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跟風]空氣新刊-2

#リプきたタイトルでエア同人誌のあらすじ考える

來自這個跟風→

照實際收到題目的順序寫,會陸續補上,改為只收5篇

↑暫時還沒滿,有興趣可以去點,只收到3/9過完,沒人點就算了



2.《將遇良才》CP:葉周

→這是個動盪的時代,邊境動盪,外族入侵,連年戰爭,要是繼續再拖下去,耗盡國家的糧食財力,之後就算戰爭結束也無力重建。

年僅19歲的周澤楷將軍,雖年輕卻能獨挑大樑,短短三年就靠著自己的本事爬到這位置,如今正是兩軍對峙最關鍵的時刻。

這場戰爭已經打了五年,國庫已經不堪負荷,勢必要在一年內結束這場戰役,周澤楷雖明白卻束手無策,因為敵軍擁有一名十分厲害的軍師,幾次的交鋒都讓他們吃了苦頭,好在周澤楷實力過硬,手下個個驍勇善戰,再加上他們運氣實在不錯,才能次次化險為夷,將傷亡控制在一定範圍內,對此敵方也是恨得牙癢癢。

這日軍隊行經一處溪谷,士兵們在取水時意外發現溪水旁有一個重傷的男人,背後一道極深的口子,衣服上全是乾了的血,一般而言這狀態下基本上早已去見了閻王,可那人還留著一口氣,士兵便將他帶回來,周澤楷一看馬上喚來軍醫給他醫治。

外族入侵時幾座國境邊緣的城市都因此失守,經歷各種燒殺擄掠,有幸逃出來的是少之又少,周軍一路行進也是多少遇到需要幫忙的難民,甚至有些就直接從軍想要向外族報酬,所以他也並不覺得稀奇,只是吩咐屬下在對方清醒後傷痊癒,給點銀兩讓他可以自力更生,畢竟他們打仗實在不好帶著他。

結果人醒來後,屬下匆匆忙忙跑來報告,說那人失憶了,只記得自己叫葉修,其餘全不記得。

周澤楷一愣,抽空去看了他,想著這發展有點出乎他意料,他們又不方便照顧他,可他一個人什麼都想不起來讓他離開軍隊好像更危險。

名為葉修的男人先謝過周澤楷的救命之恩,看對方苦惱便說不用對他的去留感到困擾,到時傷好他便直接從軍便可,周澤楷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便讓他跟其他養傷的士兵待一起。

這陣子倒是相安無事,沒什的大戰役,只有兩邊互相試探,傷亡極小。

周澤楷畢竟是統領整個軍隊的大將軍,他擔心的事情太過繁雜,以至於沒幾天就忘記了葉修這事,等到想起來的時候去巡視了趟軍營,葉修已然痊癒,甚至在跟他幾個手下對練起來,意外的是幾個功夫不錯的將士居然都成了葉修的手下敗將,周澤楷在旁邊圍觀全程,不由得也有了興趣,下去跟葉修比劃了下,兩人居然打成了平手。

見葉修實力這般好,周澤楷立馬就想把他提拔上去,又怕沒實績會讓其他人不服,於是先把葉修升為千夫長,決定在下次出戰時候讓對方帶一隊人順便測測他的能耐。

結果出乎大家意料,這次主隊不小心中了敵方陷阱,正以為要完蛋的時候,葉修帶人殺入了重圍,甚至還靠著指揮布陣有條理地讓軍隊撤退,解除這次的危機,傷亡比意料中還大大減少。

周澤楷不由得問他:你懂得兵法?

葉:我不知道我懂不懂,單純覺得應該要這樣做。

為了證實猜測,周澤楷把葉修請去主帳,跟他討論了一整晚,甚至還用上附近地地形圖和象棋,最後終於確定,葉修不但懂,還挺專精。

周澤楷雖也有研讀兵法書,但與葉修一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葉修從這天後正式成為葉軍師,周軍勢如破竹,一路將敵方逼退,最後一戰,周澤楷靠著葉修的計策直接坑了敵方一把,一箭將對方主將射下馬,敵軍徹底亂了,對方軍師眼看獲勝無望,便舉旗休戰,幾日後派人來希望簽訂停戰條約。

戰爭到此算是告了一段落,皇帝自是高興得不行,下聖旨讓周澤楷他們帶軍隊回來,要好好封賞一番,周澤楷理所當然邀了葉修跟他一起入關,進宮見見皇上,葉修難得有些猶豫,不過不好拒絕周澤楷便還是點頭答應。

軍隊進城的時候,所有百姓們夾道歡迎,所有人頭上被灑得都是花瓣。周澤楷先將軍隊安置在自己府上,便跟葉修入了宮。

葉周兩人跪在地上給皇帝行禮,葉修一抬頭皇上就愣了,接著文武百官就看到他們的皇上從座上走下來,一個箭步衝向前──伸手就給葉修一拳。

沒意外被閃過了。

皇帝氣急敗壞地大喊:你這天殺的臭哥哥我都以為你死哪去回不來了!

文武百官:?????這什麼展開

周澤楷:?????我居然讓親王給我當軍師???

這個親王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真正看過他的官員根本沒幾個,基本上所有人都是此刻才知道葉修和皇帝還是雙胞胎來著。

一個好好的受封典禮成了這樣眾人也是哭笑不得,所幸最後還是順利進行了封賞,皇帝看到周澤楷非常高興,賞了他一堆,周澤楷雖婉拒卻沒什麼太大作用,最後還有意想指婚。

沒等周澤楷拒絕,葉修就待為開口推掉了,皇帝一臉你是否跟我作對給我個好理由,下一秒葉修就說:小周可是我的人,誰准你指婚的。

文武百官+皇帝再度滿頭問號,雖說男風在皇室並不少見,但少有這樣公然表示的,更何況這還是受封典禮。

典禮全亂了,葉修趁亂拉著也很混亂的周澤楷偷跑出去,等確定沒人追上來後,周澤楷才終於回過神。

周:什麼時候想起來的?

葉:最後一戰的前一晚,怕影響你就沒說了。

周:剛剛那個,是......

葉:交杯酒都喝了,小周不會不認帳吧?

兩人確實喝過,但那是拜把用的,當初只是因為雙方因為信任&願將自己的性命交給對方才喝的,被葉修硬凹成交杯。

周澤楷有些臉紅地低著頭,卻沒抽回跟葉修交握的手。

葉修在園子裡盛放的桃花樹下,輕輕地吻上了周澤楷的雙唇。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金子總是會發光,但即便葉修能力逆天,身無一物也無法證明身分的他若沒有能在那時候遇到賞識他的周澤楷,也不會造就這一切。

將遇良才,彼此傾心,何其可貴。



<FIN>

我靠我到底在寫什麼,這哪是大綱!!!

又爆掉了(幹) 而且我直接從選將的時候遇到優秀人才去解釋,而不是從棋逢對手......

我要被打死ㄌ!!!!!!呀!!!!!!!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