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墨之阳 26

已經處於修一天文更一天的狀態,沒法提前啦~~~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叶修的好心情一直维持到饭后,忙了一晚上和一上午,早过了叶修平日休息的时间,可真到该睡觉时,叶修却突然想到他这房间虽然是两室一厅,可实际上只有一间卧室一张床,客卧被他当成书房用了,堆了半屋子的书和杂志期刊……所以周泽楷睡哪儿呢?

这真是个直指重点的好问题。叶修绷起脸,周泽楷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跟他回来照顾他,他总不能让人睡沙发,但如果他提出自己睡沙发,以周泽楷的性子又绝对不会同意病号睡不好。

难道要一起睡?叶修瞪着卧室里宽约一米二的单人床,觉得有点儿方。

他对周泽楷那点心思,在周泽楷只把医院当消磨时光的中转站的情况下就很难克制了,如果周泽楷不止是和他窝一块儿打发时间,而是同进同出干脆同床共枕,他真的能克制住自己吗?

叶修没信心。

“你先睡。”面对屋里的单人床,周泽楷的表现可要比心里埋着七八个小九九的叶修淡然多了,他拉出屏幕瞅了一眼,对叶修说,“有任务,晚上回来。”死神严肃地督促走神的医生上床睡觉,确定对方躺平闭眼了才离开。

周泽楷走后,叶医生蜷起身子,全然不顾大夏天炎热的气温,把自己裹进薄薄的夏凉被里,他迷迷糊糊地想,这下糟糕了。 

 

叶修在感情这事儿上是个纯新手,打副本没攻略,完全是走一步看一步地摸索开荒,他从来不是个瞻前顾后没决断力的人,在这事上却不仅踟蹰难办还心里没底。他喜欢周泽楷,喜欢就是喜欢了,周泽楷很好,非常好,他们能够理解彼此,有共同语言,被这样的周泽楷吸引是正常的,他并不觉得这件事本身有什么不好。

喜欢他,大胆去追就好了。然而他和这个据称三百岁的死神相处久了,早就看出周泽楷不知是不和人交流还是缺乏常识,空有年龄,感情认知上一片空白。周泽楷时不常会语出惊人,或是做出惹人误会的动作,但他说这话做这事时,却似乎并不是那个意思。

叶修一方面心中悸动,一方面又为自己担忧,不知这刷好感的道路,是否能通向他所期盼的终点。

他想得倦了,不知不觉入睡,再醒时腹中咕噜直叫,空气里飘着诱人的饭香,叶修抽抽鼻子,迟钝地想:是小周回来了吗?

的确是周泽楷回来了。

叶修慢悠悠挪进厨房时,正看到那人忙碌的背影。

长衣长裤的死神脱掉了那件帅气的风衣,他今天穿了一件深灰色的衬衣,袖口高高挽起,露出线条干净漂亮的手臂,周泽楷的皮肤很白,隐藏爆发力的肌理上能看到青色的血管,他的手修长白皙,关节并不大,倒显得手指更长。单从这外表上看,他和人类真是没有半分区别,甚至要比绝大部分人更得天独厚,好脾气好相貌好身材都占了个全。不过现在这双完全能去做手模的手油乎乎的,正捏着一只煎蛋在盘子里摆来摆去,周泽楷好看的脸也满是苦恼,显然对于如何让普通煎蛋显得更高大上不太有办法。

叶修环视他本人都没用过几次的厨房,对上周泽楷望过来的腼腆目光,后知不觉地意识到到:周泽楷在做饭。

设成小火的炉上架着一只小锅,叶修先前闻到的香味就是从那里飘出来的,大概是某种粥。流理台上摆着一盘已经做好装盘的菜,看起来似乎是蔬菜沙拉之类的。而做出这一切的周泽楷正艰辛地尝试把煎蛋摆得更好看。

叶修看着面前明显没什么经验手足无措的男人,觉得心软得化成水,名为快乐的情感满得溢出来,他几乎忍不住想上前给周泽楷一个拥抱,或者把这个为他洗手作羹汤的男人摁在流理台上,吻得他气息不稳。

但那只是几乎而已,叶修压下自己翻腾的欲念,低声问:“小周,你会做饭?”

周泽楷在他的视线下轻轻摇头,自暴自弃地把煎蛋放在切好的番茄片上,跟叶修解释:“上网查的。”

“辛苦了,”叶修的目光落在周泽楷即使挽起也被水打湿的袖子上,有些心疼,“咱们吃外卖就行了,这附近好几家饭店,轮着吃应该不会太快腻。自己做你还得现学,多麻烦啊。”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病号要吃有营养的。”他顿了一顿,十分认真地说,“我可以学,没关系。”

叶修在这样的心意下哑口无言,他掩饰似的端起周泽楷亲手做的食物:“那下次我们一起做,我做饭还可以,虽然不方便动手,不过可以指导你,你能省下查食谱背食谱的时间,这样怎么样?”

周泽楷同意了,他挑起唇角,笑着说道:“好。”

死神又捣鼓了会,最后端上桌的是一大盆蔬菜色拉、两人份的炒蛋(据周泽楷表示原本想煎荷包蛋),和一锅用高丽菜和猪瘦肉炖煮得软烂的粥。

周泽楷做的菜卖相并不特别出众,味道也只是略高于及格線,与叶修相比自是差一大截,但以一个初学者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难得是蛋没焦,盐和糖也洒得正确。

其实只要没把厨房给炸了都是万幸,虽然叶修觉得就算是真的炸了,周泽楷应该也能马上从次元口袋里掏出诸多类似于灭火器的法宝灭火。

俗话说礼轻情意重,东西的价值不是重点,而是在送礼者所花费的时间和心意。叶修觉得这句话说得真没错,光是周泽楷为了他下厨做饭这点就让叶修觉得心都要飞起,一顿饭吃得美滋滋。

 

吃饱喝足把碗洗完后,周泽楷依着叶修的指示先将林敬言开的药材丢入陶锅煮滚后从炉子上取下,以药汤的热气熏叶修受伤的手肘,等到药汤转温后,问题就来了。

“小周,别闹。”叶修被逼得退到门边,声音听起来比平时都还高了些许,“我可以自己洗,真的。”

“没闹。”周泽楷抓着毛巾,态度看不出丝毫退让,异常坚持的模样倒像赌气,“说了照顾你。”

“你想想,老林也没说伤口不能碰水啊,再不济我用毛巾擦澡也可以。”叶修尝试说服周泽楷,说话的口吻一派轻松,“不是什么麻烦的工作嘛,我自己能行的。”

周泽楷看起来仍然满脸不乐意,眼神里的强硬却减退了一分,叶修便抓住这个空档闪身进了盥洗间,碰的一声关了门,锁上。

由于一连串动作过快,不经意扯到脚上的扭伤让叶修低低痛呼了几声,一边又庆幸自己闪得够快,要是真让周泽楷帮自己洗澡,恐怕还没洗完就会有某个部位起反应了。

叶修原本系在脖子上的三角巾已经在熏蒸患部时取下,只要将身上的衣物三五除二脱干净就可以整个人泡入浴池,可是不巧他今天穿的不是衬衫而是普通棉衣,少了一手协助确实是相当费力,光是脱一件上衣就耗掉叶修好几分钟,等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打算与他缠绵悱恻的衣衫脱下那刻,就看到周泽楷站在他对面。

叶修吓得差点在浴室里跌跤:“小、小周你怎么进来的?”

死神的表情彷佛在回答今天天气很好:“我会开门呀。”他眨眨眼,内心有些费解叶修怎么会忘记他能穿墙这本领,不过周泽楷没将疑惑问出口,而是献宝似的将陶锅端到叶修面前,“你忘了拿进来。”

这能力根本开挂了吧我说!有没有GM管管啊!

……不过小周本来就不是人,以死神这设定来说开挂貌似也挺正常的。

叶修的表情与其说很精彩,倒不如说他突然不知道此刻自己该怎么面对周泽楷,一张脸变得微妙,本来就不大的浴室因为塞了两个大男人显得十分拥挤,一人一死神你看我我看你,彼此大眼瞪小眼,一会后叶修才总算认命,自认败下阵地叹口气:“算了,我们出去吧,这里太挤了。”

“叶修。”以为对方是因为自己不顾反对跑进来而放弃了洗澡这个选项,周泽楷的声线多了分不赞同。

“小周你想到哪去?”叶修抓下晾在架子上的毛巾,“不是要帮忙?里头空间太小,不方便你动作。”

周泽楷听到这话便开心地嗯了声,捧着药汤跟叶修出去了。

 


TBC.



紫月:忘记是为什么突然讨论到肉的话题了,反正咱俩饿成这样好像哪时候开始都不奇怪啊

阿冰:是的呢,后期我俩的想象力根本就是全程候车状态,随时走起上路的节奏……不知不觉就聊起肉来,然后一聊就是几个钟头(。

紫月:原来有......几个小时吗?唉呀我们大白天就在开车感觉特别不好呢......话说骑乘真心好棒(¯﹃¯)

阿冰:有的呀,从中午讨论到下午呢23333蹦跶,还有其他几个姿势也超棒呀,啊啊啊啊各种美好。脐橙真的超好吃嘤嘤嘤,快,我们再努力一下,就可以让叶修大大吃掉小周了QAQ

紫月:阿冰冰你确定......只是"一下"?(怀疑的眼神)

阿冰:难道还要说努力N下吗!改成N下你还有动力吗……反正我是瞬间就萎了……_(:з」∠)_

紫月:你还是......让我死吧_(:з」∠)_世界再见

阿冰:扑过去抱住紫月月】不要!不要走!我们真的还可以再抢救一下!然后就海阔天空了!真的!相信我!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