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银之月 19

19 小劇場趕鴨子上架哈


李凝冰: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警告如前,不再赘述。


银之月  19

 


被人惦记的叶医生正在吃饭。

叶修醒来时脑袋里嗡嗡直响,感觉睡了比没睡还要累,脑海中走马灯似的各种场景翻飞,全是梦里凌乱的一幕接一幕。叶医生半是难堪半是火大的从衣柜里取出备用的衣服换上,又洗把脸浇灭掉纷乱的念头,总算把面上恢复成平日里冷静自持的叶医生松了口气,去食堂祭五脏庙。

“咦老叶你今天怎么在食堂吃啊?”方锐看到端着餐盘找座位的叶修,举手打招呼,“坐这边,这里还有位置。”

“呦,你们这个组合不太常见啊。”叶修走过来坐下,朝桌边三人点点头,“林敬言也就罢了,张新杰你怎么下班了不回家,竟然来吃食堂?”

吃饭时摘下眼镜的张新杰眯眼打量了下叶修,一板一眼解释:“做了台十一个小时的手术,刚结束,干脆趁饭点来食堂吃完了再回去休息。”

“哎呦,这可真是辛苦了。”叶修心有戚戚,“多吃点补一补。”

“倒是最近没怎么见叶医生你,”林敬言任由方锐从自己餐盘里偷走半个鸡腿,朝叶修笑笑,“急诊科果然名不虚传,听方锐说你最近都在办公室吃住啊。”

“难怪气色不佳。”张新杰放下筷子,评价道,“一看就是没休息好,上夜班作息不规律是大忌。”

“虽然不能跟你比,但哥作息挺规律的。”叶修嘴快,说完又觉得面对张新杰不信任的目光有点心虚,可他又不能解释自己今天脸色难看是下午在梦里忙活,只好闭上嘴巴吃东西。

“老叶你的眼睛最近还跳针不?”方锐笑嘻嘻打听。

“跳屁,”叶修头也不抬,“我眼睛好得很。”

“哦那就是看见什么啦?”方锐兴致勃勃,“快说说看到什么了?”

“……你说那个啊,什么也没看到。”叶修恍然,朝方锐呵呵一笑,“子不语怪力乱神,废物点心,学着点儿吧。”

方锐大怒,结果话还没出口就被林敬言递来的梨堵住了嘴。

看到这一幕的叶修似有所感,他想了想问林敬言:“老林,问你个事儿。如果你认识的一个人,男的,每次看到他工作,你首先想到的形容词不是帅气、可靠、潇洒这类词,而是……可爱,这怎么办?”

林敬言愣住了,张新杰也停下擦拭镜片的动作,看表情似乎也有些惊讶。

叶修略尴尬,他暗骂自己真是没睡醒昏了头,问这做什么,却听旁边的方锐笑嘻嘻来了句:“是病,得治。”还特别使劲儿地拍拍他肩膀。

叶修翻了个白眼嘲讽回去:“你个废物点心才是病得不轻,哥身体好得很。”

“我哪有病,”方锐咽下嘴里的梨肉,不满地嚷嚷,“老张你来评评理。”

张新杰默默戴好眼镜,他瞥了眼方锐,又看看叶修,然后总是十分靠谱的脑科张医生语调平静地问:“需要我给你安排个会诊吗?”

“哈哈哈哈哈哈黑得漂亮啊张新杰!”方锐乐得直拍大腿。

叶修呵呵两声,低头扒饭,决定不和这帮损友一般见识。

 

“哎老叶你别不当回事,我跟你说真的,今天中午我还听住院部的护士姐姐说昨天有人坐电梯,结果两次电梯都去了四楼,电梯里没人按键,四楼也没人等,问四楼值班的人都说没见人出来。”几人在食堂外分别时,方锐拉住叶修咬耳朵,“我说你天天值夜班的,还是长点心吧。”

“知道了,”叶修笑笑,“我要么在自己办公室、要么在科室里待着,再不济也是在手术室,电梯很少坐。不过还是谢了。”

这天晚上叶修接收了一个突发心肌梗塞的老人,抢救结束已是后半夜,老人被送进加护病房留院观察。叶修下午没休息好,下了手术台就开始头昏,他坚持不住,干脆和同事说了声,去地下楼层的美食区买点喝的提神。

自动贩卖机里的绿茶卖完了还没补货,叶修只好勉为其难地选了平常不太爱喝的咖啡。

凌晨四点多,美食区安静得只能听到电器工作的嗡嗡声,叶修端着冒热气的杯子,坐在休息区发呆。

他忘了在哪里看过,或者是曾听苏沐橙说过,人类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

周泽楷不过离开十多个小时,而他已经开始想念他。

“我是不是完蛋了啊……”叶修把自己埋进沙发靠背里,头次遇到这种问题的叶医生只觉无比茫然,不知何去何从,“喜欢上同性已经够糟糕了,对方甚至不是人类……这种事负负不会得正吧。”

怎么想都觉得前途渺茫,叶修食不知味,不知不觉就灌下往常绝不会喝的咖啡,惊觉自己已经在这里坐了半个多小时,自觉失职的叶医生烦躁地揉揉太阳穴,起身丢掉杯子,去按电梯。

他心不在焉地按下按钮,同时习惯性抬头看电梯所在楼层,却不由得皱眉——电梯的楼层灯停在四层,而后有规律地跳跃几下,最后停在负一层。

电梯门开了,叶修略有些忐忑,他自认自己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但这两个多月突然增加的见闻让他这会儿觉得毛毛的。

方锐晚上耳提面命那么多遍……叶修盯着空荡荡的电梯间,要上去吗?

“……没什么大不了。”电梯门自动关上前,叶医生嘟囔着,一脚踏进去。说不清出于什么心理,电梯到达一层时,叶修按捺下出去的欲望,而是静静等待门再次关上,轻微的失重感过去后,电梯继续上行,又是轻微的失重后,它再次停在了四层。

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叶修从容地走了出去,环顾四周,奇道:“咦,发个呆的功夫,怎么跑四楼来啦?”看起来十分苦恼的叶医生叹了口气,退回电梯,按下了一层的按键,静静地等待门关、下行、开门,他镇定地从电梯间里出来,和大厅里值班的护士小姐点头示意,步履匆匆地走向自己的科室。

刚才看到的场景像是黏在了视网膜上,残影仿佛留在眼底挥之不去,叶修心跳得有点快,偏头疼也在刺激下变得更严重了,钝痛和嗡嗡杂音折磨得他直皱眉。

叶修明白为什么电梯总会停在四层了。

他刚走出电梯时看得十分清楚,深夜的四层走廊空空荡荡,然而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佝偻身影一动不动地靠在电梯按键上,浑浊的半透明躯体在惨白的医院里显得十分显眼和怪异。

这绝对是叶修开天眼以来见过的最可怕的阿飘了,受到惊吓的叶医生几乎是冲进了科室的公用办公室,嘭得关上门。



TBC.


PS.

阿冰:这次三张图料好多,一时不知该吐槽什么好咯……是说叶将军好可怕啊!周将军……也好可怕啊不过比起好可怕,看到了他们特!别!棒!的样子哈哈哈哈哈被叶将军追着打也值了!!!

紫月:(充满羡慕嫉妒恨的眼光)我做了恶梦你居然还梦到肉!!!太可恶了!!!友情呢!!!!!!!我也想看叶周现场啊!!!(打滚)

阿冰:分你一半!你也快来我的梦里!我们上次组队去干九头蛇啦,小周开枪的样子帅到炸裂!老叶化身毒舌一路上都在嘲敌人和合作者也好搞笑啊!……啊好像暴露了我混乱的梦境世界,这时间轴乱得,还有作品交叉……【抱紧了黑寡妇姐姐(喂

紫月:等等还混了复仇者联盟!??你没说过啊这根本大穿越吧哈哈哈哈,不然我绝对怂恿你写好不好!!啊说起来,我记得这段就是传说中的六千多字呢,呵呵呵呵(远目)

阿冰:那个梦超穿越的,前三分之一在刷我的聪明才智和武功高强,中三分之一和叶周二人混熟了,后三分之一我们就组队去打九头蛇了哈哈哈哈哈哈这到底什么鬼!……求不提那可怕的字数……

紫月:←_←决定忽略那神秘的内容,不管怎样有梦到叶周就是令人羡慕的事情啊!!!!我决定那字数我要一直提到完结,才刚做完一个噩梦早上又一个,瞬间累感不爱(

阿冰:我们的爱呢……嘤嘤嘤!不过你那半个小时的心路历程真的好好笑【顶起锅盖】

紫月:靠XDDD你还敢笑,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阿冰:【欢快地跑走】才不来咧,这时候过去肯定被揍,我要跑远偷偷看你~

紫月:那你就永远不要回来好了←_←我要把女神的封面抱着舔(嗯?

阿冰:QAQ我也要看女神的图QAQ紫月月答应我,继续爱我好吗!!!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