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心心念念──間奏

▲一個小片段

▲為收錄在<一痕沙>裡頭,我所寫的心心念念後篇裡頭,提到葉修要幫小周剪瀏海,實際在故事發生過卻沒有被寫出來的情節

突然想寫,請再自行意會(?)





  葉修的剪髮技術說不上頂尖,但好歹也在及格線之上。

  早些年時候,他與蘇家兄妹倆相依為命,靠著各種代練和賣攻略來賺取三人的生活費,很多時候他和蘇沐秋都是能省則省,將好的都留給年紀最小的蘇沐橙。

  去一趟理髮廳的費用其實說貴不貴,但若是算上三人的份,長期累計下來也是挺可觀的,於是他們各自磨練出一手剪頭髮的手藝,不特別出色,卻已十分堪用。

  由於前一晚入睡前,葉修提議要幫周澤楷修剪過長的瀏海,兩人帶著二點子從診所回來後,葉修便從櫃子的深處翻出了多年沒用的壓箱寶,讓周澤楷先找了張凳子坐著,又因為一時間找不到可以用來當理髮圍巾的布料,只得把報紙攤開頂著用。

  看著穿上剪了個洞的報紙的周澤楷,葉修內心突然滿是罪惡,這一幕要是被槍王的迷妹們看到了估計會想殺了他。

  「前輩?」當事人可不知道葉修的糾結,兀自疑惑地轉著腦袋,「這樣......可以嗎?」

  「可以可以,哎你別動啊,哥就來。」將人安撫好後,葉修拿著剪刀站到周澤楷身後,手裡銀光一起一落,漆黑的碎髮便如雪般散落在光潔的地面上,不過幾下就將過長的髮尾修剪完畢,顯示著技術的純熟。

  考慮到周澤楷不時要配合拍攝做造型,葉修只幫他修剪了分岔的髮尾和些許長度,重點還是在瀏海這部分。

  「小周,閉上眼睛,我怕等等頭髮跑進......去。」葉修見周澤楷順著自己的指示闔上眼簾,原本說得自然的話語漸漸沒了聲息,拿著剪刀的手也不由得停在了半空中。

  周澤楷的睫毛很長,既黑且濃密,像一對振翅欲飛的蝴蝶,他微微仰著頭,精緻的臉龐在午後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一股溫暖的氛圍,他坐在那,整個人像是發著光,那一副閉著雙眼的模樣,就好像在索求一個吻。

  等葉修回過神來時,他與周澤楷間只剩一個拳頭的距離。

  他突然渾身打了個顫,秉住了呼吸不動聲色地向後退,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繼續幫周澤楷修剪起瀏海。

  差點壞事了。

  葉修在內心暗罵自己的不爭氣,不經意瞥向被栓在一旁的二點子,小狗只是安靜地趴著,一雙黑溜溜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葉修和周澤楷,顯然是把剛剛那一幕半點不漏地收入眼裡。

  葉修瞧牠這少見的乖巧模樣不禁好笑,伸出指頭放在唇邊,做出了個禁聲的動作,二點子看著他,也不知是不是聽懂地搖了搖尾巴。

  一人一狗的這一番互動周澤楷自是不知情的,他只是在葉修終於停下動作後又等了會,小心翼翼地詢問:「可以睜開了?」

  「再等會兒,你臉上沾著頭髮,我幫你用毛巾擦擦。」說著葉修便跑去浴室擰了條毛巾出來,動作輕柔地給周澤楷擦臉,他透過毛巾以指尖描繪了一遍心上人的輪廓,一邊想像如果直接碰觸又會是怎樣的觸感,在最終收尾時,葉修還是忍不住隔著毛巾,在對方額頭上落下了一個極輕極輕的吻。

  再等會兒。這句話葉修似乎也是在對自己說。

  我會說的,再等我一下。

  他無聲地以唇形說出這幾個字,然後重新調整好情緒後,收回了毛巾抽回了手。


  「小周,完成了喔。」




FIN.

算是補足自己沒能寫出來的一點遺憾

一直很喜歡一方幫另一方剪頭髮這動作

個人覺得蘊含&隱藏了許多各方面的感情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