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戀與][白起]那樣愛你

※白起X你,第二人稱視角

※時間線混亂可能(?)

※涉及主線第七章劇情





1

  手機的震動聲將你從深陷工作中的思緒拉了回來,你下意識揉揉酸澀的眼,低頭打開前幾秒鐘收到的短信。

  「到家了嗎?」

  熟悉的關心話語映入眼簾,你禁不住彎了眉眼,慢慢打字:「還在加班呢。」

  「結束後跟我說一聲,我送你回家。」

  你打量了手邊剩餘的文件,思考了會後回覆過去:「再十分鐘可以告一段落。」以往總是覺得這樣太麻煩對方,習慣性先推辭幾句,後來發現沒法起到作用後,你也就不再堅持。

  「好,我去接你。」

  那頭的回覆來得很快,看到這簡單幾個字,你的嘴角不自覺揚起了笑容,恰巧被一旁的悅悅收進眼裡。

  「老闆怎麼笑得這麼開心啊?不會是等等有人要來接你吧?這次是誰?是誰啊是誰?」大抵是平時八卦慣了,此時的悅悅看起來一臉狗仔樣,恨不得從你嘴裡挖出點乾貨。

  「當然是白警官了。」耳聽八方的顧夢雙眼直視著面前的螢幕,頭也不回,自在地答,「李總要送老闆回家那也是剛好碰上匯報時機,或者街上巧遇,還特地繞過來接老闆下班的,也只可能是白警官一個。」

  「說的也是……」悅悅想完後也覺得很有道理,口氣不難聽出失落,「那這樣周棋洛怎麼辦?」

  「關心成這樣,是你要談戀愛嗎?」安娜走了過來,哭笑不得地敲了敲悅悅的頭。

  「可是周棋洛也很好啊……」悅悅不甘心地嘟起嘴,「說起來也都要怪老闆不早點給出個答覆,看起來像是同時踏四條船。」

  「呀……」你有點尷尬地笑著,連忙加快手腳收拾桌面上的東西,連帶轉移了話題,「大家今天工作也辛苦了,別加太晚,我就先走了,周末愉快。」說完也沒等其他人應聲,你拎起包風似的溜了。

  等進了電梯後,你對著空氣,有些心虛地小聲為自己辯駁。

  「才不是腳踏四條船呢……」

  李澤言那是因為華銳為你們公司投資了五億,不定時就要去匯報一次,再加上souvenir的餐點實在太好吃,身為吃貨怎捨得錯過啊!

  而許墨是你的鄰居,又是位頭腦很好的教授,時不時為了節目會詢問他的看法和意見,不打交道可能嗎?

  再然後周棋洛是你的朋友,同為吃貨好夥伴,對方又自帶明星光環,只要那期節目能請到周棋洛,絕對會上微博熱搜,性格開朗得如同天使,怎捨得拒絕他的邀約呢?

  呃……結果細算起來好像……有很大一部分確實是自己問題。

  你懊惱地敲敲頭。


 

00

  其實你心裡已經住了人,初步估計也有幾個月的時間了。

  可那人卻一直沒有繳房租。


 

2

  出了寫字樓,你望著遠處早已等在那頭的人,他就站在那兒,許是剛從警局出來,他沒穿之前載你時的那件黑夾克,一身剪裁合宜的制服配上白色外套,好看得不得了,即便是在漆黑的夜色裡,他依舊像是發著光般,那樣一個令人移不開眼的存在。

  唉,他怎麼就這麼好看呢?

  你內心感嘆,默默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後才小跑步過去:「等很久了嗎?」

  「剛到而已。」白起看向你,本來繃緊的五官一鬆,整個人頓時看起來柔和不少,「吃過了嗎?」

  你搖搖頭,隨即感受到些許重量落到頭上,揉了揉你的腦袋,下一秒白色的安全帽被遞到你面前。

  「上車,帶你去吃東西。」

  你的學長沒笑,一雙眼卻流露出對你獨有的寵溺,你不自覺朝他彎起嘴角,用力地點點頭。

  這一幕換作哪個外人來看都很甜。

  甜到你幾乎都要忘記你們其實沒交往的這個事實。


 

00

  全世界都知道白起喜歡你。

  為什麼呢?因為他就是個直男。

  直到不能再直,是那種就算真有飛機掉下來估計都沒能把他撞彎那種,這種人要是喜歡上什麼人,肯定是通通透透,特別好懂。

  他不太會說話,自然是比不上許墨這種自走撩妹機,你的學長只會丟直球,但往往那種不偏不讓不過度包裝的攻擊,一發招來都是最要命的。

  所以你知道白起喜歡你。

  可他偏偏不告白。

  這就很令你頭大了。


 

3

  纖細手腕上的銀杏手鍊盪啊盪,碰上了玻璃杯敲出清脆的聲響,將你從思緒中扯回現實,明明還在用餐中,竟然就這樣看著對桌的白起發了會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對方並沒有留意到你的失神。

  說起你這個學長,高中時的你確實是害怕他的。

  畢竟校園裡頭關於白起的傳言簡直多到滿天飛,說他會收保護費,還傳說他以一敵十,打得來找碴的不良少年沒一個能站起來,你還親眼見林家小館的老闆遞錢給他,誤會是收保護費。

  久而久之,這位身為校園風雲人物的學長在你心裡就被貼上了一個危險的標籤。

 

  時隔六年的重逢,成為了特警的白起沒讓你健忘地將他高中的所作所為拋諸腦後。

  不過故事的展開卻有些不同。

  真正地與白起有了交集後,你覺得自己彷彿多了個媽。

  打開手機翻了翻,裡頭記錄的短訊和以往的通話內容多是問你「到家沒」「人在哪」,再不然就是叮嚀你早點睡早回家,就他的畫風跟其他三名男士特別不一樣。

  只差沒照三餐問你吃了沒,或是半夜打來叫你起床上廁所了。

  嗯……扯遠了。


 

00

  『老大沒想到啊你,這麼多年居然還……』

  當時整個心思都放在採訪的你對韓野未盡的話沒有多想,夜深人靜躺上床之時,這個插曲才突兀地從腦海深處浮起,仔細回憶起來你才發現白起打斷韓野說話的舉動有多不自然。

  你不由得從床上坐起,對這句話較了真。

  還……?還什麼?

  隔天上班時,你偷偷地把韓野扯到一旁茶水間,裡頭窗戶緊閉,沒風。

  「老闆你問我白哥什麼時候認識你的?」韓野搔搔頭,語氣不是很肯定,「白哥……其實沒說過太多,我只知道是他高三開學那天發生的事,其餘細節我就不清楚了。」

  『我也不記得了。』你還記得白起說這話時,臉上掛著的張揚笑容。

  如此明顯的謊言。

  白起高三的時候你還只是個高一新生,特別稚嫩特別青澀,單純得很多事都不懂,你擰眉思索,仔細回憶當時究竟有什麼令你的學長那麼難忘。

 

  六年的時光帶走了很多東西,卻一直有什麼都留在原地。

  那日午後的回憶猛然鮮明了起來。

 

  父親難得沒法抽空來接你,捨不得小貓又忘記帶傘的你只能縮在不大的屋簷下等雨停,冰冷的雨藉著濕透的襯衫傳遞到肌膚上,空氣中滿是潮濕的氣息,越來越大的雨勢令你感到寒冷,抱著肩膀縮了縮。

  突然地,你注意到來自一旁的視線,少年一身淺藍色的外套映入眼簾,你注意到了裡頭的校服,與你的是同一款式,於是頗有親切感地回過頭朝那端的少年笑了笑。

  他看到你的笑容後一愣,有些煩躁地踢了下腳邊的易拉罐,那點聲響被嘈雜的雨掩蓋得乾乾淨淨,隨即你聽到了他輕嘖了一聲,隨即一片黑影罩到頭上,你的手指抓著那抹水藍的邊緣,愣愣地看著少年的背影在雨中越跑越遠。

  後來這段過往隨著時間流逝在記憶的沙灘上被慢慢沖淡,只留下那件外套,多年過去依舊躺在你的衣櫃裡。

  『在你還不知道我的時候,我就認識你了。』

  所以……當年把外套讓給你的少年……就是白起嗎?

  心臟怦通怦通跳著,這個遲來的發現讓你內心突然地感到欣喜而雀躍,有什麼自你左胸膛處冒了芽。


 

4

  「天氣變冷了呢。」

  酒足飯飽後,你們倆沿著街道散步,明天是休息日,也不急著趕回家。

  「嗯,入秋了,記得注意保暖,小心著涼了。」

  一如既往的老媽式關心令你禁不住笑起來,看著身邊的他,你按耐住想牽上去的慾望,將雙手背到身後,微微墊起腳尖,像隻高貴的貓兒似的緩緩往前走。

  白起注意到你改變的步伐,默默地配合著放慢了步調,你們始終並著肩。

  秋夜的風透著微涼,你反射性地縮了縮肩膀,下一秒周身的空氣便轉為溫暖。

  他淡淡問你:「還冷嗎?」

  沒有邀功,彷彿只是舉手之勞,你甜得心都要化了,滿腔的愛戀幾乎溢出來,再也藏不住。

  不行了。你想。

  就是今天,你不願再等了,雖然你想著以白起的性格,可能會覺得告白該由男方主動,但你不介意當那個先跨出一步的人。

  同意告白,白起會開心,可是由你先開口的話,他會更開心。

  你莫名這樣覺得。

  路旁的銀杏樹被風吹得顫抖著身軀,落下尚未完全轉黃的青綠葉片,你止住腳步站在樹下,看似隨意地在風中撈了個葉片放在掌心中。

  「學長你記得我們再次重逢那天嗎?你給了我這條銀杏的手鍊。」

  「記得。」

  仔細推敲起來,那居然已經是將近一年前的事了,時間當真過得飛快。

  「高中時我除了上課外幾乎在音樂教室裡度過,記得有一個午後,當我的曲子彈到高潮時,窗外突然像是下起了一陣銀杏雨,整個天空被金黃色的葉子覆蓋,美得令人幾乎忘記呼吸。」當時動人的場景一直在你腦海中深深印刻著,時隔七年依舊鮮活如初。

  白起看著你沒說話,眼神卻逐漸變得認真。

  「或許學長選銀杏當墜飾並沒有什麼特別意義,可是我卻莫名就將學長和那段回憶連結起來了。」你輕輕笑著,不動聲色地觀察著白起的反應。「後來我每次看到銀杏,就會想起學長。」

  白起放在身側的手微微握緊,表情欲言又止,可最終他鬆開手。

  「是嗎……」

  這反應在你預料之中,抿緊的雙唇揚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你開始實行你醞釀已久的計畫,話語一轉便開啟了新的話題。

  「學長,陪我玩個遊戲好嗎?」


 

00

  『以後遇到危險時不要喊救命,而是要喊白起。』

  他曾認真地叮囑,當時你順從地應下,心裡卻偷偷將白起兩個字替換成了學長。

  你喜歡叫他學長,對這個稱呼執著莫名。

  簡簡單單兩個字包含了你們倆青蔥的高中時代,包含了誰都無法介入的回憶。

  白起身邊的人不是喚他名字或白隊,便是稱他白警官,就連韓野也是尊敬地喊他一聲白哥,這聲「學長」彷彿成了你的專屬。

  親暱得幾乎能讓人忘卻高中時你們其實並無交集的事實。

  這說起來就有點兒令你心塞,高中時那封放在抽屜裡帶著血跡的告別信,你因為誤以為那是恐嚇信,太過害怕便將它丟了,至始至終沒拆開過,自然也就放了白起鴿子。

  若能有時光機的話,你肯定二話不說穿越回去,死也要打醒那個傻裡傻氣擅自誤會了學長的自己。

  你錯過的或許不只是一個告別,甚至是他赤誠地捧到你面前的真心。

  對此你特別懊悔,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再怎樣逝去的過往都換不回來了。

  而他只是淡淡說已經不重要了。

  「未來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5

  似乎是沒料到你會提出這個要求,白起明顯愣住了。

  「什麼遊戲?」

  「嚴格說起來,其實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測驗。」你伸出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我會提出三個問題,全部只能用好或不好來作答,如果回答了這之外的答案就算輸。」

  「就這樣?」他困惑地眨眨眼,沒懂你葫蘆裡賣什麼藥。

  「對,就這樣。」你肯定了他的疑惑,「學長如果不反對的話,我就要開始問啦。」

  他沒說話,以眼神默許了你。

  「第一個問題,我們公司下期要拍警匪懸疑相關的節目,學長願意來當特別嘉賓嗎?」

  「好。」他答得迅速,你懷疑他根本沒經過思考。

  「第二個問題,我明天想去吃那間網紅店賣的鬆餅,學長願意作陪嗎?」

  「好。」他依舊沒有猶豫,彎起的眼像極了新月。

  到這邊為止,在發現你提出的問題十分尋常後,白起已經不再緊張,整個人看起來隨意了不少。

  可是他不知道,你前面問的到底都只是幌子,都只是鋪陳,真正的大招在第三題,成敗全在你等下說出的那句話。

  「最後一個問題……」你深吸了口氣,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與平時無異,垂下的手緊抓裙擺,扯出一道道皺褶,臉上卻是今天到目前為止最令人醉心的笑容。

  「學長,我喜歡你,願意讓我做你的白太太嗎?」


 

00

  他送你回家了無數次,從不貿然上樓,再擔心也只會飛到窗口,隔著玻璃看你一眼,確認他的女孩平安無事。

  你日常採訪受挫,從電話裡聽出了你語氣不對勁的他說:「下次我先進去,你跟在後面就好。」,甚至願意抽空當司機載你去其他採訪地點,就為幫你省時間少走點路。

  路人請你幫忙買一束玫瑰花,他聽到後在花店小姐的建議下買了一大捧,卻只給路人留下了一朵,將其餘的玫瑰全送給了你。

  他能排上幾個小時的隊伍,就為了買你喜歡吃的東西,你若問他這樣不是很辛苦嗎?他只會說「你喜歡就好」。

  挑什麼東西都以你為主,彷彿他整個世界都繞著你轉。

  只有你最重要,只有你最珍貴。

  他傾盡一切守護你疼你寵你,卻又不過度干預綑綁,你有能力完成的事,他放手讓你去拚去闖去試,你沒能力做的事,他說「交給我」。

  他那樣喜歡你。

 

  這樣一個好的人,你卻捨不得與他談戀愛。

  你從沒忘記白起是一名特警,他幹的是最危險的職業,過著衝鋒陷陣的日子。

  談戀愛這事太過傷心傷神,以往白起總是擔心你的安危,或許在分離的那幾年還擔心你的身旁的位置是否已給了別人。

  交往後他擔心的事沒準又要多上幾件,擔心你因為他時常跑任務不回來而冷落了你,擔心那些對你虎視眈眈的男人趁虛而入讓你移情別戀提了分手,擔心自己要真回不來了留你一個該怎麼辦……

  雖然說這些問題可能不管彼此角色怎麼轉換,他始終要擔心的,可換了個身分你就有較多的把握能讓他心裡多踏實一點。


 

6

  一告白就是求婚,這衝擊貌似真大了點。

  沉默夾在你倆之前,你靜靜地看著白起的臉色在短短幾秒內不斷變化。

  然後他呆住了,像是腦袋突然當機般,整個人僵在那動也不動。

  再然後,他的臉從脖子處開始漫起了詭異的紅色,你不由得想笑,可第一個音節還來不及吐出來你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我願意。」白起的聲音滿是笑意,吹在你耳畔臉頰旁,暖得令你有些癢。

  他有多開心,喜歡了七年的女孩就在他懷中,說想做他妻子。

  他愛你那樣久,愛得成了習慣,擔心成了自然,一天不想你就渾身不對勁。

  如果把這樣的感情抽離,他將不再是他自己,不再是白起。

  你是他的軟肋,是他心裡的一根刺,這麼多年一直扎在那,一拔起來便會鮮血淋漓,所以他始終無法放棄你。

  『我的世界裡只分為你和別人。』

  他用他的一切和生命在愛你。

 

  「這位白先生,不是說過只能說好或不好嗎?你這樣是犯規。」你的眼眶發紅,嘴角的笑容卻張揚得過分,喜悅與不捨,兩種相反的情緒在心中來回拉扯,你拚盡全力裝出義正嚴詞的語氣,「你輸了。」

  他更加摟緊了你,臉上的表情幸福得像是擁有了全世界。

  「你都是我的人了,輸又有何妨?」

 



  早在相遇那天,他就將整個人,連同心都輸給你了。

 





FIN.

我1/8才開始玩的......才剛入坑沒多久

還在摸索怎麼寫戀與的同人(躺),第二人稱好難寫嗚嗚


這篇的宗旨只是想表達學長那樣好,想嫁(O

在沒有特權的時候手動刷了幾百次漫步,就覺得學長真的是個很蘇的人......

根本把真心捧上去給女主吧!!!

這樣好的學長不嫁行嘛!!!行嘛!!!!

能跟學長過日子肯定是非常幸福的事了,捨不得讓他再嘗戀愛時期的那種擔憂(?),所以直接告白時候綁定求婚了

讓你開心還不夠,想讓你更開心,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寫的

而且覺得學長這兩個字的專屬特別甜,比起白起我真的特別喜歡叫學長(哭


只是我約會劇情還沒怎通關,主線其實也只到第六(有先找影片看到10了),所以其實不太敢牽扯太多約會劇情相關

希望以後也能寫寫跟別個約會劇情相關的故事

我真的沒什麼寫BG&第二人稱的經驗,求輕噴(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