有一種莫名的磁性和魔力,周澤楷頓時就冷靜下來了,一臉將信將疑的模樣,男人沒有說什麼,低頭繼續把剩下的幾樣東西撿起,一一交到周澤楷手上:「今天那記滑鏟和膝撞,使用的時機很不錯。」

  這席話讓年輕的輪迴隊長身軀一震,幾乎握不穩對方交到他手上的物品,幾秒後才抬起頭,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葉秋前輩?」

  男人笑了笑,既沒否認也沒承認,只是指了指周澤楷脖子上的圍巾,示意對方把它戴好,然後站起來的同時拍拍少年的肩膀,用只有兩人聽到的音量說:「外頭等我。」

 

  等葉秋出便利商店時,看到的就是周澤楷靠在欄杆上,大半張俊臉都埋在圍巾裡的畫面。

  他還在長身子,一百七十幾公分的個頭比葉秋還矮上些許,一張臉尚未完全長開,帶著少年特有的年輕活力與青澀。

  葉秋靜靜地看著他,發呆了幾秒鐘後才邁開步伐朝那邊走去。

  「小周。」他的聲音不大,被風吹成碎片散在冬夜的冷空氣中,沒剩多少音量但周澤楷還是聽到了,他拉下了圍巾,轉過頭時一雙眼亮晶晶的,嘴角所掛的笑容好看得不可思議,讓葉秋看了不由得有些出神愣了半晌才開口問,「冷嗎?」

  周澤楷搖搖頭,他不太畏寒,僅管鼻子給凍得通紅,他也沒覺得多冷。

  「可是你手很冰。」說著葉秋就拉起了周澤楷的手,「都是要打比賽的,別凍壞。」

  過於親密的舉動讓少年一瞬間紅了臉,不過葉秋低著頭沒注意到,周澤楷內心糾結了會後,鼓起勇氣道:「那是……前輩你的手涼。」

  「嗯?」似乎是沒料到周澤楷會這樣說,葉秋停下了動作,失笑,「或許吧,因為哥平時沒在運動,血液循環不太好,天氣只要一冷都這樣。」

  周澤楷一聽連忙從口袋裡掏出自己沒用上的手套想給葉秋戴上,但因為另一手還捧著剛買的東西,他分身乏術,只能直接把手套塞到葉秋手裡。

  「給前輩戴,不冷。」

  「那你怎辦?」

  「有這個。」周澤楷不好意思的晃了晃手裡的熱飲。

  後輩的一席話讓葉秋心暖了暖,不忍拒絕他的好意,便將手套戴上。

  周澤楷對隨身物品是有一定講究的,走的是有品味卻不過分張揚的路線,手套的料子挺好,裡頭還舖了層層細毛,很是保暖,葉秋才沒戴多久就覺得慢慢熱了起來。

  「手套不錯,謝啦小周。」

  才不過第一次見面就用起了很熟稔的稱呼,葉秋喊得自然,周澤楷聽在耳裡只覺得內心莫名升起了一種奇妙的感受,他說不上來,卻又覺得充實。

  周澤楷本就不愛說話,葉秋也難得不想說話,他見周澤楷頭髮上推了少許細雪,便抬手替他撥掉,這個舉動令少年反射性抬眼看他,水靈的眼眨呀眨,像一對質地最高的黑珍珠,既珍貴而美麗。

  瞧著瞧著,葉秋不由得鬼使神差地開了口。

  「小周,跟前輩一起吃個夜宵怎樣?」


  * * *

 

  兩人最後找了巷子裡一間賣關東煮的小店進去坐了下來。

  大概是位置有些偏僻,大冷天的店裡就只有他們和另外一組客人,這倒順了周澤楷的意,一坐到角落就拉下了圍巾,那彷彿一口氣憋了許久的模樣讓葉秋忍俊不禁彎起嘴角,自動自發地接下了去櫃檯選料的任務。

  由於不知道周澤楷的喜好,葉秋乾脆把每種料都挑上一份,最後帶了滿滿一盤回位子上,還給自己和周澤楷又各舀了一碗熱湯。

  「喜歡的就自己夾啊,別客氣。」葉秋說完便身體力行,先給自己夾了高麗菜捲、米血和油豆腐,見狀周澤楷也不好意思什麼都不吃,況且他也是真餓了,便也挑了幾樣喜歡的菜到自己碗裡。

  高麗菜捲被葉秋三兩下解決完畢,開始和燙口的油豆腐奮鬥,在等豆腐涼時邊問:「小周當隊長很辛苦吧。」

  周澤楷啃著玉米,嚥下一口後才道:「還……好。」

  「嘛……現在每個戰隊基本上都是雙核,輪迴暫時還是單核,只靠小周你一個人扛的話,你會很累。」

  周澤楷看著葉秋把海帶結分別撥到各自的碗裡,猶豫了會才開口:「前輩那時也……」

  「時代在變啊小周,況且那時候我還有老吳幫忙,喔老吳就是你們口中的吳雪峰,我因為個人因素無法出現在媒體面前,都是老吳代替哥這個隊長出席記者會的。」葉秋吃完了一份丸子,拿著竹籤在湯裡攪動,悠悠地說,「輪迴還缺一個能整合全隊的副隊長,如果始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的話,想要獲得冠軍……很難。」

  周澤楷一愣,原本插在竹籤上的半塊白蘿蔔也因此落回碗裡濺起幾滴湯汁,葉秋瞧見了也沒說什麼,默默地抽出幾張衛生紙把桌面擦乾淨。

  「小周你也不用覺得怎樣,這些事就算我不說,你過些時候也能自己想通,我只是幫你少走點路罷了。」

  「為什麼……」

  「嗯……」葉秋低頭看著湯碗,「大概是因為我們挺像的吧。」

  見周澤楷一臉不解,葉秋笑了笑,並沒打算解釋太多:「時間也晚了,咱們吃完就回去吧,明天還有全明星呢。」

  結帳時葉秋攔下了要掏錢的周澤楷,把兩人份的帳單一起結了,少年對於被前輩請客這件事感到不好意思,手足無措的模樣令葉秋覺得莫名可愛,內心甚至興起了想要抬手揉一把的衝動。

  而他也真的這樣做了。

  周澤楷的頭髮既細且軟,不扎手就算了還柔順得跟女孩子有得拼,還在長個頭的身高恰好到葉秋臉頰下緣,手搭上去高度恰如其分地好處,讓葉秋一度很想把下巴擱上去,不禁在心裡取笑了自己這過分越矩的念頭。

  輪迴的新任隊長完全不知道葉秋的內心活動,只覺得前輩的手十分溫暖,給他一種安心又可靠的感覺,不由得笑了出來。

  那是一個太過於乾淨的笑容,純粹而美好。

  葉秋這次是真的愣住了,他不曉得自己有多久沒有見到如此單純的笑容。戰隊的逐漸分裂和與上頭的理念不合令他感到無奈,葉秋不想放棄,他還在努力,但如果努力過後卻沒有成效,他也只能認命。

  偶爾夜深人靜時,葉秋也會感慨,雖然他從不曾懷疑過自己的目標,對榮耀的熱愛也依舊,可經歷過這麼多事,他也是人,也會疲憊,即便他不放棄,但要是嘉世先一步放棄他了呢?

  昨天之前的葉秋曾不只一次問自己這個問題,可是這一刻,他看著眼前這名彷彿不會被任何事物改變的新進後輩,卻突然釋然了。

  就算失去一切,只要從頭再來就好了。

  「小周。」在即將與對方道別時,葉秋叫住了周澤楷,他將雙手插在口袋裡,隔著夜空裡的片片細雪,他覺得自己似乎該說點什麼,細想後又覺得沒必要。

  突如其來的沉默就這樣持續超過半分鐘,而周澤楷只是靜靜地看著葉秋,不詢問,也不催促,乖巧得讓葉秋有種對方會一直等到世界末日的錯覺。

  千言萬語最終被他化作簡單的六個字。

  「我等你爬上來。」

  一句看似稀鬆平常的話,裡頭卻包含著一絲不易被察覺的期待。

  周澤楷呆了一瞬,隨即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一雙眼亮著光,朝著葉修的方向用力地點了頭。

  「好。」

  葉秋最終長一口氣,對著周澤楷笑了起來。



  有什麼開始從這一日,起了變化。




FIN.

只是想講述一下兩人之間大概是從何開始有了確實的聯繫

最終才會演變那樣的結果

心心念念上篇有放在LO裡,下篇就收在群合本了,但其實單獨看任一篇都沒有影響,尤其前篇跟心心念念時間點隔太遠大概看不出來有何關聯XDD

之前有PO過上半部但又被我刪掉了,今天總算補完他

覺得這種單純為了想寫什麼而動筆的感覺真的很懷念(?)

评论(7)
热度(54)
  1. 冰冰一年又一年絕望天堂 转载了此文字
    嗷呜甜wwww谢谢紫月月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