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一眼萬年(下)(完)

幸好趕上聖誕節了!!!!



五、

  第四次送周澤楷去投胎後,葉修就變了。

  人還是那個人,份內的工作也絲毫沒耽誤,甚至比起以往更加認真,與其他人的互動依舊,但熟悉葉修的人都能察覺到不對勁。

  他不會笑了。

  彷彿喪失了開心的權力,以往那漫不經心的笑容再也不見。

  黃少天就看不慣葉修這模樣,每次過來都直想打他。

  「那你不要來不就得了?」葉修斜眼看他。

  「你以為我樂意啊!這是工作,工作懂嗎!誰想特地跑來看你那死人臉啊?喔不對咱們本來就不算活著了。」黃少天劈哩啪啦講了一大串,也不管葉修有沒有心情理他,「老葉你至於嗎?不過就失戀嘛!天涯何處無芳草,而且不是我在說,這貌似是你一直給自己戴綠帽啊?明明喜歡得不得了還一直把人往外推,都不知道你這是在玩哪齣,欲擒故縱?告訴你這招在人間還能玩玩,在地府沒半點屁用,看!你這是自己吃鱉了吧!」

  「少天你好吵……」葉修頭痛地扶額,「白無常這麼閒嗎?」他反射性抱怨了一句,見黃少天有接話的打算,忙抬手制止他,「你不懂……小周不一樣,至少對我來說。」

  「喔……喔喔,你說那個周澤楷啊?那自然是不一樣。」葉修這一席明顯打發的話竟讓黃少天認同似的點頭,「我說這四次輪迴都沒綁紅線還真沒見過這樣案例,王杰希不是怠忽職守吧?肯定也不是天庭那邊使絆子,他們應該更樂意看周澤楷能有其他姻緣嘛,畢竟他以前和你──啊。」

  「以前?什麼以前?」黃少天難得說漏嘴,偏偏沒逃過葉修的耳朵,「天庭又是怎麼回事?」

  「哎呀,那啥啊。」黃少天神色自如地打哈哈,不動聲色地轉移話題,「天庭?我有說到這個嗎?老葉你莫不是太累聽錯了吧,咱們可是在地府工作呢,天庭的人跟咱們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啊你說是不?唉唷一沒注意都這時間了,我突然想起閻王有事找我,老葉你好好幹別偷懶,我就先走啦!」說完也不等人回應,連帶葉修想攔他的動作都裝沒看到,發現自己講錯話的黃少天當機立斷,溜了。

  看著黃少天絕塵而去的背影,葉修啞然,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儘管內心腹誹不已,但葉修也沒打算衝上去把人抓回來,他只是重新躺回花叢中,將叼在嘴邊的煙桿拿下,緩緩地吐出一口煙,白色的霧氣飄在空氣中,像是變戲法般從最外圍逐漸染紅,最後沉澱似的下墜砸上葉修的手掌,順著掌上的紋路緩慢地織成一條線。

  這是他擅自為周澤楷求的第三條姻緣線,討是討來了,怕是再也沒機會用到了。

  自那日分別後,葉修沒工作時便會晃來這片彼岸花海,一待就是幾個時辰,而最常出現在他腦海中的,就是臨別前周澤楷給予的那個擁抱。

  那一瞬間世界彷彿安靜了一秒。

  葉修想不透為什麼周澤楷會做出如此舉動,只知道自己是多麼拼命才按奈下了想將對方揉進懷裡的衝動。

  那該有多捨不得。

  葉修做引渡人的時間不算特別長,但也早看盡了各式各樣的靈魂,那些靈魂對他來說是過客,是工作內的一部分,周澤楷之於他卻不一樣。

  葉修對他上心,對他動情,在周澤楷面前,葉修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人類,擁有七情六慾,想與周澤楷談場簡簡單單的戀愛。

  這又怎麼可能呢。

  握著紅線的手抬起遮住了雙眼,沒被手臂遮擋的部分是難看到彷彿要哭出來的笑容。

 

  由遠而近的腳步聲被來者刻意地放輕,周澤楷慢悠悠地步入火紅的花叢中,在睡著的葉修身旁停住,低頭凝視著眼前這名與之相處的時光相加都沒有自己任何一世長的人。

  這一次轉世,沒有記憶的他做出了與前幾次截然不同的舉動,通過各種手段想方設法認識更多的人,不論男女或老少,亦不管對方是貧窮或富貴,周澤楷就這樣帶著自己也不懂的情緒,試圖完成這個他覺得應該完成的事。

  直到重新回到地府,周澤楷才回想起這個他給自己下的暗示。

  他蹲了下來,靜靜地望著葉修,動作輕柔地扳開對方握成拳的手指,在看到裡頭所躺著的物事時不由得一愣,半晌他抽回手,小心翼翼地從衣襟中拿出了兩條與葉修手中無二分別的紅繩。

  這次周澤楷沒有猶豫,依從著自己的心,將三條紅線的頭尾分別打上了結使其相連,然後將其中一端綁上了葉修的小指。

  葉修在周澤楷完成這動作的同時也醒了,他先是因為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突然出現而錯愕,隨即注意到纏繞上指根的紅線。

  「小周……你這是做什麼?」引渡人的表情五味雜陳,聲線隱隱有些顫抖。

  「我認識過……很多人。」周澤楷沒有在第一時間給予葉修正面回應,而是默默地回味了這幾世輪迴的經歷,再到最後一次與那樣多人交織起的緣分,「但他們都不是……我等的人。」

  那雙墨玉似的眼像映著天光的湖水,澄澈而明亮。

  葉修從那之中看見了無垠的夜空,看見了自己。

  「只有你……葉修,只有你。」

  溫熱的觸感貼上葉修的唇瓣,一觸即離,彷彿一陣輕柔的風。

  葉修只聽見轟的一聲,煙花在腦海裡炸開了,心房上堅固的城牆剎那間碎得一塌糊塗。

  他一把摟住周澤楷,把人扯進懷裡重重地吻了回去,周澤楷只微微一愣,便也從善如流地抬手托在葉修的腦後,生澀卻熱情地回應著這個過分親密的碰觸。

  唇舌分開之時,葉修聽到了彼此的不穩的喘息,和耳畔宛若嘆息的堅決。

  「只要能在一起……不投胎,也無所謂。」

  心臟彷彿要給這句話掐出血一樣,那樣痛,那樣鮮血淋漓,卻又苦澀而甜蜜。

  葉修低下頭,紅線在他的注視下彷彿有了生命,如蛇般蜿蜒前進,最終在周澤楷的小指上打上一個結,隨即紅光一閃便消失無蹤,彷彿那兒從未出現過名為姻緣的絲線。

  葉修卻是清楚,那力量已經不動聲色地沁入他們靈魂中。

  一條牽定姻緣,二條保證幸福,三條承諾來生。

  這便是所有紅線相加後賦予的效力,能改變既定的因果,來自月老不屬於任何一方,亦不會被干預的神力。

  即便是神,亦無法打破。

  他們註定會一起投入輪迴,嘗遍人間各種貪嗔癡恨愛惡慾。

  「小周……這下子你可就真的跑不了了。」

  「我不後悔。」亦無所畏懼。

  除了你以外,我沒有什麼好失去的。

  周澤楷闔上眼簾,溫柔的觸感再次停留他的雙唇,彼此的十指交纏,緊扣。

  這次,綿延河畔的火紅花海,有你與我同行。


 

  紅影拂上純白的紙張,在上頭一筆一劃地勾勒,兩個名字不一會便烙印在上頭,王杰希看著那五個字,總算了卻一樁心事。

  「他們兩個終於去投胎了。」他如釋重負地闔上姻緣簿,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看得他身心疲憊。

  「沒辦法啊,不能告知身分是賭約之一,我們也愛莫能助。」在案桌前批改公文的喻文洲淡淡一笑,「也幸好少天在最後關頭煞住腳,不然就曝露了。」

  王杰希挑眉,表情有些不置可否:「我懂你說的,可是連當事人都不記得的事,要說是賭注其實有點勉強。」

  「這點我想葉修當初也有考慮過的,否則當初就不會答應了......但不可否認,當初這條件確實挺令我擔憂的。」

  王杰希沉默了一會兒才接過話:「條件是真的嚴苛,除卻兩人都被消除了當初做為天界將軍的記憶這點,一個被放到人間經歷幾世輪迴,一個接任了引渡人的職責,雙方僅有投胎前的那短暫時刻會有交集,這樣的條件任誰都不會答應。」

  「可是那是葉修,所以他還是答應了。」年輕的閻王慢悠悠地答,語氣也很是感慨,「『在這樣的條件下,如果我還能愛上小周的話,你就不得不承認了吧。』,我還記得他那時對著玉帝說這話的表情,可真意氣風發,完全看不到任何不安。」

  王杰希:「這一點,周澤楷也一樣。」

  「對,到最後一刻為止,他們依舊相信彼此。」

  「於是賭約完成,兩人終於能在一起。」

  「而且往後的生生世世,他們都會很幸福,畢竟有月老的祝福。」喻文州在預備交予天庭的文件末端落了款,有關於葉修與周澤楷事件的相關追蹤,到此總算告一段落,兩人對看了一眼,同時露出了會心的笑。

  「我不會想念他們的。」

  「我也不會。」



六、 

  「葉修……葉修!」女孩仰起頭在枝葉間尋找著自己熟悉的身影,一把聲音摻著笑意,就像珠落玉盤似的清脆好聽,「別睡啦,師父找你呢。」

  「唔……師父他老人家又有什麼事啊?」難得的清夢被打擾,名為葉修的男子大大地打了個哈欠,一副沒睡飽的模樣,「不是說要閉關個幾天嗎?」

  「延後啦,說是有其他門派的弟子來訪,想要在咱們這待上一段時間討教幾招,提前在今早上山了,人正在大殿呢。」蘇沐橙格咯笑著,「幾天前才跟你提過的,該不會葉修你忘了吧?」

  葉修偏頭思考,貌似是有這麼回事,只是他一向對練武外的事情不甚在意,忘了也挺正常。

  「行吧,我去一趟。」說完他伸了個懶腰,腳一蹬從樹上躍下,身形似隻飛燕輕盈至極,落地無聲無息彷彿沒半點重量,可見輕功之高深,從小與葉修一起長大的蘇沐橙卻早已見怪不怪,親暱地拉著青年的胳膊,跟他一起往大殿的方向走。

  「葉修,你不是說想下山嗎?怎還在這啊?」蘇沐橙壓低音量笑問。

  「本想等師父入定時找機會溜的,這不沒等到嗎?」葉修哀嘆,「這之後肯定更難跑了,那些人早不來晚不來,非要選這時候。」

  「唉唷,你可以趁機跟那些人切磋切磋嘛,聽說其中一個武藝特別好,已經是他們門派內定的下任掌門人囉。」

  「有這回事?」葉修一聽突然來了興趣。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女孩俏皮地眨眨眼,手腳麻立地替葉修整好被睡亂的衣袍,「我就不進去啦,葉修你小心別給師父丟臉了,擔心他氣得打死你。」

  「師父一身老骨頭了,哪打得過哥。」雖是這樣說葉修卻早已收斂起散漫的態度,長出了口氣後邁步進入大殿,往早已等候在那的三人走去。

  「弟子葉修參見師父。」葉修直接站定在老者前方,雙手抱拳於胸,難得恭敬地給自家師父行禮,見狀老人露出滿意的笑容,擺了擺手就當應過,葉修這才抬起頭,首次看向了兩名訪客。

  「小周,小江,這是剛剛跟你們提到的,我的大弟子葉修。葉修,這邊是來自輪迴門的小周和小江,他們的師父是我認識多年的好友,特別讓他的兩個得意門生來咱們這,平時你要鬧我管不著,在他們停留的這段時間可得皮繃緊點,要被我發現你玩笑開過頭我非得把你扒掉一層皮不可。」顯然老師父也是很懂自家弟子的個性,開頭便直接下馬威鎮上一鎮。

  這都還沒什麼接觸就被掀了老底,饒是葉修也有些面子掛不住:「師父您說得像是我會把人拐去賣似的。」

  老師父哼哼兩聲,沒繼續多說,一張臉明顯卻是一副反問「難道不會」的表情。

  「晚輩江波濤,在輪迴時多次聽聞葉修前輩的事蹟,弱冠之年未及便已獲得天下第一比武大會盟主之號,心生嚮往已久,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希望前輩能不吝惜指點指點。」名為江波濤的少年率先起頭朝葉修一番自我介紹,言詞中少不了各種對葉修的稱讚,卻又不會讓人感到虛偽,足可見他在待人處事方面十分有一套。

  「好說好說。」沒有誰不喜歡被誇獎,葉修自然也不例外,況且對方所說的都是事實,他當然樂呵呵地接下,「那旁邊這位是……」本想問下去的話隨著那一名青年抬頭的動作突然噤聲。

  墨色長髮被青色的髮帶綰起,低垂著的長長睫毛下是如同黑水晶一樣閃爍著的深邃雙眸,高挺的鼻,絕美的唇形,一身月白色的長袍,腰間金色的腰帶上繫著一紅一藍的兩把長劍,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

  葉修當年連續參加了三年比武大會,見過形形色色的各路人馬,也能稱得上一句閱人無數,卻從沒見過像對方一樣好看的傢伙,這樣的人用「美人」一詞形容一點也不為過,可他的美又沒有絲毫女氣,威風凜凜,相貌堂堂,挺直的身板就像株屹立不搖的大樹,蘊含著堅韌的力量。

  「周澤楷。」那出口的聲音如清泉,乾淨清澈沁入人心,聲音的主人說完名字後,像是對於自己過短的介紹有些不好意思,他彎了彎嘴角,笑容帶著些許靦腆,「前輩,請多指教。」

  剎那間,星月無光。

  葉修呆呆地看著周澤楷,沉靜多年的心湖上吹起了一陣風,盪出了陣陣漣漪,久久不止息。


  彷彿他已經為了這回眸的一眼,等待萬年。





 

FIN.

幹前面那段卡到要死!!!!要死!!!差點想一頭撞死!!
雖然結局跟我設定的一樣,但過程已經相差十萬八千里了!!
最後一段致力做個周吹,我周有那麼好看!
過程中一度有點難描述葉修的心情,到底也是捨不得
人的一生不過幾百年,卻絢爛而精彩,亦少不了諸多苦痛
不輪迴雖是安穩許多,但也很無趣
第一段偏離預想太多所以難寫到爆炸,一天兩行的程度慢慢擠,就知道花多少天(

是個好久前還是天界將軍的葉修和玉帝打的賭,因為那時他和小周在一起這事遭到反對
於是葉修便說如果他賭贏便讓他和小周作為人類投胎,永生永世在一起,玉帝答應了
第六世寫武林背景的兩人真心最愉快
我果然還是適合走歡樂風(哭

覺得最近TAG下的畫風很神祕,彷彿我已經與大家喜好的口味偏離

已經是非大眾走向ㄌ......我覺得我還是退坑好了

大家能不能看在單身狗一人過節的份上跟我聊聊心得還啥啊!!!!!啊!!!!!!!
不然我要報社了(滾啦

评论(1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