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紅一葉(三)

坑重啟,儘管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填完(幹

本篇過度章節

因為事隔有點久,放個第一章連結




  黑暗中,似乎有什麼人正在呼喚他。

  『小楷......小楷......』

  那是他的母親,十多年前就已因病去逝,連張畫都沒能留下,只給予回憶讓周澤楷去懷念。

  『小楷......你一定要記得......你的能力......絕不能.......』

  他記得的,這麼多年一直沒敢忘記,始終獨自守著這個秘密。

  『那就好......對不起,媽媽沒辦法陪你長大,你......』

  周澤楷搖搖頭,望著緩慢闔上雙眼的母親,他反射性就想喊,張口那一瞬間冰冷的水便灌了進來,周澤楷一個愣神錯過了伸手的時機,母親的身影轉眼便化做光點,與水溶成一體再分不清。

  「小周......小周!」

  聽到同伴的呼喚時,周澤楷猛然從回憶裡醒了過來,他用力眨了眨眼,小幅度地轉了身子,四周的水依舊是那樣寂靜而幽深,彷彿至始至終都不曾有過除了他以外的人出現。

  周澤楷內心嘆了口氣,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後,雙腿一蹬從湖底往上游,不一會便從水面探出頭,他甩了甩腦袋,落下的水珠在周身砸出一圈一圈的漣漪:「有事?」

  忍者的日常訓練不少,射鏢、對練、鑽研忍術等各式各樣都有,每個人可以自由選擇,也能拜託前輩幫忙量身打造一套專屬自己的訓練方案,周澤楷此時進行的湖底憋氣並非常規訓練的一環,算是他給自己訂下的每日加訓項目,因為整個忍村裡只有周澤楷一人能做到。

  並不是其他人的能力太差,而是周澤楷本身太過出色,不依靠任何忍術忍具在水裡憋氣,普通忍者撐到五分鐘就已經是極限,他卻可以達到比平均秒數高出幾乎兩倍以上的成績,差距之大讓人完全提不起勁去追趕。

  周澤楷的能力已經差不多達到頂峰,普通的訓練已經很難讓他有多少提升,所以便時不時來湖底窩著,即便沒刻意追求極限成績,他能憋氣的秒數也隨著適應度緩慢進步。

  所以只要在村子裡找不到人,十有八九是在湖裡了,江波濤見周澤楷這副模樣也見怪不怪,拿出準備好的毛巾遞過去:「族長找你。」

  「找我?」

  「嗯,說是要跟你談談......」江波濤斟酌了一下詞句,接下來這句話多少壓低了點音量,「興欣那件事。」畢竟之前兩人可是在對方那狠狠栽過一回,周澤楷遇到的狀況還特別尷尬,難保人不會有什麼疙瘩。

  周澤楷聽了也難得有些窘迫,擦拭頭髮的動作突然變得笨拙,費了幾秒鐘緩了情緒後才小小地嗯了一聲。

  也不知道是走漏風聲還是有人接應,張益瑋在周澤楷和江波濤趕回村子前就已經逃之夭夭,一查之下,他們才發現這顯然是個有組織有計畫的行動,張益瑋這一背叛自然帶走了他的心腹,除此之外幾位上層人士也一起消失得乾淨,幾人甚至一不做二不休,趁守備一時不察,趁機盜走了幾樣高級忍具。

  輪迴忍村這一次遭受的打擊可謂異常嚴重,不只失去了幾個可用之才,連財物也有所損失,儘管輪迴也有派人追捕,卻是連著幾天都毫無收穫,就算好不容易尋獲一點蛛絲馬跡,也是轉眼就斷了線索,眾人都有些挫折,萬般無奈卻又無計可施,只能一邊加派人手搜查一邊重建村莊。

  不過轉眼,一個月之期已近在眼前。


 

  儘管有江波濤提供的毛巾,周澤楷還是先回了趟自己的屋裡換過衣服,兩人才一起前往目的地。

  族長既有要事要談,就自然不會選在隨時會被人竊聽到的地點,這基本上是輪迴高層心照不宣的默契,兩人到了族長家,熟門熟路地解了幾個機關打開密門,穿越一條不長不短的密道後才終於見到輪迴忍村現今的當家。

  「族長,我把小周帶來了。」

  江波濤帶頭行了個禮,下一步往後一退直接站到了門邊,周澤楷則是與他擦肩而過,往前邁出步伐,身體站得筆直:「族長。」

  從兩人進入室內後一直凝視著桌面上攤平的地圖的老人,此時終於抬起頭。

  這名輪迴的大當家在這位子上奮鬥了幾十年,耳鬢早已斑白,年事已高的他體力自是大不如前,一雙眼卻仍然炯炯有神,如今還能掌攬大權靠得還是多年累積的豐富經驗與智慧,但這次張益瑋叛逃的事件卻讓這名族長一下子看起來蒼老許多,明眼人都懂他這是心累了。

  老人雙手搭在胸前,也沒多做廢話,開場便直奔主題:「澤楷,我就問你一句,你確定要去嗎?」

  除了張益瑋的問題外,這便是這位老族長如今最煩憂的事,他甚至考慮過派使者去興欣以其他條件做交涉,但終歸只是想想,以輪迴如今的狀況還真拿不出更好的籌碼。

  對方這些日子以來的擔憂周澤楷自然是看在眼裡的,他沒見過自己的父親,母親死去的那日他恰好被外出辦事的族長遇到,老人見周澤楷孤苦無依地便將他帶回了輪迴忍村照顧,從那天以後輪迴便是他視為家的地方,而教導他諸多事情的族長則被視作等同父親般的存在。

  他不想對方為難,也不想輪迴遭受損害。

  周澤楷在這一刻將他還存有的猶豫完美地隱藏起:「我去。」他握緊拳頭閉上眼,再睜開時已是堅定的神色,「不能言而無信。」說起來他們輪迴還真該感謝葉修不可,若不是他肯放人回來處理問題,沒準整個村子早就被張益瑋給賣了。

  這道理族長又如何不懂,他只是捨不得眼前這個他看著長大的孩子要背負著全村的責任深入險地,儘管不清楚興欣實際的交換內容,但直覺認為周澤楷這一趟肯定會有大事發生,不過約定就是約定,又能如何呢?輪迴是靠著來自第三方的委託來運作的,履行承諾這事對他們來說等同性命般重要。

  「你既已決定,我便不再多說什麼了。」老人深深嘆了口氣,說完便從懷裡掏出什麼東西放在桌上。

  那是冰藍與艷紅的兩塊玉石,分開看時形似勾玉,可放在一起卻是嵌成一個完美的太極圖紋,陰與陽,冰與火,在這巴掌大的玉珮上得到完美的體現。

  周澤楷並沒有接過,而是不解地用眼神詢問。

  「這是『荒火』與『碎霜』,輪迴向來的族長之證,現在我將它交給你們兩個各持一半。」

  老人的這一席話就連江波濤都意外了:「族長,這東西應該是小周的啊,怎麼會由我......」

  「澤楷估計會有一段時間無法回來,在這之前村子內部的事情要麻煩波濤你暫時負責了,這也是以防萬一。」老人嘆了口氣,「這證明若沒有同時持有兩塊也是不具備效力的,但至少你們彼此信任,貪戀權力的事我想並不會發生。」

  「族長,這不......還有您在嗎?」江波濤這話說得有些艱難,隱隱有些苦澀的味道。

  已經決心退下族長身分的老人搖搖頭:「我累了,該退位了,剩下的就交給年輕人吧。」一見兩位年輕人的臉上略顯沉重的表情後,隨即豪邁一笑,「別擔心,人還是會在的,波濤要是有什麼問題直接問就是。」

  這一席話讓江波濤明顯地鬆了口氣,就算他對村裡的大小事務已經具備一定的處理經驗,終歸架不住年紀輕,真要遇上大事他也沒十足的把握。

  這繼任的問題意外地快速揭過了,重點又繞回了周澤楷身上。

  「小周打算什麼時候出發?需要派人跟你一同去嗎?」江波濤有意安排人護送,指不定還能稍微探個虛實。

  周澤楷搖搖頭拒絕了江波濤的提議,葉修雖沒明言說不許有陪同者,可他猜對方的意思應該是希望自己單獨赴約的。

  「明天就走。」



 

  隔天離開時,周澤楷並沒有讓任何人送他,只帶上了養了多年的忍鷹,一個人往興欣城的方向奔去。

  若說內心毫不忐忑也是騙人的,上次分離時的狀況周澤楷簡直想忘都忘不掉,每當回想起那一晚他的臉就不由得一熱,明明葉修什麼都沒做,至多就是在他額頭上親了下,周澤楷還是覺得頗難為情。

  那樣一雙深邃而神秘的眼,不只一次在他夢裡出現,如星空如暗流,裡頭一旦燃起火焰便要將人吞噬殆盡。

  若不是對方放他一馬,周澤楷敢肯定,自己早就被吃乾抹淨了。

  葉修這招放長線釣大魚不可謂不高明,用交換條件的方式讓周澤楷心甘情願回興欣城,真到關鍵時刻,很少有人能做出如此果斷的決定,不以眼前利益為重,而是將目光放到更遠的未來。

  即便不明白葉修打算讓自己做什麼,周澤楷也只能硬著頭皮答應,因為這已經是那時最好的選擇。

  輪迴到興欣的路並不算太遠,在第二天中午過後周澤楷便已經到了主城門口,可此時他卻有些發懵,第一次來的時候他的目的是暗殺城主,趁半夜從密道直接偷渡進去的,這次呢?要規規矩矩地通報嗎?

  所幸他也沒愁上太久,門口的守衛見周澤楷在那邊張望卻又不入城,也謹慎地過來詢問了,見狀周澤楷乾脆不想了,將葉修當初給他的令牌交出去。

  「找城主。」

  門衛一見手中那彷彿火焰般的紅色楓葉便愣了下,態度頓時變得十分恭謹:「請您隨我來。」

  周澤楷被侍衛請進了城內,隨後又有另外一個人員出來接待,光看對方的談吐就可以知道這人又比剛才的侍衛階級高出不只一星半點,顯然是興欣高層的一員,對方禮貌地確認過周澤楷的身分後就再度領他往內部走去。

  興欣建立不過是這兩年的事,不管是兵力或是領地範圍都不如其他幾座大城,人員雖少實力卻不容小覷,不大的主城亦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該有的建設應有盡有,且內部構造之複雜,彎彎繞繞的密道無數。興欣城的地圖周澤楷背歸背,其實只摸熟了潛入和撤退主要幾條路線和地道,若是沒有人帶路,第一次從正門進來非得迷路不可。

  「請先在此稍坐會,城主馬上就來。」看著青年離去的背影,周澤楷不禁思考起當初自己暗殺城主這事是否被葉修壓下來了,不然為什麼連著幾位都把他當作座上賓來看待?

  周澤楷還來不及細探,陌生的腳步聲便由遠而近傳來,他不由得繃緊身子嚴陣以待。

  會客室的木門刷的一聲被拉開,與那日準備就寢的隨意穿著不同,此時葉修的衣裝正式不少,肩上披著的披風紅似秋楓,隨著他進房的動作在身後揚起好看的弧度,是那樣奪人眼球,完全展現出一名城主應有的氣勢。

  「一個月不見,小周。」葉修雙手交疊在胸前隨意地靠在門旁,頭微微歪向一邊,嘴角揚起的笑容洋溢著自信的味道,對周澤楷的到來半點不意外,彷彿一直都知道對方會乖乖守約。


  「歡迎來興欣城作客。」

 




TBC.

這章寫得比預期還要多......這邊修修那邊改改,不知不覺又增加了一千字

都不知道自己啥時變這麼話嘮了OTZ

捨不得不讓葉修出場,儘管只有最後一點


猶豫了很久才決定再把這篇抓來寫

畢竟當初我只是想要輕鬆寫個5篇以內完結的故事順便開個車

誰知道下筆後展開完全跟預期的不同,完全控制不住

沒大綱又無法繼續,於是休息了大段時間後前陣子還沒換新工作的時候就順便腦補了一下接下來的劇情,結果架構莫名被想得龐大了點(頭痛)

掙扎了幾個月後還是繼續了

這故事肯定不是大家愛看的喜聞樂見類型,也不是主流口味,也沒所謂的傻白甜賣萌

估計也就自娛自樂了(躺


結果我腦中真正計畫好久想寫的東西反而連動筆都沒有!!!啥鬼!!(拍死自己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