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紅塵一醉

▲非常短小,葉修生賀




  葉修睡到後半夜時,突如其來地被熱醒了。

  此時距離夏至還有大半個月,雨量已經明顯漸漸增多,白天的氣溫卻依舊忽冷忽熱,一不小心就得著涼。

  葉修躺在床上,皮膚上濕黏的觸感讓他睡意消了大半,索性披衣而起,手隨意往旁床旁一抓將自己的配劍撈入懷中,便推開門板往後山去了。

  當初挑選此處作為落腳之處,除了因為風景宜人聚靈氣外,多少有部分是因為後山有處天然泉眼,稍微使個符咒就能加熱變成溫泉,放入藥材便能療傷,可謂相當方便。

  泉水距離他的屋子並不遠,也就幾分鐘的路程,不一會兒清澈見底的池水便映入眼簾,葉修將劍隨意放在樹下,才脫了外衣就懶了,乾脆穿著中衣整個人直接撲通一聲跳入池中。

  池水不深,站立其中時只稍微漫過他的膝蓋,卻是比外表上看起來還冰冷,葉修禁不住打了個哆嗦,幾個吐息適應了溫度後,才慢慢放鬆將身子下沉。

  方才的燥熱如今已退得乾乾淨淨,同時,原本還殘存一半的睡意被池水的涼意抹得半點也不剩了,葉修葉修懶洋洋地趴在池邊,百般無聊地扳起手指。

  都說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葉修倒覺得這話可信度該打個對折,那人不在的時候,他簡直一天都想掰成以時辰做單位斤斤計較,每晚入睡前都要計算一次距離約定的時日還剩多久,活似個為生活而苦的貧窮菜販,為了一點銀兩與人討價還價,人生除了掙錢外沒半點樂趣。

  一代大能怎就活成這樣?葉修捫心自問。

  他莫不是老了吧?

  好在老天並沒有打算讓葉修提前衰老,隨著一陣夜風穿林拂過臉龐,葉修渾身一震,下意識便抬起頭往上方循去。

  那氣息他太熟悉了。

  只見漆黑的夜幕中劃過一道星,一襲銀白色的身影兔起鶻落地從空中落至葉修面前,柔軟的月光灑在那人身上,英俊瀟灑,玉樹臨風。

  那樣好看。

  「前輩。」周澤楷嘴角彎起一笑,「我回來了。」

  如玉般溫潤的聲線,輕輕敲上葉修的心房,前一刻還空蕩蕩的胸腔,只一瞬間便滿了起來。

  「這麼快?」葉修的眼睛上上下下掃過他,「沒傷著那裡吧?」

  周澤楷笑著搖搖頭,眨眼便收回了元神之劍,緩步走到離葉修最近的池邊坐下,手伸入水面下劃了幾個符咒,小心緩慢地加熱池水,最終停在一個不至於過熱卻又不至於讓人覺出寒涼的溫度,舒服得恰到好處。

  「小心著涼。」或許是回來得急了,周澤楷平時總是梳得整齊的髮看起來有些鬆散,有幾縷甚至脫離髮帶的束縛垂了下來,見狀葉修便自然地伸手將周澤楷的頭髮撈到手中,以免一不小心就去跟池面接吻。

  「聽小江傳信說這次狀況挺複雜,我還以為你還要再幾天呢。」葉修把玩著周澤楷的頭髮,漫不經心地問。

  「趕時間呀。」

  「趕時間做什麼?」

  「回來......」周澤楷說到這邊故意頓了頓,徹底釣足了人胃口後,才緩緩抓住了葉修那隻不安分的手放到唇前親了親,雙眼微瞇地看著葉修,神情似笑非笑,只消一眼就令人心神蕩漾,「給美人過生辰。」

  葉修倏地瞪大雙眼,呆住了。

  等他回過神來時,第一個反應是紅了臉。

  「小周你......你......」葉修你了半天難得不知道如何接話,半晌後才咳了聲,「誰教你這個的......」

  「秘密。」周澤楷歪頭,「不喜歡?」

  怎麼可能不喜歡?他的心上人平時有多容易害羞,葉修比誰都要清楚,能說出這番話,只不定背後怎麼練習過呢。

  況且......

  葉修不動聲色地往旁瞥了眼,周澤楷露出的耳朵色澤紅得彷彿要滴出血,面上卻依然雲淡風輕,手上動作穩穩當當,不細看還真要被他蒙混過去。

  怎麼就這麼可愛呢?

  葉修沒戳破他,順勢接話:「喔?你拿什麼給我過生辰?」變相默認了美人這稱呼。

  他也就隨口一提,不想周澤楷真的有備而來,他看著葉修笑而不語,以手指為劍伸手往旁一指,劍氣落到一株亭亭如蓋的樹上,翠綠的枝枒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出了花苞,漣漪似的朝周圍擴散,一朵朵嬌嫩的花兒紛紛爭先恐後地舒展了花瓣,不過轉瞬,原本茂密的樹林便成了一片白色花海。

  無數花瓣隨著風紛紛飄落,宛若下了場雪,周澤楷抬手接住了一朵木蘭花,將之遞到葉修面前。

  「葉修,生辰快樂。」

  四周突然靜了下來,蟲鳴聲風聲樹葉沙沙聲全都消失得徹底,葉修望著周澤楷乘載著銀河的雙眼,腦海中莫名就浮現出年幼時的回憶。


  『師父,書上說只要看破紅塵,便能得道飛升,什麼是紅塵啊?』


  此時停留於唇上的熱度或許就是最好的回答。


  『你放不下的,即是紅塵。』




  於他而言,紅塵不過就是周澤楷三個字,而矣。



FIN.

生日快樂,最好的你

被三次元折騰的我已經是條鹹魚了(躺)

明明就這麼短,結果我卡到要飛升(X)


每年都想說不幫他慶生了,沒心力了撸不動,反正葉修不會在意別人幫不幫他慶生

結果最後還是提起了筆,因為我在意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