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墨之阳 04

該說的警告都說啦如前面>3</

前文:01 02 03


青年结束了这一连串的动作后,回过身与站在门口的叶修对望,嘴角弯起一道浅浅的弧度,叶修与他隔了一段距离,周围又十分吵杂让他听不清对方说了什么,但从口型他读出了那几个字。

又见面了。

啊,是啊,又见面了。叶修自己也很意外他居然又与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青年再次碰上,但诧异似乎又没想象中多,毕竟在将对方判定为幻觉的同时他更是个理性思考者,心里隐约觉得好像如今的发展才是理所当然。

说实话,叶修本身对这类以科学解释不通的现象挺有兴趣的,不然也不会用关键词在浏览器上搜寻数据了,只是他左右环顾,觉得这纷乱的环境实在不适合好好说话,便抬了抬下巴示意对方,转身离开手术室,而青年也就真的没有展现那天使用的瞬移,像个乖巧的孩子亦步亦趋地跟在叶修身后。

进入办公室后叶修径自向桌子那端走去,青年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将门轻轻关上,双手背到身后,露出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腼腆的笑容,在对上叶修的视线时朝他打了个迟来的招呼。

“你好。”

好……不对,才刚死了人哪里好了?

叶修本来反射性想接过话,转念一想又不太对,于是改为朝青年点点头,他从口袋里掏出烟,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给点了火,彼此之间依旧维持着在手术房里的互相打量,只是对方一张脸是感兴趣的表情,叶修却是在思考什么。

良久后,他才再度开口:“能问问题不?”

对方点点头表示可以,甚至还一脸好奇叶修想问到什么程度。

“你到底是什么?”

“死神。”

叶修一脸狐疑地打量对方,除了那一身黑外,没有骷髅头也没有传说中用来收割性命的镰刀,貌似跟坊间流传的死神印象差异很大啊,连着两次都是看对方在死者额头亲完后冒出一个由荧光组成的阿飘,如果他猜测没错,那应该就是所谓的灵魂吧?

不过这样也有点说不通。

“既然是这样,那为何这一周咱们科里也有不少死者,就没见你出现?”

“非正常……死亡……才会。”

“突如其来的心肌梗塞而死不算?”

“呃……”黑衣死神看起来很认真想要解释,两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非病的……意外死亡。”见叶修还是一脸茫然,青年咬着下唇,手掌摊开在半空中一抹,随即一道小型光幕展开,上头出现了这两次病患的分别死亡方式,以跑马灯的模式播放着,死神的手指轻点画面,“非自然离世,灵魂……不能自行离开,要送。”

叶修还没来得及感叹眼前神奇的一幕,周泽楷就已经将光幕收起来了,站在那里的模样似乎有点忐忑:“能懂?”

叶修看着他,缓缓吐了口烟:“唔……行吧,反正只要是因病死亡的都不在你负责范围里,只有像是车祸、他杀等意外死亡的状况才会让死神出动,是不?”

见叶修理解正确,青年特别开心地用力点头:“嗯。”

“这样啊……”虽说医院不少都是需要长期住院或是因为要开刀而入院待一段时间的病患,但不时也会有这种病人意外死亡的状况,所以说未来他们应该还会频繁接触。

尽管在叶修认知中,见到死神就意味着没好事,叶修还是觉得该跟对方打好交道,于是他将烟捻熄:“欸,我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不介意的话咱们认识认识?”

虽然曾听前辈说过人类中确实有能看见死神的案例存在,但青年工作这么些年也只见过仅仅一个能看见自己的叶修,于是对他也很感兴趣,便爽快地报上名字。

“周泽楷。”

“怎写啊?”

名唤周泽楷的青年歪过头,思考了会后抬手一翻,紫色的光点一闪而逝,随即一个像证件套的物品凭空出现在他掌心上方漂浮,周泽楷将那东西递到叶修面前。

周泽楷,C区负责人,一等死神。

里头装的名牌赫然写了这几个大字,旁边还附上了一张照片,该有的信息一样不少,跟叶修挂在胸前的识别证居然相差无几。

“没想到死神的社会发展得还蛮先进的。”叶修发出赞叹的啧啧声,颇感新奇地把玩手里的证件,将它摆到面前,视线在周泽楷的脸和照片上来回移动,最后点点头将东西交还给主人,“不过你本人长得比照片好看多了。”

周泽楷像是没料到叶修会这样说,准备接过证件的手就这样僵了半秒,叶修还在想事情,并没有注意到黑衣死神的反应,将东西直接放到对方手里:“不过这名字叫起来总感觉别扭,你看起来年纪也不大,我称呼你小周行不?”

周泽楷愣了半晌,纠结几秒后扁扁嘴:“我……不小了。”

“喔?几岁?”

周泽楷伸出手指比了个三。

“三十?那也还好啊,算算哥还比你大几岁,叫你小周应该也不……”

“三百岁。”像是怕叶修没听清楚似的,周泽楷又重复了一次,“我三百岁了。”瞬间完成了双重控制。

叶修顿时哑了口,一双眼瞪得老大,张开的嘴活像可以吞下颗鸡蛋,这模样把周泽楷彻底逗乐了,笑得肩膀抖啊抖的,看起来还挺满意这话造成的效果。

闹了个大笑话,叶修一张脸不知道往哪摆,嘴上还是试着扳回一城:“……那啥,不管了,我觉得小周叫起来顺口,就这样。”

周泽楷还是笑:“好。”

叶修觉得自己有点落了下风,有些不甘示弱地想反击,下意识就伸手去攻击周泽楷梳得整齐的头发,他在医院里一向这样对付后辈,也没想过现在自己面前站的不是人类,他的手到底能不能碰到对方这件事还值得探讨。

见状,周泽楷本来想开口提醒叶修这举动是没用的,死神与幽灵在人类的角度来看是有多处相像的纯生物,一般人不止看不到他们,也没办法与他们接触。

但奇妙的是,叶修的手还真的碰到了周泽楷的头发,这下不单是知道事情真相的死神,就连叶修自己都感意外,他不由得感到好奇地在那头黑发上揉了揉,觉得摸起来触感颇好,手指顺势往下滑,掐了掐周泽楷的脸颊。

乍看之下跟人类还真是一模一样,摸起来也很像,就只是少了呼吸和温度而已。

“原来哥也能摸到死神嘛,要扑了个空,那丢脸就丢……大……”叶修的最后几个字像梗在喉咙,被他重新吞回肚里,因为他看见周泽楷一张好看的脸慢慢变成鲜红色,双唇抿得死紧,浑身上下都在小幅度颤抖。

完了。

叶修也是这时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哪边不对,他刚才可是将对方的脸狠狠蹂躏一番呢,先别提他们这只是第二次见面,对一个不熟稔的人做这种举动可是非常失礼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年纪比他大上好多倍的死神。

叶修实在太尴尬了。

“欸小周我不是……”这次他连解释的时间都没有,看似年轻的死神便红着脸,咻的一声转眼间消失在他面前。

叶修看着已经只剩下他一人的办公室,讪讪然地挠了挠头。

他这……到底算不算对死神性骚扰啊?




TBC.


紫月:忘记是写到哪边,貌似跟阿冰才轮流接个两次就到一万了,当初的五百字一去不复返。

阿冰:……爆字数的后果就是差点被紫月打,以及不造为啥互相飚起了字数,最厉害一次更新竟然有5500,我俩简直疯掉了(。

紫月:不......你肯定是记错了,明明就是你一次更了六千多,我差点打爆你交上一篇七千的接上。

阿冰:………………说好的队友爱呢!不能给这里打个码吗!好伤心!QAQ

紫月:不能!!!!!我当初耳提面命跟你说过多少次两千就好两千就好,结果你一甩手丢出六千多!!爱呢!!!!

阿冰:你看我的眼睛!有没有在里面看到甜蜜的爱意和满溢而出的柔情!……不行让我捡一下节操(。

紫月:←_←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从头爆到尾!!我不相信真爱了!!

阿冰:……QAQ【哭着跑走


评论(35)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