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有人堅持要把我TAG上去WWW

只好放一段試閱,但只是燈和狗的互動(幹)



  青行燈和大天狗的相識也算是種孽緣了,兩家的父母感情極好,所以兩名孩子也就毫無意外成為漫畫裡頭常見的青梅竹馬,從入幼稚園開始直至升上高中時青行燈去讀私立女校,兩人才終止了同班同學的關係,豈料出道後又碰到一起,只能說世界還真小。

  兩人對彼此的個性和黑歷史也算是知根知底了,所以青行燈也懶得在大天狗面前裝文學少女了,直接切入重點:「讓我猜猜,是不是你家那隻小狐狸又怎了。」是肯定句不是疑問句。

  大天狗沒否認,算是間接證實了女子的話。

  「你啊,一談起戀愛就跟變了個人似的。」青行燈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是無奈還是感慨,她低頭看著自己指甲上的今秋新指彩,「說吧,這次是什麼問題?」

  「沒什麼。」大天狗將視線別過一旁,一副不想多說的模樣。

  大天狗在一般人印象裡就是個高冷擔當,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他要是不想談,沒人可以逼他開口,可青行燈又哪是一般人,根本不用動腦子就可以看出她的老朋友這是鬧彆扭了,那表情神態還真是從小到大都一個樣,沒點長進。

  青行燈內心默默吐槽,表面上卻依然笑臉盈盈,她將雙手搭上大天的肩膀,下巴枕著交疊的手掌,饒有興味地問道:「真不說?指不定我可以給你支個招呢。」

  「不用了。」大天狗維持著雙臂交疊在胸前的姿勢,只讓頭歪向與青行燈相反的方向,語氣平板地拒絕了。

  青行燈見大天狗閉上眼睛,一副不想與自己多談的模樣,也不氣惱,漂亮的眼珠子一轉,開始思考起妖狐到底是做了什麼才讓大天狗心情煩悶。

  在她的記憶裡,自從大天狗和妖狐開始交往後,每次只要大天狗有接單人工作的狀況,他總是會在結束時打電話給妖狐告知一聲,討論一下這之後的安排。

  可是剛才他卻只是拿手機出來看幾眼就收了回去,感覺起來也不像吵架,那就應該是兩人目前處在無法隨時見面的狀況。

  青行燈努力地回想了下,在今天的攝影開始前,花鳥卷同她聊天時似乎有稍微提到,妖狐接了一個工作這幾天飛北海道,打算順便在老家待幾天,最快也要下週才會回來。

  大天狗難不成是因為這件事不愉快?這想法才冒出來就馬上被青行燈自己否決了,與大天狗認識這麼多年可不是假的,她不認為她的友人會因為短短幾天沒辦法與戀人見到面就情緒低落,畢竟那可是當初光是暗戀就耗了三年、告白後又足足等待了幾個月後才真正把人追到手的大天狗啊,這樣的耐心在他們這圈子裡也算是少有的。

  嘛,雖然相比之下自己好像也不惶多讓就是了。

  既然不是這個原因的話,那還會有什麼理由呢?青行燈掐指算了算大天狗和妖狐的交往時間,像是突然察覺了什麼似的彈了手指,她湊到對方耳旁,用只有兩人聽得見的音量問:「說起來,你們兩個交往是不是快滿一週年了?」

  大天狗渾身一震,一雙海藍色的雙眼充滿詫異,一見這表情青行燈就知道自己猜對方向了。

  「是妖狐做了什麼?嗯......看你的反應估計也不是......啊我知道了,反而是他完全沒有對此有任何表示,我猜得對吧?」

  大天狗此時的表情可以稱得上五味雜陳:「連你都知道......為什麼妖狐他......」

  青行燈聳聳肩:「誰知道,搞不好他其實記得,只是想吊著你罷了。」有時候她都為自己老友耿直的個性感到困擾,要是妖狐有心的話,把大天狗耍到團團轉應該也是沒問題的吧。

  「燈......妳現在是不是在同情我。」

  「沒有。」


TBC.

對不起我好愛寫兩人是損友關係(幹



聖像踐踏:

截一點跟紫月 @絕望天堂 的突發合本封面,下禮拜的only要出的😫!希望可以趕上;;是娛樂圈paro的文+插圖本,這邊看手速再追加漫畫。

 

啊....也想再弄個小料TT....

评论(4)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