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直至時光盡頭

文章分為兩部分

前半段曾經用別的號發過的文手四題考驗之一(?),估計有人看過(貌似事隔一年)

後半段今天拚的,是前文的小後話

大爆手速祝小周生日快樂嗚嗚(欸




  當葉修找到周澤楷時,對方已然陷入了名為死亡的永眠。

  黑色的棺木裡鋪滿純白玫瑰,嬌嫩欲滴的鮮嫩花瓣與躺在裡頭的人一齊被下了永不凋零的魔法,十年百年,甚至直至世界末日,它們的模樣都會維持在最美好的一刻。

  指甲修剪整齊的手交疊在胸前,青年柔和安詳的面容彷彿只是熟睡而從未逝去。

  葉修還記得那雙再也不會睜開的眼,當年是用何種欣喜眷戀的眼神瞧著他,彼時他們尚且年少,不懂何為情愛,亦不了解所謂的永遠,只覺得與對方在一起舒服自在,彼此相伴便再無所求。

  兩人第一次的見面其實稱不上太好,小時候的葉修野得很,跟自己的雙胞胎弟弟不同,他在室內老待不住,總愛跑到外頭竄上竄下,做盡各種讓大人們頭痛的事。

  那天他正一腳踩在籬笆上,伸出的手使勁往上伸,拚了命想搆到別人家院子裡的蘋果。

  八歲的身板手短腳短,好不容易摘下蘋果時,葉修一個鬆懈腳沒踩穩,下一秒身子就摔到地上,鮮紅欲滴的蘋果從葉修手上咕嚕咕嚕滾了去,在一雙小腳丫前停下來。

  五歲的周澤楷呆呆地看著腳邊的果子,又轉回來打量眼前這個跌成狗吃屎的外來者,黑葡萄般的一雙眼眨啊眨,最後他蹲了下來,將蘋果拾起來用衣袖笨拙地擦拭,確認過沒有髒汙後,小小的手掌將蘋果捧到葉修面前,獻寶似的露出特別可愛的笑容。

  「給。」

  那天之後他們便結下了不解之緣。



 

  葉修與周澤楷是住在同個村莊的孩子,一個在南一個在北,乍聽住得挺遠,其實也就大概三條小道的距離。

  與活蹦亂跳的葉修不同,周澤楷自小身體虛弱,稍微受涼便要發高燒,再好的藥投到他身上都像竹籃打水一場空,就連巫醫也束手無策,預言他活不過十歲,也曾暗示過父母放棄這個肯定會早夭的孩子,可是周澤楷卻不向命運低頭,倔強地在這屬於自己的戰場裡一步步走下去。

  不能任意出門的周澤楷唯一且最大的樂趣就是聽每日來訪的葉修同他講述從未見過的風景,看他變著把戲使用剛學會的魔法。

  周澤楷的童年稱不上歡樂,他一半以上的時間都是待在家裡,既不能出遠門,也沒法跟同年齡的孩子一起在外面跑跳,所以周澤楷沒有其他玩伴,他的世界裡除了父母,就只剩下葉修。

  那時候的周澤楷以為,他的一生就是這麼過了。

 

  兩人實質上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長期分別是在葉修成年的隔天。

  「小周,我要走了。」葉修的手撐著窗框,望向因病而臉色蒼白的少年,「這些年你的身子越來越差了。」

  葉修既年輕又健康,一直對外頭的世界充滿嚮往,周澤楷始終覺得總有一天葉修會離開他,這已經比他預期得晚很多了,於是他沒說話,看看葉修,又低頭望著自己緊抓著棉被的手。

  「我說這話不是嫌棄你,你知道的。」

  「知道。」周澤楷抬頭,凝視著走到自己床邊的葉修,「也一樣。」

  就算知道,難過的心情也一樣,並不會因此少幾分。周澤楷此時的話比平時還難懂,葉修花了點時間才理解,抬手揉他頭髮。

  「我想去找能讓我們一起活著的辦法。」葉修的手滑到了周澤楷臉上,觸碰的力道輕輕柔柔,「我想帶你去外頭看看,不過很可能會花很多年,你……等嗎?」

  這對葉修來說也是個艱難的決定,以他這不安分的個性早些年就該出去闖了,選擇繼續待在這鳥不生蛋的小村莊無非是放不下周澤楷。

  葉修不是沒試過治療周澤楷,但能嘗試的魔法和藥劑都用盡了,周澤楷的身子卻依然不見起色,隨著年紀增長,周澤楷待在床上的時間越來越長,葉修心疼不已,卻束手無策。

  只有離開這裡才有可能找到轉機。

  這個想法徘徊在葉修腦中幾個晚上,直至昨日他才真正下定決心。

  「等的啊。」周澤楷抓住葉修,指頭扣在他指縫裡,彷彿戀人般交叉纏繞,當事人卻沒意識到這動作有多曖昧,回答得毫不猶豫,「多久都等。」

  葉修沒掙開他,另一手將周澤楷過長的瀏海撥到耳後:「如果沒等到呢?」

  「那就死後繼續。」

  葉修笑了,那笑容很是複雜,既苦澀又甜蜜,他傾身吻上周澤楷的額頭:「傻孩子。」葉修很多年沒哭了,此時他的眼眶有些酸澀,「傻小周……」葉修用力眨了眨眼,給了周澤楷一個彷彿要將他融入自己身體裡、好緊好緊的擁抱。

  他終究沒哭出來。

  直到葉修最後翻窗離開時,他們都沒有說過任何關於喜歡和愛的字句。

  然而情根早已深種。



 

  葉修幾乎踏遍了整個榮耀大陸,造訪了各地他所能打聽到的能力者,翻閱了各式各樣可能對他有幫助的書籍,甚至莫名被捲入足以動搖國家的大事件中,以君莫笑這個名字混得風生水起。

  然後他回來了,回到這個最初的小村落。

  周澤楷還是沒來得及等到葉修。

  他們兩人相識十年,分開十年,再次見面時已是天人永隔。

  葉修看著周澤楷靜靜沉睡的面容,臉上並沒有任何難過,一如對方微微上揚的唇角,即便分別許久,他們都還存留在彼此心中,沒有一刻曾逝去。

  葉修抬起雙手,無數個金紅色的光點從他掌心浮現,像一團美麗的花海將躺在棺木裡的青年屍首溫柔地包裹起來,緩慢托到半空中。

  「小周,我找不到讓你活下去的辦法。」葉修緩緩地說道,雙眼閃過一瞬哀傷,隨即又微微彎起唇角,似是欣慰,「但我能讓你不死。」

  下一秒,熾熱的火焰憑空竄起,將安詳而美麗的白色身影吞噬,突兀的高亢鳥鳴響起,空間被撕出了裂縫,一隻渾身覆蓋著白色高溫之炎的鳥從那之中穿出,展翅在教堂頂部盤旋幾圈後,投入了那團即將燃燒殆盡的火焰之中。

  那是傳說中的不死鳥‧鳳凰。

  有了鳳凰的加持,火焰足足竄高了一倍有餘,整個空間都因為高溫而形成些許海市蜃樓的扭曲現象,但葉修卻彷彿感覺不到熱,連滴汗水都沒流,只是靜靜地凝視著蒼白烈焰逐漸熄滅。

  最終火焰消失之處出現了一個形體,他有著精緻的五官與修長的身形,全身上下不管是髮尾指尖,亦或是他穿的衣褲與膚色,全都是素色的白,「他」緩緩地睜開雙眼,看著底下的男人露出笑容。

  「葉修。」

  葉修沒說話,敞開的雙臂意思不言而喻,於是白色的人影飄了下來,與他抱了個滿懷。

  白色的火焰並不劇烈燃燒,卻遠比看起來熾熱,換做普通人此時已經成了一具焦炭,可葉修是掌握光與火的魔法師,得到火元素喜愛的他並不怕炎,況且這又是他啟動的禁術。

  「小周。」葉修嘆息,「讓你久等了。」

  「不。」周澤楷在他肩窩處搖頭,聲音全是笑意,「歡迎回來。」

  葉修握著周澤楷的手,抬頭望入一汪金色的海洋裡,周澤楷的雙眼已經不再是生前的漆黑,而是如同蜂蜜般甜蜜,琥珀般璀璨,又似向日葵般明亮的色澤。

  那樣溫暖,那樣醉人,葉修像一艘在外漂洋許久的小船,終於找到可以停靠的港口。

  葉修將周澤楷變成了自己的火焰,啟動了禁忌之術的代價便是他會變得不老不死,只能看著滄海變成桑田,重視之人化作白骨,自己卻也再求死不能。

  但那又何妨呢?

  「小周。」葉修仰起頭,閉上眼與他此生唯一的執著交換了一個如羽毛般輕柔,卻深刻入靈魂的吻。

  「我回來了。」

 

  這世間上再沒有什麼能將他們分離,直至時光盡頭。

 



<後話> 

  葉修的來訪算是在王杰希的意料之中,只是在見到後方的白色身影時,他還是短暫地愣了下,隨即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還是用了那個禁術。」

  「嗯。」葉修淡淡地回答,聽不出太多情緒。

  「周澤楷是吧。」王杰希看向那飆浮在半空中的身子,只禮貌性地點頭並不靠近,「由於你是火焰型態,我就不方便跟你握手了。」

  這道理周澤楷也懂,他還沒興趣把人燒成焦炭,笑了笑:「你好。」

  見招呼打得差不多了,葉修便直奔今天來訪的主題:「老王你應該有收到信吧?我這次來是想請你幫個忙。」

  「是跟偽裝有關吧。」信件內容僅僅詢問了王杰希最近是否方便拜訪,詳細狀況倒沒寫上去,王杰希卻也大致上猜到了,只是需要葉修本人親口證實,他站到一邊讓出門口的通道,「進來吧,我跟你討論一下,至於你那位……」

  「讓小周待在外頭吧,不然你屋裡的藥品可能會全部爆炸。」

  王杰希贊同地點點頭,先行進了屋內,葉修則是拉著周澤楷的手,表情有些愧疚:「抱歉啊,小周,我可能會跟老王忙上一段時間,你要是累了可以先回去沒關係。」這裡的回去自然是指回到未召喚的狀態,兩人畢竟早已綁定,葉修在哪周澤楷就必須在哪。

  「不累的。」變成葉修的火焰後,周澤楷頂多就只能算是召喚物,而不是任何生命體了,他既不需進食,亦感覺不到疲累和溫度變化,所以這話也不是謊言,「我能等的。」十年都等了,何況這麼點時間。

  葉修看周澤楷的眼神有著心疼,卻什麼都沒說,只是輕輕吻了戀人的唇。

  「我會儘快。」



 

  門關上了後,王杰希並沒有馬上帶人進入自己的調藥室,而是先端了兩杯魔法飲料出來,一杯遞給了葉修,葉修也不客氣地接了過去,拉了張木椅就坐上去,「怎沒見你的那些小弟子啊?」

  「我怕在研究過程中出了什麼意外,就乾脆派他們出門幾天去辦事了。」王杰希往後靠上桌沿,輕啜了口杯裡的液體,「身體有什麼特別變化嗎?」

  「表面上倒沒有,但我和小周做過試驗,傷口都能很快癒合,就算是破壞全身,也只是恢復速度稍慢點,完全看不出疤痕。」

  聽到這裡,王杰希不由得好奇:「你們怎試的?」

  「從懸崖上跳下去。」

  葉修表情輕鬆,卻語不驚人死不休,這句話害得王杰希差點被喝到一半飲料嗆到。

  「你那戀人沒攔你?」

  「攔不住,先不說小周是我的火焰,不具備風系能力把我從半空中托住,況且我知道他會反對的話還等到他開口嗎?當然是講完就跳了。」這方面葉修當然是具備一定的把握才行動的,畢竟禁術都啟動了,不死詛咒沒道理不降臨,「結果這舉動把小周給嚇哭了,事後還氣到整整三天不理我。」

  王杰希有一瞬間無言,完全可以想像到當初周澤楷看著葉修一無反顧往下跳的驚慌模樣,任誰被自己的戀人這麼一嚇,哪怕脾氣再好都要生氣的。

  王杰希突然有點同情周澤楷。

  等兩杯飲料都見底後,被擱在一旁的正事總算準備開工,王杰希從櫃子抽出了一卷羊皮紙在桌上攤平:「這個東西你打算怎麼搞?」

  「希望能隱藏小周那一身明顯的白色吧,不然一進城市就要曝露了。」

  「他是你的火焰,不方便現身的時候收了不就好了?」

  「他是,也不是。」葉修頓了頓,很慎重地再次開口,「小周是要陪我一輩子的對象,我曾經承諾過要帶他去外頭看看的。」

  「……我懂了,這部分還算容易,那另一部分呢?」事已至此,王杰希明白他是不可能讓葉修打消念頭的,況且對方本就是一個做了決定後就不會妥協和反悔的人。

  葉修歪過頭想了想:「希望不要燒到東西吧?鳳凰的火焰溫度真的太高了,就算壓到最低溫還是碰啥燒啥,所以小周連踩在地上也不行,有助燃物品的話一下就會引起大火,只能一直飄在半空中。」

  王杰希沉吟:「嗯……這部分光靠我和你估計搞不定,還需要喻文州的術法協助。」

  「我知道,所以來之前我已經發信給文州了,從藍雨城出發的話,這會差不多也快到了。」葉修說。

  王杰希頓時就露出狐疑的眼神了:「你不怕黃少天跟著一起來?」

  以往總是很受不了黃少天一直吵著要跟他PK的葉修,此時倒是一臉無所謂:「怕啥啊,大不了讓他跟小周一起玩啊,不然小周一個人在外頭只是等我們,多無聊,要是幸運點把那傢伙的衣服燒沒了,說不定那話嘮就可以安靜點。」

  「……你有理,你贏了。」



 

  周澤楷這時候還真是在「玩」。

  應邀而來的喻文州,在外頭看到周澤楷後,只是微笑著自我介紹一番,寒暄幾句就直接推了門進屋,把跟著他一起來的黃少天和周澤楷留在一起。

  而黃少天也不負葉修所望,好奇地圍著周澤楷轉了幾圈後,便興奮地要人跟他PK,周澤楷反正也是閒著,就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只是周澤楷成為葉修的火焰也不過就一周前的事,這之前的二十多年因為身體差的緣故,基本上都足不出戶,又怎可能懂得戰鬥的技巧,所以他也只是東飄西飄閃躲黃少天的攻擊,真要是閃不過也沒關係,他又沒有生命,根本無法被重創,劍砍在他身上不痛不癢。

  這點黃少天自然也發現了,他不滿地嚷嚷:「喂喂周澤楷你光只是閃是什麼意思啊!看不起本劍聖嗎!就算我現在傷不了你好歹也發個幾招過來打我啊!你不是葉修的召喚物嗎?連個攻擊動作都沒有是鬧哪樣!」

  周澤楷茫然地眨眨眼:「我不會啊。」

  「什麼?」

  「葉修……沒要我學。」

  這下傻眼的換成黃少天了,他之前是多少聽過兩人的故事,但沒想到葉修就算把周澤楷變做自己的火焰了依舊把他當個人類看,並不將周澤楷視為自己的戰力之一,估計未來就算發生戰鬥,葉修也還是會一人去拚吧。

  一思及此,黃少天也有點看不下去了:「你不學的話,以後老葉他遇到沒辦法解決的困難時,你要做壁上觀嗎?」

  周澤楷一愣,雖然葉修現在具備不老不死的身體,但難保不會遇上不以殺死葉修為目的的對手,要是抓了葉修去研究怎麼辦?到時候自己該怎麼幫他呢?

  周澤楷不笨,他只是因為過去的人生太過單純,不像葉修見過大風大浪所以提早成熟了起來,有人提點的話,他也是能馬上意識到問題的,金色的雙眼在此時變得專注。

  他看著黃少天:「請教我,戰鬥的技巧。」

  而這件事葉修是辦不到的,就算葉修有心想教也沒用,因為從某方面來看,他好歹算是召喚周澤楷的主人,免疫來自周澤楷的所有傷害,所以沒辦法從中看出練習的效果,這點周澤楷也是知道的。

  這話聽得黃少天可樂了。

  「哈哈這你可就找對人了,本劍聖的技術可是榮耀大陸上排行前幾名的,來來來,先試試攻擊我。」

  喻文州從窗戶看著周澤楷開始嘗試後才真正把門關上,走到記憶中的位置,有節奏地用杖在地板上敲了數下,啟動書櫃後隱藏的暗門,不急不徐地沿著石階走下去。

  「文州你來啦,比預計還慢了點。」聽到逐漸接近的腳步聲,葉修也沒抬起頭,隨意地招呼著。

  「剛剛在觀察少天他們。」喻文州扯下帽兜,走到兩人所在的木桌前,「進度怎樣?」

  「才進行到第二個魔法術式。」王杰希答。

  喻文州點點頭,在桌上找了個位置攤開自己準備好的牛皮紙,像不經意地提問:「葉修你是故意的吧?」

  「你指什麼?」葉修明知故問。

  「沒明確地要求我別帶少天過來,就是要讓他指導周澤楷吧,畢竟你們倆的傷害豁免,周澤楷也沒辦法攻擊你。」喻文州笑了笑,「還真是把人力運用到極致。」

  「文州你也不差啊,明明知道,但還是讓少天跟了。」

  「讓你欠個人情也不錯。」

  「先說好是少天自願的,可不是我開口的啊。」

  「助人為快樂之本,是件好事。」

  見兩人自顧自地瞎扯起來,完全把工作放置一旁,王杰希禁不住想翻白眼,手指不耐煩地敲了敲桌面:「你們兩個是還要聊多久,我只讓英杰他們出去五天,動作快點。」

  「唉唷王大眼不甘心被冷落啊,火氣好大。」

  「你信不信你再說一次『王大眼』我就把你轟出這房間。」

  「不敢不敢。」



 

  葉修他們這一待就是足足三天,由於周澤楷不能進屋,除了研究的時間外,葉修不管是用餐還是睡覺都是在外頭陪他,這膩歪的舉動也是讓黃少天忍不住噓了幾聲。

  三天的時間說不上太長,但也差不多足夠了,葉修他們三人的研究進展相當順利,浪費的材料比預計少很多,提早進行了最終收尾。

  周澤楷那邊也有不小的收穫,他的領悟力意外地高,靠著與黃少天的實戰和對方教他的理論,自行發明了幾個招式,在掌握攻擊與進退時機的部分也有很好的提升,黃少天因而被燒掉不少衣角,不斷嚷嚷應該跟葉修要點置裝費。

  「如何?感覺怎樣?」葉修看著周澤楷披上斗篷,繞著戀人轉了一圈後,難得有些緊張地詢問。

  周澤楷低頭凝視著自己的腳尖,原本總是需要浮空才能避免使東西燃燒,現在卻可以直接踩上地面,膚色和頭髮不自然的白此時也替換成正常的黑髮和健康的膚色,衣服甚至可以隨他的心意變換擬態,除了眼睛還是金色外,一切倒是脫胎換骨了。

  「很好。」

  聽到這句話,三個負責研究的人總算放下心來。

  「關於外表的偽裝主要是依照你穿的那件斗篷,戒指的功能則是在你周圍施了一個不易被察覺到的隔絕術法,這樣你碰觸東西就不會再燃燒,不過遇到需要戰鬥的場合時就必須先拿下來。」王杰希說明著。

  周澤楷表示理解地點頭:「謝謝。」

  「小周你用不著跟他們道謝,這兩個可是都收了好處的。」葉修其實早在研究結束時就跟喻文州和王杰希兩人表達了感謝,此時卻是裝模作樣地將口袋掏出的東西分別丟給兩人,「喏,說好的報酬,老王的龍鱗花地圖,文州的冥火晶石。」地圖顧名思義就是標示著材料產出地的,晶石則是用來嵌入法杖強化法術效果。

  「還有……」葉修又掏了掏口袋,這次他把東西丟給黃少天,「拿著吧,估計對你有用。」

  「這啥啊?」

  「荒龍之眼。」

  「靠靠靠這東西老葉你哪來的!我們藍雨找了半天愣是連一隻都沒見到!就算要收也是有價無市,嘖嘖出手這麼大方,你莫不是最近賺大發了吧?」

  葉修露出了彷彿看白癡的鄙視眼神:「當然是打來的,不然?至於你說為什麼遇得到,自然是哥運氣比你好。」

  「滾滾滾滾滾滾滾!你這不要臉的傢伙!」

  「我滾的話,東西還我?」

  「門都沒有,到我手裡就是我的了。」黃少天說完馬上身體力行,不但迅速地把荒龍之眼收入自己貼身的袋內,還晃了晃手中的冰雨,大有誰搶就跟誰拼命的氣勢。

  「接下來你們去哪?」圍觀了兩人鬥嘴了一陣子的喻文州總算插上了話。

  「嗯……帶小周到處轉轉吧,計畫是先去沐橙那一趟,讓她見一見嫂子。」葉修這話說得漫不經心,身後的周澤楷卻是紅了臉,其他三人見狀也是好心地沒調侃一番,紛紛給予祝福後,王杰希便用魔法聯繫了自家出門辦事的弟子,藍雨的兩位則是往來時的方向趕路回去了。

  周澤楷靜靜地望著這幾位葉修在離開他的十年中認識的朋友,突然有些感傷起來,就算他們間的友情再深厚,最終百年過去,也是只會剩下葉修一個,不老不死,看著重視的人一個一個死去,那會有多痛苦。

  思及此,周澤楷也不由得慶幸,還好他已經不會死了。

  他的存在將永遠跟葉修綁在一起,再好不過了。

  「小周想什麼呢?」葉修捏了捏周澤楷的手掌,儘管還是沒溫度,但從外觀看起來已經相當貼近人類了。

  周澤楷晃了晃腦袋,將那點小心思偷偷藏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他湊上前去吻葉修的唇:「想陪你,到天涯海角。」

  「到世界末日?」

  「到世界末日。」

  葉修笑得溫柔,與周澤楷十指相扣,兩人並肩邁開步伐,正式展開屬於他們的旅程。





FIN.

原本想寫的轉世那篇趕不上了,又不甘錯過幫小周慶生的日子

於是把當初寫的東西回來補了後話讓大家不要這麼感傷(?)

爽了一把稍微寫點魔法背景哈哈,大概是東幻風吧,儘管沒提到太多

前面的文手考驗是<用死亡梗寫一篇HE>

後半的四千多字完全是靠上班偷空撸的

對不起我是薪水小偷!!!!


很想寫16歲小周來著,但無奈一時間擠不出太甜的東西,只能這樣(

小周我愛你!!我愛你!!!!請葉周結婚!!!你們不幸福天公伯是不會原諒你們的!!!!(ㄍ

小周生日快樂!!你永遠是大家心目中最棒的槍王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