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一眼萬年(上)

一、

  周澤楷環顧四周,左邊是枯草與裡頭沒半條魚的溪水,右邊則是看起來有點年代的一座木造橋,旁邊還有幾株葉片幾乎掉光的大樹,眼前所見景象全呈現出一股蕭條的氛圍。

是完全陌生的地方。

  如果沒記錯的話,他應該是死了,所以……這裡是地府?

  周澤楷在原地呆站了會,等待傳說中的黑白無常來接引自己,結果等到腳都有些發麻了卻仍不見任何人影,周澤楷無奈地伸伸腿,稍一思考後便決定先試著過橋。

  但這回他才不過走了幾步就被按住肩膀拉了回來。

  「欸這位小哥請留步,想上哪啊?」

  周澤楷回過頭,只見一名與他年紀相差不大的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嘴角噙著的笑帶著某種說不出的味道,淺淺淡淡的,透出少許慵懶。周澤楷並不習慣與人肢體相觸,這點就連死後也沒變,他原想不著痕跡地避掉對方搭在他肩膀的手,可低頭看了下後,他最終並沒有這麼做。

  「想過橋。」周澤楷輕輕地開口,算是回答了陌生男子的問題。

  「那可是地府鼎鼎有名的奈何橋哈,普通的鬼魂可不能隨便過去的。」男子總算收回了讓周澤楷感到萬分不自在的手,先行示好地做了自我介紹,「我叫葉修,是地府的引渡人,專門接人去投胎的。」

  有這麼不稱職的引渡人嗎?周澤楷露出懷疑的眼神。

  「噯,別不信啊,哥剛剛可是確認過下一個投胎的人沒這麼快來才偷空去哈個煙的,誰知道你這麼快。」葉修誇張地嘆了口氣後,一直插在兜裡的手伸了出來,憑空變出一本簿子,快速地確認上頭的資料,「周澤楷是吧?享年二十五歲,嘖嘖還挺年輕。」他闔上了簿子,開始打量起眼前的帥哥,一臉不解,「怪哉,你長得挺好看的啊,哥幹這行這麼多年就沒見過一個長相跟你旗鼓相當的,怎麼一生都沒娶呢?」

  周澤楷頗感意外地眨眨眼:「簿子……有寫?」

  「沒有。」葉修乾脆地回答,「但身為地府引渡人的我能『看』見,簡單來說,哥的工作就是在看過亡魂的生平後,決定那人接下來要直接去投胎或是要帶到閻王面前。」說著他手指彈了一下,原本空無一物的手上慢慢浮現出了一個瓷碗,裡頭裝著澄澈見底的水,葉修將它遞給周澤楷,「喝下這個你便能去投胎了。」

  「這是?」

  「孟婆湯。」

  周澤楷瞪圓了一雙眼,死盯著自己手上看起來跟清水沒兩樣的「湯」。

  「跟想像中……不一樣。」

  葉修聽著便笑了出來:「那當然,畢竟你們對地府的認知也都是想像出來的,與實際相比自然差異很大了。」

  覺得這番話很有道理,周澤楷便很快地接受了這個設定,認同地點點頭。

  「喝下去後,忘了一切?」

  「不,嚴格來說是遺忘前一世的記憶,但當你死後重新回到這裡,你便會想起所有的事了。」葉修答。

  「還會見面嗎?」

  「可以,只要我還在職。」葉修在簿子上畫下一筆,將周澤楷的名字刪去,「好了,時辰已到,去投胎吧。」

  周澤楷看了葉修一眼,猶豫了會後最終還是沒有說再見,他捧起湯碗,一飲而盡。



 

二、

  「唷,又見面了。」

  周澤楷一踏入地府便回想起自己上一次來到這裡的情景,連帶兩世的記憶一起回籠,他看著僅有過一面之緣的引渡人,慢了半拍後才露出了一個回應的笑容。

  「你好,葉修。」

  「你還記得。」周澤楷這聲招呼讓葉修發自內心地感到開心。

  「你說過,會再見。」

  坐在大石上翹著二郎腿吸菸的引渡人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是對每個魂都會自我介紹的,記得我名字同時也被我記得的人就只有你一個,不覺得咱倆很有緣嗎?認識一下?」他五指一抓,手裡的煙管頓時消失無蹤,兩腿一蹬躍下了大石,轉而站定到周澤楷面前,「叫你小周可好?反正靈魂的名字總是不會變的。」

  「好的啊。」

  寒暄的話說完了,葉修立刻切入了正題:「小周你這世怎麼還是沒娶啊?」簿子的內容早在周澤楷來報到的前一刻他就已經先看過了,此時見了人將對方的這世經歷看完後則是近一步證實他的猜測,「上一世你一輩子都在家鄉做農活也就罷了,這一世你明明就在江湖上闖蕩,還是個人人欽羨的絕代高手,應該不少女孩子傾心予你吧?怎就……」葉修一副恨鐵不成鋼,只差沒有做出個我心好痛的動作。

  引渡人的這副模樣徹底逗樂了周澤楷,忍俊不禁地笑得抖了肩膀:「不知道呀。」想了想後又補充了句,「感覺不對?」

  葉修盯著周澤楷,很認真地看了會,沉吟半晌後下決定:「你的手借我看看。」

  周澤楷不疑有他,順從地伸出手去,等真的被葉修握上的那一刻,他才又後知後覺有哪邊不太對。

  身為靈魂的周澤楷感覺其實很有限,況且地府不存在人間應有的生氣,感受不到溫度變化,四周也沒有蟲鳴鳥叫,周澤楷原以為這是正常現象,但是在碰觸到葉修手掌的那一刻,微微的熱度通過了交握的地方傳遞過來,儘管並非很明顯,還是讓周澤楷有一種自己正在跟「活人」握手的錯覺,他不由得愣神。

  雖為引渡人,但葉修沒具備讀心能力,又怎可能明白周澤楷內心的那點困惑糾結,在獲得了自己需要的情報的當下就放開了手。

  「小周。」葉修此時的表情有些不解,「你沒有紅線。」

  周澤楷歪過頭:「啊?」

  「噯你在這等我一下,我去找月老問問。」說完也沒等周澤楷反應過來,逕自邁開步伐往某一個方向大步奔去,不一會便看不到人影了。

  被丟在原地的周澤楷一臉茫然,引渡人不見了他完全不知道現在自己該幹嘛,也不敢亂跑,只能變相地霸佔葉修的座位,呆呆地坐在大石上等人回來。

  所幸葉修這一去也沒花上太多時間,回來時見到周澤楷一副被拋棄的小狗似的無助貌就覺得好笑,一屁股坐到他旁邊。

  「抱歉啊,沒交代一聲就跑了。」他動作自然地揉了把周澤楷的頭,「我去查過姻緣簿了,你確實兩世都沒綁紅線,一世沒綁上還很正常,哥就沒見過兩世都沒綁的。」

  周澤楷好奇:「沒綁會怎樣?」

  「沒綁的話,不出意外就是一輩子打光棍了,不過也是有少數愛上不是綁紅線對象的案例,但畢竟沒有月老祝福,所以最後都不得善終。」葉修重新點起菸,吸了口後眺望著遠方,語氣似乎是有點感慨,「小周你沒愛上任何人應該就是這紅線的鍋,偏偏老王堅持沒錯,按規定來就是這樣,說不過那傢伙於是只好跟他打賭。」

  「為什麼……幫我?」事到如今周澤楷也有些起疑了,照理說他也只是眾多靈魂中的一個,就算是特殊案例好了,也不歸屬在葉修的工作範圍內,葉修其實根本沒必要為他如此上心。

  葉修一呆,他沒想過這問題,就覺得自己插手這事特別自然,倘若今天換了個靈魂遇上這事,葉修就不敢保證會不會干預了。

  「其實……也沒啥,就是第一次見面時就覺得小周長得特別好看,比起其他靈魂自然更有印象,個性也不錯,而且哥幫人一向是看感覺的,想幫就幫,你也不用想太多。」

  最後他也只能把原因歸咎於周澤楷的長相,反正是事實,葉修說得臉不紅氣不喘。

  這理由周澤楷倒是接受得飛快,他生前就少不了被誇讚長得帥,不時都會因為這張臉獲得些許好處,一開始他還會推辭,可是盛情難卻,有了好幾次把場面搞僵的經驗後,最後周澤楷也不再婉拒了,只是在最後特別真誠地道謝。

  「謝謝。」

  葉修被他弄到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某方便而言這是他自我滿足做出的舉動,甚至沒徵詢過周澤楷同意,沒準人家根本不需要他幫忙呢,聽到周澤楷的道謝後,葉修才總算鬆了口氣。

  至少周澤楷並沒表示反感。

  「好啦,時間也差不多了,小周,我送你去投胎吧。」

  周澤楷笑著點頭,只是這次在喝下孟婆湯前,他特別認真地看著葉修,像是要將他映入眼簾。

  然後他開口。

  「再見。」

 



TBC.

原本不是寫來當小周生賀的

但近期一直趕稿,也沒精力另開一篇

就把梗想好很久的這篇搬出來了(

但我也不知道小周生日前能不能寫完OTZ(一百元賭不能(幹

這篇的我是小學生文筆!!!(被丟雞蛋

沒心力一篇完結所以預計分三次發(大概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