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银之月 23

23~~

離月底也只剩一周左右了


李凝冰: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目前可释出的部分设定:

叶修:

1、年龄32,原外科,现急诊科,私下有全身科医生的称号;

2、家族祖上出过天师(年代久远已不可考,但这是事实),成为医生几年后觉醒天眼,但因宅和不在晚上出门所以自己并不知情,直到调去急诊科见到小周才意识到;

 

周泽楷:

1、死神,H市C区负责人(H市四个片区其中一个),不善言辞,和其他死神关系一般,多为点头之交;

2、因性格原因大部分时间形单影只,感兴趣的事物不多,最近被开发出吃美食的爱好;

 

灵魂(阿飘、鬼):

1、正常死亡(即老死和病死)的灵魂可自行往生,但有时候会有某些阿飘因为各种原因停滞在人世没有往生,它们的下场基本上是散掉;

2、非正常死亡的灵魂只能由死神送去往生,偶尔死神工作失误导致灵魂逃脱,成功逃脱的阿飘最后结果大多也同上; 



银之月 23

 

叶修先回了趟科室,他这走路一瘸一拐的,一起值班的前辈看得直皱眉头,他对叶修“只是扭伤”的说法十分不然:“就算是学医的,你们这些年轻人也没见学会照顾自己。去拍个片,以后需要站着的时候多了,别不当回事。”

上个夜班急诊结果把自己也搞得挂急诊的叶医生无可奈何,只能在前辈和周泽楷如芒在背的双重注视下转身去做检查,所幸检查结果和他自己估计的差不多。前辈瞥了眼叶修上过药包好绷带的脚踝,摆摆手道:“咱们科不需要站都站不稳的病号,去跟科长请个假或是跟谁调调班,在家休息两天,等你能上大手术再回来。”

一小时内连续被三人评价为站不稳的外科急诊医生叶修同志万分无奈,然而腿上的伤又让他实在无法反驳,只好乖乖点头同意。离早上交班还有两个小时,想到楼上的鬼,叶修坐不住,干脆领着周泽楷去失物招领处碰运气。

然而脑子没转过弯的叶医生完全忘记了失物招领处半夜没人值班,一人一死神站在紧锁的办公室门前面面相觑。叶修没钥匙,找人开门也不好解释,他正发愁时却发现身边的死神不见了,不一会儿,门锁发出机簧移动的咔嚓声,缓缓开启的门缝里露出周泽楷挂着狡黠笑容的脸。叶修抚额,趁没人经过时闪身进屋,顺手锁了门。

两人把堆放待寻回物品的架子翻找两圈,果然没找到戒指,都不由沮丧。正发愁时,叶修目光扫过办公桌上的文件,眼睛一亮。他拍拍郁闷地塌下肩膀的周泽楷:“小周,这里有登记簿。”

“送来的失物会在登记簿上记录,同样被人认领的失物也会做记录。”叶修拿起桌上的登记簿,发现这本是从年初开始登记的,四楼的鬼已经在医院徘徊一年多,查记录也应该从他前年入院时查起。周泽楷见叶修的目光在办公室内转了圈停在档案柜上,他明白叶修意图,索性把打算过去翻找的叶修按进椅子,小声说了句我来。人高腿长的死神很快翻出两本旧记录回来,笑着分给叶修一本:“一起看。”

狭小的办公室里只有一桌一椅,叶修占据了唯一的椅子,周泽楷干脆坐到叶修这边的桌面上,他动作自然潇洒,披风扬起铺在桌面上,双腿自然垂下,足尖微点地面。叶修的目光下意识扫过死神包裹在黑色长裤内的修长大腿,不知道这具迷人的躯体在除去那些多余的衣物时,展露出的优美线条手感是否如他梦里那般让人无法自拔……打住!

叶修猛地收回视线,强迫自己专注于手中的登记簿,二零某某年某月某日某某某捡到什么什么联系方式私人电话abcdefg……

没出息!叶修恶狠狠地翻过一页,对内心深处肆意疯长蠢蠢欲动的大小枝桠念叨。

管住你那放飞得快要窜出地球的想象力好吗,说好了先刷好感再告白呢,当着面就敢暗搓搓意淫,万一太露骨给小周吓跑了怎么办!小周是会瞬移的死神,真给吓跑了绝对有一万种方法让人找不到,到时候有你哭的!

叶修这边正暗自数落自己,手下纸页翻得飞快,实则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是以当周泽楷拿着去年的记录薄倾身凑过来时,叶修险些被他没打招呼的动作惊得跳起来,幸好叶医生反应快,硬生生忍住了起身的欲望。他仿佛上课开小差被老师抓到的学生似的装出一派坦然与从容,其实心脏跳得飞快:“怎么了?”

周泽楷默默看叶修一眼,目光继而回到手里的记录上,指出一行字示意叶修:“这个。”

心跳依然失速,叶修连看了两遍才理解周泽楷指下那段话的含义,他心里一喜,脱口道:“太好了!”说完又觉得不对,“但这样的话,那老爷子怎么还在四楼没走?”

周泽楷思索片刻说:“明白了。”他匆匆跳下桌,把两人翻出来的东西放回原处——除了叶修手里那本记录薄,把叶修拉起来,“我们走。”

 

两人偷偷摸摸地从失物招领处溜出来,又直奔电梯去四楼报到。这一来二去已近黎明,滞留人世的鬼魂白日并不显形,困于此处的鬼魂身形发虚,或许是离散掉越发近了,见到他们还显得呆愣愣。周泽楷抓过那本记录摊在鬼空洞的眼眶前:“已经找到了。”

鬼魂面对记录薄,许久没有动作,叶修路上已经听过周泽楷分析,这时候也上前解释:“老伯,你的戒指当时被医院的护工捡到送去了失物招领处,其实你老伴儿和儿子在你死后发现戒指不见了就去失物招领处询问过,也提供证明领回了戒指。但你只听到老伴儿和儿子讨论戒指丢了就慌了神,执念太深被困住,并不知道他们找回戒指的事。”

鬼魂混沌的躯体一阵波动,叶修打了个寒颤,他似乎听到嘶哑的低语:“……真……的……吗……”

周泽楷突然伸手握住鬼魂的左手腕,他抬起那只枯槁透明几不可辨细节的手,指着其中的无名指:“你看。”

随着这句话出口,微弱的光芒似从空气中汇聚而来,光点绕住那根细瘦干枯的手指跃动,那微弱的光逐渐变得强而亮,但却令人讶异地并不刺目,从它聚集的那根手指指根,一枚戒指缓缓浮现,而后是老年人特有的干枯粗糙的指节和皮肤,光芒如砂河、如涓流,以漩涡为眼向外扩散,浑浊的灵魂随之转为清澈,不一会儿就变得和叶修曾有幸见过的几只新死的灵魂没有多少区别了。

年迈的老人粗糙的手指摩挲着那枚戒指,面上浮现出怀念和温柔的笑意。

“谢谢。”他的声音也恢复清晰,与之相反的,身影却愈加透明,“这戒指是我俩这一生相伴的见证,原来没有丢啊,那就好,那就好。”他满布细纹的眼角弯起,笑得宛如孩童,“没丢就好,她当时着急得都哭了,哭得那叫个伤心啊,还埋怨自己总健忘丢东西。我啊最见不得她哭,她一哭我心里就疼,看她那么难过,我想着我得帮她找回来啊,找回来她就不会哭了吧?……幸好找到了,原来找到了啊……这样她应该就不会再哭了吧?”

魂魄像是终于放下心来般闭上眼,和消散的光一道破碎成点点星光,消失了。

“他往生了吗?”叶修低声问。

“是。”周泽楷点了点头。

 有那么一阵子,叶修和周泽楷就看着老人灵魂消失的地方没有说话。

戒指不过是宣泄情感的借口罢了。老人的妻子无法接受丈夫的辞世,在发现竟然弄丢重要的结婚戒指时再也压抑不住悲痛,她痛哭、责怪自己弄丢两人的结婚戒指。而刚离世的老人见不得心爱的妻子如此痛苦难过,满心只剩找到戒指让妻子开心这一个念头,这执念太深,甚至使老人被束缚在原地无法往生。

即使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但身为感情动物,人类依然无法坦然接受与亲朋伴侣的生离死别。

叶修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身旁的周泽楷低头看着手里的记录薄,指尖无意识地搓揉翘起的页脚,低垂的脸上划过一丝难过。

看到这幕的叶修突然觉得,他似乎理解老爷子的执念为何那样深了。

他的视线近乎贪婪地黏在周泽楷脸上,心想:只要能让他不再难过、露出笑容,我什么都愿意做。



TBC.



PS.

阿冰:哎呀日子过得真快,不知不觉一个月过了三分之二咯。剧情终于进入了美妙的感情线~感情线~老叶眼中的小周每天都好可爱哈哈哈哈,今天的老叶也在偷偷摸摸看小周哈哈哈哈哈

紫月:感谢女鬼赞叹女鬼,不然我都不知道他哪时要开窍,忙成狗的医生要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非人类还是有点困难的

阿冰:对,说起来那姑娘其实也是个好孩子,可惜选择了错误的路,蛮遗憾的。然而她真是帮了我们大忙,终于有一个醒悟了!只要有一个醒悟了!一切就都好办了!于是叶修大大进入了“今天的小周也real可爱”的怪圈(。

紫月:是的,她真的是不错的姑娘,就是爱错了人,想来这种事情社会上也特别多就有点无奈(叹),现在差小周了,我觉得让叶修提前觉醒根本是在玩他啊,那样的情节和那样的情节都把叶修大大快逼死了(

阿冰:哈哈哈哈这就得扪心自问了我俩,我俩这粉到深处自然黑也是实打实的,不过写叶大大蠢蠢欲动和主动出击也很有趣就是了~

紫月:我感觉看叶修大大控制不住内心的小野兽的时候特别有趣,我是真爱,真的

阿冰:让内心的小野兽再张牙舞爪一些吧!我们这是爱到深处呀,给叶修大大比心❤

紫月:(大大的比心)


评论(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