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银之月 11

11

李凝冰: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警告如前,不再赘述。



银之月  11


 

五分钟后,听到故事里的死神气哼哼地摔了联络器,周泽楷歪过脑袋,表情有点怪。

“其实这故事搞笑外还有点教育意义,不过能做到像老婆婆那样笑看生死的人毕竟还是太少啦。”叶修喝着罐装红茶,总结道,抬头却注意到周泽楷的表情不对,“你怎么了?”

周泽楷的神色已经古怪到叶修觉得不安了,难道周泽楷不喜欢听这个故事?他讲时没想太多,就想到他和周泽楷正好一个医生一个死神和故事里差不多,这故事又挺有趣,张口就来。现在回想却觉得故事里的死神形象似乎太搞笑了点,医生还和死神卯上了,两个家伙全都拼了命地抢夺老婆婆的灵魂,笑料百出。周泽楷毕竟是死神,听了这样的故事是不是不开心?可叶修立刻又推翻了这个猜测——周泽楷其实是个很好懂的人,有时候就算不说出来,那神情和眼神也都跟会说话似的,把主人的感受如实传递了出去。就像现在,周泽楷与其说是不开心,倒更像是联想到别的什么……

还没等叶修想明白,沉默的死神突然噗嗤笑起来,叶修认识周泽楷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见周泽楷笑成这样,即使还克制着没发出太大声音,可死神笑得一抖一抖的,眼泪都出来了。

“这是怎么了?”叶修奇得不行,“这个故事有这么好笑吗?”

这故事虽然有搞笑桥段,但毕竟是口述,叶修也没什么讲故事的经验,趣味性必然大打折扣。再说就算是原汁原味的故事,也不至于能让人笑成这样吧,还是说周泽楷的笑点特别低?

“就想到一——”周泽楷揉着眼睛,仍是笑得时不时漏出两声气音,他似乎想跟叶修解释,话说到半道却突然神色一凛扑了过来。

叶修只觉自己被没有温度的人体抱住了,他的脑袋被周泽楷两只手臂圈住,下巴撞上周泽楷的肩,这什么情况?叶修停滞的思维还没转过来弯,就感到周泽楷围在他脑后的手被什么砸了一下,隔着对方双手传过来的力道依然不小,撞得叶修闷哼一声,差点直接趴周泽楷怀里去。

“什么东西?”叶修抽着气挣动两下,余光看到一颗棒球坠入旁边的草丛,周泽楷依然没松手。

“还好吗?”死神没有温度的手抚上他的后脑,力道适宜地揉了揉。

叶修脑子里轰的一声,方才被棒球砸到的后脑一跳一跳的,仿佛所有的感知全集中在周泽楷手掌笼罩下的那一处。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几乎被周泽楷完全圈在了怀里。

死神帮他免于被飞来棒球砸破脑瓜,如果自己立刻推开对方会不会显得有些忘恩负义?但不推开……这个姿势是不是太奇怪了点?叶修有点窘迫,又觉得感到窘迫的自己好像哪里不太对。

好在周泽楷揉了两下就放开了他,死神在快步赶来的小孩子心虚的招呼声中退开,指了指叶修身后。还沉浸在迷之尴尬中的叶医生掩饰似的捂住被周泽楷揉过的后脑,捡起地上的棒球扭过身。

看起来顶多十岁出头的男孩子汗津津的小脸上满是惶恐不安,他手里还拿着球棒,看他这样子,恐怕那差点敲叶修头壳上的一球就是他的杰作。

“对、对不起!”见叶修还捂住脑袋,又一脸凝重的,自知闯大祸的小男孩几乎是尖叫了,“叔叔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小孩子高亢的声音吵得叶修有点无力,心知从对方视角看自己是结结实实被球砸,叶修环顾四周的小树林,虽然他们并没有特意钻进深处,但为了防止有人看到食物满天飞,还是往里多走了几步,就这还能被球砸……叶修颠颠棒球,深沉道:“少年你很有前途,好好练,不过下次别往人脑袋上打了哈,这次多亏……我脑袋比较硬。”

周泽楷闷笑,叶修没好气瞟他一眼,把球塞进孩子手里。

男孩子战战兢兢接过球,看叶修没有追究的意思,转身一溜烟跑掉了。

叶修目送少年跑进广场回到朋友们中间,这才回过身。说不定片刻前就救他一命的死神依然用满含担忧的目光注视他,好看的唇形被抿成一线。

“我没事,小周谢了哈,”叶修把心底那点尴尬扒拉到一边,跟周泽楷道谢,“要不是你护住我,这一下估计得见血……倒是你,你手怎么样?”

“没事,”周泽楷举起手给叶修看,修长白皙足以当手模的双手一如以往,连个红印儿都没,死神笑弯了眼角,“别担心。”

 

这个小插曲后,两人也没心思继续逛。叶修看看时间,说找个地方吃饭,没料到刚从公园出来就接到同事的电话,叶修和对方说了几句,挂断时脸上满是歉意。

“小周不好意思,科室有人请假,我得回去替班,本来还说带你去吃好吃的,只好明天了。”

“那我们回去。”周泽楷不在意地摆摆手,“吃很多了。”

叶修笑了笑,点开APP叫车。

“不坐地铁吗?”

“这个时间地铁人太多,你会觉得冷吧?”叶修手指啪啪啪点屏幕,头也不抬地说,自然没看到周泽楷露出特开心的笑。

回医院的路上碍于司机在场,叶修没和周泽楷说话,不过为防周泽楷觉得无聊,他找了一堆话题和司机天南海北地聊,周泽楷虽然不插话,倒听得津津有味。

等回到医院,叶修先去科室露了个脸,趁食堂人少,赶紧端着饭盒去食堂打饭,和周泽楷窝在办公室里吃了个工作餐。两人吃一半时周泽楷却突然皱了皱眉,他像是聆听什么叶修听不到的声音般侧耳倾听,不多时转过头跟叶修道别:“有任务,我得走了。”

死神消失了,几乎在周泽楷失去踪影的同时响起敲门声:“叶医生,有急救电话,十一岁男孩急发腹痛,正往我们这里送,急救中心让我们做好接收准备。”

“这就来。”

然而做好手术准备的众人一连等了十分多钟,只等到路况太差救护车耽搁在半道和孩子状况越来越差的消息。

联想到周泽楷的任务,叶修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又过了十多分钟,和同事一起冲出去接在送医路途中停止呼吸的小患者的叶修看到熟悉的人跟在病床和医生身后跳下救护车,周泽楷的面色很不好,青年脸上的神情和他们第一次见到时如出一辙。

预感成真了。



TBC.


PS.

阿冰:下午好啊诸君~大家一定蛮奇怪的,我们这篇文中的叶周怎么一直在吃吃吃,说好的死神不用吃东西呢?主要是……投喂很萌啊!

紫月:是哒,看到小周像仓鼠那样啃啃啃不觉得很可爱吗?身为吃货的我觉得把小周开发成个吃货特!!别!!有!!趣!!!!!

阿冰:于是我俩就天天研究让小周吃什么好呢,啊这个点心看起来不错,这个地方菜也很好,吃吃吃!

紫月:大半夜写这种桥段其实很折磨啊老实说,我一边看食物照片一边写文觉得特别饿!!!!饿死啦!!!

阿冰:可是开脑洞时觉得超有趣啊!尤其是暗搓搓让老叶带小周去吃【您所查看的剧情未解锁】,那个反应简直!萌!死!个!人! 

紫月:哈哈哈那段【您所查看的剧情未解锁】确实特别有趣,小周的反应有!!够!!可!!爱!!!内心的小野兽都要冲出来啦~~~啊不过饥饿感也是倍增呢

阿冰:啊啊啊我俩的饥饿感到这段发出时,已经持续差不多一个月了吧……也是心疼彼此,嘤! 

紫月:我觉得会这样饿是因为我们那段塞了哔──跟哔──吧(远目)

阿冰:【远目】我俩简直人干事,天天互撩,撩得好饿。你说,这不是作死吗! 

紫月:不作死不会死(给咱俩点蜡) 



评论(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