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墨之阳 16

唉呀半個月過了~

其實我挺喜歡女鬼小姐的哈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周泽楷转过身,脸上的笑容还没完全消失,眼睛里的笑意却全化作茫然。叶修啧了一声,追过去推开门。

走廊上的人竟然还没散,几分钟前推走尸体的护士满脸尴尬和不忍地安抚哭喊的家属,移动病床歪靠在墙边,站不稳的家属趴在年轻女人的尸体上,泪水模糊的脸上只剩下痛苦这一种情感。

“呜呜……你怎么能想不开啊!”上了年纪的女性紧紧抓住女儿的手臂,像要晃醒她似的摇晃它,“我的女儿啊!你怎么会这么傻!你死了他就会回来吗!你怎么这么傻!”

看起来应该是她丈夫的男人用颤抖的手扶住妻子的肩膀,想把妻子从女儿身上拉开,却抖得根本没那个力气。

和病床上紧闭双眼的苍白躯体一张长相的阿飘并没有走远,她悬在上空,俯看的面容阴沉悲戚,听到下方的哭喊,她讥诮地笑了一声,抬头朝追出来的叶修和周泽楷看了一眼,再次消失了。

叶修甚至已经懒得掩饰脸上的愤怒,自知情绪失控的叶医生趁着走廊上没人注意到他,退后一步,推着周泽楷回到抢救室,从房间另一头的门离开。

“咱们现在怎么办?要追吗?”叶修急躁地问。

“对不起。”跟着叶修走的周泽楷突然开口,他看起来又懊恼又忐忑。

叶修更烦躁了,可这烦躁并不是针对周泽楷,他不愿让周泽楷想歪,停下来认真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先情绪失控呛到她的。”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担忧地拍拍叶修的手臂。

叶修深吸口气,自顾自说:“我是个医生,这么多年我给无数人做过手术,年龄都能当那姑娘的爷爷奶奶的老人还有求生的欲望,跟我说等好了要带着老伴儿旅游,他们都想活下去。还有前阵子,一个出车祸的男人,送来时还有意识,抓着我的手让我救他……他们都想活下去。”他紧紧握住拳头,因为握得太紧了,修剪整齐的指甲都抠进了手心里,逆光的面容看不清表情,只有一双眼里像是烧了一丛痛苦扭曲的火焰,“有的人比她还年轻,有无数的梦想,却因为一场意外死了,他多想活下去啊!可是这姑娘呢,有爱她的父母家人,却自己了结了自己的生命……她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活下去,却没有那个机会了?”

叶修抬起头,低声说:“我讨厌这种放弃自己生命的人。”

周泽楷有那么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叶修,他总觉得叶修似乎还隐瞒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没说出来,没有探看别人思想能力的死神忧心忡忡地握住叶修的手臂,却被当事人按了一下,然后松开了。

大约是发泄出来后心情好上一些,叶修的脸色已经不再难看得吓人,他朝周泽楷无言地笑了笑。周泽楷叹了口气,比起能言善辩的叶修,他几乎算得上口拙了,说不来好听话让叶修开心的死神只能沉默地回给叶修一个满含关心和忧虑的笑容,因为太复杂,这个笑容一点儿也没平日里的明亮生动。

“咱们跑题了,”叶修说,“现在怎么办呢?你的任务是送她往生,必须得送她走吧?”

话题被岔开,周泽楷体贴地跟上新话题,他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叶修的话,从空气中拉出他的光屏,点了几下发出个信息:“发了延期报告。”

“也不知道她跑哪去了,小周有没什么办法找到她?像是灵魂雷达之类的东西。”叶修瞥了眼隐没进空气的光屏,期待地问。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需要呀,能感觉到她。”他指指头顶,朝叶修眨眨眼睛,“她在医院里,还没走。”

“居然还没跑远?”叶修有些讶异,毕竟女子表现出的态度完全就是拒绝被周泽楷送走的模样,还以为她早就趁机逃得老远,藉此躲避死神的追捕了。

“嗯,没意外……顶楼。”周泽楷消化了一下方才感觉到的异样,“不是不走,只是……”他斟酌着词句,“被刺激到,我的错。”

“怎么是你的错了?是我刚刚说话太呛把她气坏了吧?”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说明,只得摇摇头,见状叶修也只得先放弃原本的话题:“先上去。”总是得先见到那女鬼之后才能从长计议。

知道了女鬼的确切位置后,一人一死神的步伐反而没这么赶了,放慢行进的速度后就几乎跟散步没两样,周泽楷看着身旁的叶修,他的脸色虽然已不再像刚才那般可怕,但与平时相比依然显得冷硬,绷紧的颜面让叶修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这实在很反常,毕竟叶修可是在初期与死神打交道都能轻松谈笑风生的家伙。

由此可见叶修到底有多看不惯自杀这行径。

周泽楷思考了一会后,手再次抓上叶修的,只是这次不同刚刚只是拉着手臂,而是确确实实地把叶修的手捞进掌心里,十指交扣。

叶修立刻就被周泽楷的动作搞懵了,看向死神的视线显得很微妙。

“没事的。”周泽楷清楚自己不擅言词的毛病,只能用肢体动作设法安抚叶修的情绪,这办法是他从这几日的影集里看来的,每当有角色情绪不太稳定时,总会有其他人牵起他的手或是给予一个拥抱,周泽楷看着觉得效果不错便也信手拈来复制了这办法,单纯的死神完全没察觉这动作两个男性做有多奇怪。

“叶修,别生气。”周泽楷捏了捏叶修的手掌,嘴角弯出一抹浅浅的弧度,“喜欢你笑。”

叶修一时半刻说不出话,等他回过神来后发现自己内心彷佛快炸开的焦躁已然收敛不少,怒气被抽走,空出来的位置填上了一大把棉花。

死神没有温度的手掌并不让人感到冰冷,相反地在这闷热的夏夜里给予人一种舒适的感受,叶修呆呆地看着周泽楷,不确定自己此时表情是什么样,因为他看到周泽楷在与他对上视线后,笑容再度回复到平时的明亮温暖。

叶修就这么怔怔地让周泽楷牵着自己往前走,彼此一路上都没有交谈,因为生命的死去而造成的沉重氛围并没有完全散去,四周也只是医院惨白的墙壁,并不存在着所谓的灯光好气氛佳,明明所有的条件都糟糕到不行,叶修却觉得与周泽楷相伴地此时是他一生最宁静安稳的时刻。

 

一切就如周泽楷所说的,女鬼果然待在天台,半透明的身子坐在栏杆上,在顶楼强劲风势的吹拂下看起来摇摇欲坠,但女子对此完全不在意,一张脸埋入双手间正在呜呜呜地哭着。

叶修和周泽楷并没有刻意放轻脚步,女鬼几乎是在第一时刻便查觉到他们的存在,可是她依旧没有停止哭泣,反倒像是找到听众一般,开始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我还在念书的时候就认识他,当时他就已经是个社会人士,我们交往三年了,明明说好等我研究所毕业就结婚的……那天我因为临时身体不舒服取消了跟他的约会,谁知道……呜……我在坐车回家的路上看到他跟另外一个女人一起。”女人不住抽咽着,身为灵体状态的她即使哭半天也掉不出半滴眼泪,“事后……我质问他那是怎么回事,他才跟我说他其实早就结婚了,也已经有孩子,跟我、跟我一直、都……只是玩玩……呜呜呜……”

一人一死神听到这边也大概了解是怎么一回事了,女人估计就是受不了情伤带给她的打击一时想不开割腕自杀,所以刚才在急诊间里,女鬼才会说“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大骗子!信你们才有鬼呢!”,兴许就是因为生前被狠狠骗过一回,死后反应才会这样大且情绪失控。

衬着女鬼哭泣的背景音效,叶修和周泽楷彼此对看了一眼,两张脸显得有点尴尬。




TBC.



紫月:写到这边地时候我和阿冰冰其实都有点兴奋(?)毕竟是咱们文里的叶修第一次生气+这又是一直想写的剧情哈哈哈

阿冰:对的!想写这个场景想好久啦,而且我真的好喜欢看两人发飙啊,这到底是什么爱好,好奇怪哈哈哈哈哈。

紫月:呀~~我也特别喜欢呢,觉得两人生气起来都特!别!帅!!有没有!!而且两人脾气这样好,生气真是超难得能写啊

阿冰:对啊,说到这个就觉得叶周两人的脾气真是都非常好,也很有耐性,做事情有条有理,于是很多梗也用不到了,因为吵不起来呀。不过对外的话,果然还是想写写看呢!为了对方发飙耍帅什么的~

紫月: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啊,想想脾气这么好的人,会为了对方的事情生气什么的,不觉得超极萌吗!!!

阿冰:没错!就是因为超级萌所以死活好想写啊!终于写到了简直长出一口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像这种很想写的,还有好多呢……看着可怕的大纲

紫月:大纲(远目)还是别说了......我们......去躺沙发吧(抱着阿冰躺下去)



评论(2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