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義炭]永生曇

※微微微微肉湯

※OOC預警

※很短小




  竈門炭治郎曾被自己天生擁有的良好嗅覺救過很多次。

  他能輕易聞出鬼與人之間氣味的差異,藉此找到了鬼殺隊多年都無法發現的鬼舞辻無慘,而聞出的空隙之線讓他在與鬼的戰鬥中能更容易取勝,甚至連情緒這種無形之物都能被他聞出來,不用靠言語就可以查知到很多對方說不出口的事,帶給他相當多的便利。

  炭治郎想,或許,自己是真的太依賴嗅覺了。

  以至於,當他聞不到自己所需要的氣味時,才那樣手足無措。




  炭治郎看著眼前明顯已經醉過頭的富岡義勇,內心既混亂而複雜。

  他原本只是想扶著對方換掉沾滿酒氣的衣裳,順便用毛巾擦一擦身上的汗水,好讓人睡點安穩點,豈知炭治郎才動作到一半,義勇就睜開雙眼了,那雙漆黑中帶藍的夜色此時異常靜謐,裏頭一顆星子都沒有。

  對此,炭治郎莫名地感到心慌,還來不及說些什麼,一陣天旋地轉的暈眩感率先降臨。

 咚。

  兩聲輕響交疊在一起,一個來自毛巾落入小木盆,白色的布料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後,落入水裡濺起了小小的花紋,一個是炭治郎後腦杓撞到榻榻米的聲音。

  發生了......什麼事?

  一切來得毫無預警,等炭治郎回過神時,他已經被義勇按倒,身上的衣服也被毫不留情地扯開,冷空氣接觸到肌膚讓他不由自主抖了起來。

  脖子被用力地啃了一口,炭治郎痛得嗚咽了一聲,應該是見血了,炭治郎聞得到空氣中飄散的淡淡腥氣,也聞得到屋外秋夜的涼意,代表他的嗅覺並無失靈,可是他聞不到任何屬於義勇的情緒。

  他只聞到來自對方身上濃烈得刺鼻的酒味,其餘的,什麼都沒有。

  義勇先生還清醒著嗎?他......是基於什麼心情做出這種事呢?醒來後還會記得這一晚發生過的事嗎?

  如果義勇先生會記得,會露出什麼表情呢?是錯愕?抑或是自責?

  炭治郎的腦中跑馬燈似的閃過了很多畫面,那樣多的可能,卻沒有一個是義勇不後悔的臉。

  不行的,這是不行的,他已經聞過對方身上恨不得死掉的是自己的、那種絕望得無以復加的味道了,如泥沼,越思考只會越陷越深,太過沉重又痛苦,一聞到就忍不住令人掉下眼淚。

  炭治郎再也不想看到義勇身上散發出那種味道了,他現在唯一必須做的就是──

  佈滿傷痕的手掌架在了青年的頸側,只要用力劈下去,義勇就會昏過去,這一夜的荒唐也可以隨之落幕。

  可以的,你行的炭治郎,即便義勇先生是柱,不過他此時喝醉了,自己肯定輕易就可以敲昏他,然後這一切就將是只屬於竈門炭治郎一個人的秘密。

  這樣就好......這樣最好。



  可是,那隻已經準備好的手掌就這樣停在那裡,好久好久,都沒有再前進那怕一分。

  他捨不得。

  唇上傳來的濕潤觸感、雙方交纏的熾熱吐息、肌膚上彷彿要點燃火焰般的觸碰......這一切的一切,都令他捨不得。

  被痛咬一口時,炭治郎沒哭,被深深進入時,炭治郎也沒哭,身為長男,他一向善於忍耐,即便肋骨斷了好幾根,都能強打起精神與鬼作戰。

  而此時,那對死命睜著的緋紅大眼終於落下了眼淚,一顆顆晶瑩剔透,順著臉龐滾落,隱沒在兩人身下的榻榻米上,深深淺淺,圈圈連連。

  「義勇先生......」屬於少年的清朗聲線哽咽,顫抖著雙臂摟上青年的後背,「對不起......」

  對不起我太卑鄙了。

  對不起我想擁有你,即便只有這一晚也好。



  宛如曇花。

  晚間開放,芳香四溢,沁人心脾,於次日早晨凋零。



  偌大的房間裡只剩兩人的呻吟和交合發出的細小水聲,他們連呼吸都混雜在一起分不清彼此,被雲朵遮擋了多時的月光終於從屋外透進來,在朦朧的黑暗中,義勇那一對總是漆黑靜默的雙眼看起來格外清晰,炭治郎愣愣地凝望著,他彷彿從那之中看到了包容萬物的大海,既藍且溫柔。

  「炭治郎。」

  那聲音如水,簡簡單單三個音節,流入了炭治郎那顆快因為愧疚與淚水而乾枯的心臟。

  他終於是聞到了,對方身上除了酒氣外,更加強烈的、名為珍惜與愛戀的情感。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那明明是,整個房間內最為強烈的味道啊,為什麼他從剛剛開始就沒察覺呢?

  是什麼蒙蔽了自我?是自欺欺人的愚昧嗎?還是過於深刻的歉意呢?

  不管是什麼,現在都不重要了。

  炭治郎再次擁上了義勇,今夜早已交疊無數次的雙唇,初次揚起了一抹幸福的幅度。


  「我也是,義勇先生。」




  那朵只綻放一夜的曇花,明天也會依舊散發著芬芳吧。

  一定。




FIN.

ㄅ歉我前面寫得好像很沉重......不過我可是!!!標題!!!!就透露出是HE!!(看不出來)

大概就是,如果僅能綻放一夜的曇花,能永久盛開,大概就是最美麗的奇蹟了吧

儘管他不再如煙火般短暫剎那得令人驚艷,但若能細水長流下去,肯定也很好

本來很認真想寫肉的,結果寫到一半覺得這劇情好像真的肉起來不太妙啊,感情的傳達就會被打散了,只好作罷

初次寫這對......求鞭小力點(
我怎麼突然就下去了......對,我也不知道


趁機吹一下動畫19集根本神作

评论(17)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