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墨之阳 14

警告同前面,不再多說啦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可惜开工前叶修没来得及和戴妍琦说清楚,半夜急诊室送来了两个喝醉酒在马路上打起来的醉鬼,矮个的主要是擦伤,高个的就严重多了,腹部被碎酒瓶扎了,需要清创和缝合。这两人送进来时还没醒酒,也不知道是喝多了反应迟钝还是怎么的,高个青年捂着渗血的伤口,也不喊疼,光顾着颠三倒四地骂脏话,一边骂一边往矮个青年身上扑,作势要打他。几个医生又是拉架又是劝诫的,费了好大力气可算把两个醉鬼分开了。

结果两个醉鬼一个还没上药就歪头睡着了,另一个失血过多眼睛一翻也昏了,一群医生护士赶紧把人抬车上推进手术室,血袋挂上、麻药一打,开始清创缝合。

这台手术和叶修这阵子做的各种大型手术比起来实在是小儿科,一个多小时就搞定了,可所有人都累得够呛——无他,把人制伏时累的。

醉汉的字典里没有理智这个词,疯起来又抓又挠、又踢又咬的,医护人员把两人分开时或多或少都挨了几下。混乱中叶修也被踹了一脚,白大褂上被盖上个黑乎乎的脚印子,叶修自己一副习惯了就好的样子,反倒亲眼目睹醉汉大闹急诊科的周泽楷满脸不开心。

叶修看着又觉有趣又窝心,他这个苦主反而安慰起周泽楷,搞得周泽楷的脸色更差了。

另一个夜班医生也接到一台小手术,护士们分散在病房区,科室里这会儿没人,叶修便嘀嘀咕咕的和周泽楷讲道理,好不容易才把死神的脸色哄回正常颜色。

“叶医生,”戴妍琦探头进来,“下午送加护病房的患者醒了,你能来给他做个检查吗?”

“好。”

从加护病房出来时接近凌晨三点,戴妍琦伸了个懒腰,决定找个话题提神。

“叶医生,刚也没来得及问你就有人手术,我之前给你推荐的小说和电影你看了没呀?”

还以为今天躲过去了呢!叶修镇定道:“电影看了几部,小说和电视剧还没。你也知道咱们这工作说忙就忙,有时候一台手术十来个小时,实在没空看啊。”

“这样啊……”戴妍琦似乎有点失落,但立马又活泼起来,年轻姑娘拿出手机,点开一个APP给叶修看,“电视剧只能慢慢来了,不过小说很好办啦,你看这个小说阅读器,没时间看可以用听的嘛!吃饭时可以听,上夜班不忙时听还能提神。我有时候上夜班,巡房时听就不无聊了。”

戴妍琦的手指点下去,寂静的走廊里突然响起一个声线低沉的男声:“女护士走得越来越快,她心中惴惴,只能克制着不回头。电梯就在几米外,门竟然还是开着的,她飞奔着扑进电梯,头也不抬地狂按关门键。电梯门缓缓阖上,年轻的女人看着那道门缝逐渐消失,顿时松了口气,她得救了——然而,一只苍白的手猛地探进眼见就要阖上的门缝中,尖叫声响彻整个医院,又骤然消失。”

“……”戴妍琦关上了APP。

“……”叶修有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和叶修同进同出,也一起听了一小段鬼故事的周泽楷也很无语。

“小戴啊,你知道咱们医院有个夜班限定五大传说吧?”叶修问。

“我知道啊。”戴妍琦点头。

“……那你一边听鬼故事,一边在有灵异传说的医院搞夜间查房?”叶修简直被这妹子坚韧的神经吓到了,“你胆子真不小,不害怕啊?”

“没什么可怕的呀,”戴妍琦把手机收起来,甜甜一笑,“虽然听起来蛮吓人的,不过我知道这都是骗人的,这世界上没有鬼啊怪啊灵魂啊死神啊之类的东西,所以不吓人啊。”

叶修看了看身旁的周泽楷,周泽楷的神色几乎称得上是精彩了,被否定存在的死神皱着脸,注意到叶修的视线,他揉揉脸颊,对叶修做口型:“我是真的呀。”

被夹在两人中间的叶修噗嗤一声笑了,他甚至暗搓搓地想,到底要不要跟戴妍琦说其实什么鬼啊死神啊灵魂啊都是真的,而且这会儿就有个死神正跟我们一起查房呢?对了,还要说这个叫周泽楷的死神听你说他不是真的特别伐开心,还跟我强调他是真的呢!

戴妍琦和周泽楷全都露出疑惑的表情。

叶修止住笑,做出高深莫测的表情叹息道:“唉,众人皆醉我独醒啊,真是高处不胜寒,啧啧。”

周泽楷&戴妍琦:“???” 

 

结果直到巡房结束,一死神一护士都搞不懂叶修那句话在玩什么文字游戏,由于戴妍琦之后还有其他工作,只得略感残念地朝叶修挥手道别后往护士站跑去。

当叶修放下手时,回头发现周泽楷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夜班限定五大传说,是什么?”

叶修诧异:“哎不是吧?小周你想知道?”两人这时候已经走到了医院地下楼层特别偏僻的一角,在美食街区找了台饮料机,叶修投入硬币替自己选了罐绿茶,又去一旁机台帮周泽楷买杯冲泡的热奶茶,“就医院里头一些关于灵异方面的传说,不过哥值了这么几个月的班也没遇过,估计都是骗人的呗。”

周泽楷小声道谢,双手捧着纸杯,张嘴吹了吹杯子上头的热气,轻啜了一口:“我想听。”

“小周你个死神听这做什……得,你别这样看我,我说就是了。”有过之前的经验,叶修就明白自己对周泽楷的眼神完全没有抵抗力,叹了口气后宣布投降,“其实也没啥,很多医院都有流传这种特别玄乎的故事,千奇百怪啊各种版本都有,咱们医院的也就五个最著名的,会说是夜班限定也只是因为阿飘白天不出来嘛。”

叶修领着周泽楷坐到了楼梯的台阶上,有别于急诊间和办公室所在的楼层,这个点这区域是处于完全没人的状态,整个静悄悄的,估计落根针都能清楚听到,配合头顶因为接触不良一闪一灭的紧急逃生指示灯,倒是很有说鬼故事的气氛。

“咱们医院的五个传说我也是听小伙伴说的,有一些不是很熟,我想想啊……这五个分别是‘第四个值班护士’、‘厕所的血掌印’、‘太平间的哭声’、‘不见的手术刀’、‘每次都会在四楼停下来的电梯’,小周你看对哪个有兴趣我再给你细说。”

大部分的故事其实光听标题就可以理解大概,周泽楷自己想透了几个,对其中一个传说表示疑惑:“手术刀不见……不正常?”

叶修喝着绿茶,唔了一声:“认真说的话也还好啦,但这故事怪就怪在手术刀不见的时间。”

周泽楷的脸上写满了大写的问号。

“明明手术前再三检查过确实没有缺漏的用具,可是到开刀前总是会不见一把,而且结束后也不会回来。”叶修忍不住吐槽,“如果是手术后发现少了还能安慰自己说是缝到患者的肚子里去了,但每次都在手术前不见就很微妙了呀,你说偷这手术刀到底能干嘛啊?”

周泽楷皱起眉,脸色古怪:“缝到肚子里,更怪吧?”

“你也知道嘛,就是有那种比较粗心的医生啊,有时候开完刀会不小心遗落像是纱布、钩子之类的器具,那都算是小儿科了。”叶医生呵呵一笑,“我之前还听过国外有个剖腹产的孕妇,术后老是觉得肚子不时振动,并十分疼痛,结果你猜怎的?居然是医生把手机缝到那太太的肚子里。”

这案例简直太过神奇,周泽楷瞪圆了一双眼,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不应该。

周泽楷这模样让叶修失笑,手也自然而然地伸过去揉了揉对方的头发:“是啦,病患都是相信医生才把自己的身体交托出去,这么粗心对待病患的身子真的非常不应该。”

“你不会呀。”

“这自然,哥是什么人啊,有着全身科医生的外号呢,对待生命的态度可是很严谨的。”叶修把喝完的绿茶铝罐捏扁随手一抛,浅绿色的扁状物体就这样在空中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后落到不远处的回收桶里,“好啦,休息得差不多,该回去了。”

周泽楷点点头,将杯底最后的奶茶喝完,准备也学着叶修的动作将纸杯扔入垃圾桶时,动作突然一顿,握着纸杯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周泽楷的反常落入了叶修眼里,让他本欲跨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小周怎啦?”

不动声色地将投注到角落的视线收回来,周泽楷回望着叶修的双眼夹杂着一丝疑惑和茫然,随即摇了摇头:“没事。”

叶修感到不解,但周泽楷既然这么说他也没有多问:“先上去吧,再几小时就可以换班啦,今天带你去吃外头的早餐,不是我在说,那间的烧饼油条味道可好,当日磨的豆浆又香又甜,小周你肯定喜欢。”

见叶修已经变成一个专业的广告商,周泽楷笑得肩膀都在抖:“好。”离开前又回头看了漆黑的角落一眼,抿紧双唇,不知怎的他从刚刚开始就觉得心里有点不安,似乎有什么不干净的气息,但因为还没成形,只能略为感知到些许,却见不到实际的形体。

希望之后不要发生什么事才好。 




TBC.



紫月:其实写了这么多,两人明明八字还没一撇,可我都觉得他们像在交往了

阿冰:我也觉得,你看除了住,衣食行都在一起来着,而且怎么看都关系亲密到一定地步了,然而他们的确没在交往………………

紫月:这简直不科学,我从没写过任何一篇的叶周像他们一样慢热!!!WHY????这两人到底怎么了??

阿冰:我也没有这么热慢的?!我一向都是噼里啪啦就滚床上去啦!好奇怪!到底哪里出的问题!QAQ

紫月:1.一开始的设定问题 2.我们脑洞太多 3.他们俩就是少根筋没开窍4.以上皆是

选择吧!!!!

阿冰:……果断选4!没有别的更合适的了!

紫月: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_(:з」∠)_

阿冰:忧伤地蹲了下来(。


评论(1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