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银之月 27

日更快結束了~~~


李凝冰: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警告如前,不再赘述。


银之月  27



将毛巾以温水沾湿稍微拧干后,周泽楷盯着眼前的男性背部有些发窘,一副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感觉,吸取了药汤的毛巾已经敷上了叶修的左手肘,刚才还拼死抗拒的叶医生此时看起来倒意外从容,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周泽楷动作,一人一死神的立场瞬间颠倒了。

凭心而论,叶修的身材其实并不差,脱去衣物后露出的上身,拥有与不规律生活作息搭不上边的强健,虽然没有练出八块肌,但叶修好歹是名称职的外科医生,为了撑过长达十多小时的手术,基本体力还是有的,称不上精壮但很匀称,不会过于骨感或丰满。周泽楷内心里暗自将自己与叶修放在秤砣的两端衡量彼此的身体素质,嗯……应该还是接受过一定程度死神的特殊训练的他好点。

见周泽楷一副无从下手的模样,叶修调侃道:“小周你这是还要不要洗?不洗我就把衣服穿上了啊。”

“要!”像是怕叶修反悔似的,周泽楷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把毛巾往对方背上摁,这举动又让叶修忍不住发笑。

有了开头后,接下来的过程就顺利多了,除了一开始因为周泽楷过于着急力道稍重外,之后的擦拭力度均拿捏得恰到好处,很快将叶修背部擦完后,周泽楷将阵地转移到前方,没有体温的手按着毛巾在肌肤上不断游移,带起一股奇妙的感觉,叶修看着周泽楷一张低垂着的认真脸庞,略长的发尾在纤细白皙的颈侧不安份地乱翘,灰色衬衫上的第一颗扣子是解开的,精致漂亮的锁骨因而若隐若现,叶修有些心猿意马,有冲动想要摸上去帮对方抚平发尾、拉紧衬衣,又想扣着周泽楷的后颈让他抬头好方便自己吻上去,两个截然相反的意念在叶修脑袋里不断拉扯,最后两败俱伤一个都没成。

现在这样挺好的。叶修变相安慰自己,至少他知道“叶修”在周泽楷心里确实占有一定地位。

千万不能急,在刷好感道路上,要是不小心走岔,等待他的就不是顺利抱得美人归。

而是彼此再也当不成朋友。


 

叶修在凌晨两点多时醒了过来。

刷惯了每天大夜班副本导致他的生理时钟还没调过来,距离天亮少说还有三个多小时,他却精神得不得了,同时感到喉咙一阵干渴,只得抹把脸后认命地下了床。

脚掌在踩到地板上那一刻叶修顿了顿,瞥了眼他的左手边,后知后觉想起来周泽楷就在他床边打着地铺。原本叶修还在纠结卧室里只有一张床周泽楷该睡哪,结果睡觉时间一到死神就二话不说从自己的次元包里掏出了条棉被,在地板上圈出了块区域,三两下便将地铺打好,朝叶修说句“晚安,有事叫我”就钻进被窝了,叶修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对方备有三秒入睡的技能,让他叹为观止了好几分钟。

周泽楷睡得很熟,直到叶修一拐一拐地去厨房倒杯水回来,他都没有被吵醒,呼吸平稳而绵长,全身上下几乎除了脸以外全部都被棉被包起来,滚成像只蓑衣虫。叶修越看越觉得有趣,反正也睡不着,索性一屁股坐上地板,打量起周泽楷的睡姿了。

然后他握上了周泽楷露在棉被外头的手。

叶修和周泽楷早在自杀女鬼事件时便牵过手,但这是第一次叶修有足够的时间仔细观察。周泽楷的手指比他还要长上些许,这结论在看对方下厨时就已得出,死神拥有一双非常适合弹钢琴的手,既优雅而漂亮,叶修握着周泽楷,缓缓地躺下去,木制地板发出吱呀的一声后卧室再度回归宁静。

叶修凝视着睡在身旁的死神,一双眼像是要把对方深深烙印在自己灵魂上,专注且认真,叶修轻轻拉着周泽楷的手凑到唇边,在那令他着迷不已的指尖上落下一个如羽毛般的吻,心里莫名充盈踏实而满足的感觉。

也许直到叶修老去,白发苍苍之时,他都会记得这瞬间。

这一刻他彷佛拥有了全世界。



周泽楷是被一阵香味唤醒的。

死神不需要吃食物,自然也感受不到所谓的饥饿,但周泽楷跟着叶修吃吃喝喝这么几个月,即便没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吃货也算得上半个了,练就了闻到食物味道就有反应的嗅觉。年纪已经三百岁的死神怀抱一团棉被,双眼呆滞呈现一副大脑还没开机的状况,他缓慢地眨了眨眼,半晌后才像是突然反应过来,连门面都没来得及打理就飞快地起身往厨房跑去。

与他的猜测相同,叶修已经在那里了,左手还是被三角巾吊在胸前,右手却握着锅铲在煎蛋,发觉周泽楷起床,转过头朝他笑:“早安,小周。”在看到对方睡乱的头发时,愣了半晌,忍不住抖了抖肩膀。

敢情小周连牙都没刷就跑出来了吗?这模样未免也太可爱。

“早安……”周泽楷愣愣地回答着,下一秒便觉得不对,“为什么不叫我?”

“这不看你睡得熟呗,刚好我的生理时钟还没调过来,睡不太着就干脆起来了。”叶修看着平底锅里的荷包蛋,满意地点点头,“小周帮我拿个盘子来,可以起锅了。”

周泽楷顺从地从架子上取下了个瓷盘,乖乖地捧到叶修面前,表情却不太开心:“病号就该好好休息。”

“唉唷,别这么紧张,我只用右手。”叶修将煎好的蛋铲起放到盘子里,转手又拿起另一颗鸡蛋,在桌沿敲了下用单手将从中间蔓延出裂缝的蛋壳往两边分开,下一秒透明的蛋白包裹着橙黄色蛋黄落到了锅里,半点没破,看起来十分熟练,“小周帮个忙,桌子上的吐司拿去烤一下,这边还要几分钟才好,你可以先去洗漱一下。”

周泽楷说不过叶修,只得扁着嘴去协助烤吐司和摆盘。

十分钟后,餐桌上摆满了热腾腾的餐点,双人份的白色瓷盘上分别放了四片土司、一份荷包蛋、两条德式香肠,家庭号的牛奶就放在桌上,旁边还有蓝莓酱和几盒小奶油块,看起来竟然也中规中矩得像外头饭店住宿附赠的西式早餐。

这厨房叶修确实是没进过几次,但他手艺却并非战五渣的程度,在搬过来这间房子前叶修也曾好一段时间几乎天天和苏沐橙轮着下厨,基本家常菜他学得挺足,就是太久没开伙,手有点生,脑中食谱花点时间翻出来后教导周泽楷肯定绰绰有余。

说起来早上打开冰箱时,叶修当下就被吓傻了,一脸懵逼地看着塞满蛋豆鱼肉蔬菜水果的冰箱内部,周泽楷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段,又是从哪弄来这么多的菜,这份量足够两人吃上一周还有剩。

叶修给自己和周泽楷都倒了杯鲜奶:“小周别只是看啊,冷了就不好了。”不过经过一晚他似乎已经适应了只有单手可以用的生活,多亏当时不是伤到惯用手,不是太难的活儿他都还能应付。

周泽楷还是皱眉,迟迟不拿起刀叉,一副对没帮上忙的自己生闷气的模样。

“小周。”叶修失笑,将死神喜欢的果酱递过去,“我要是不动手干活,休息这么久憋不住啊,早餐比较简单我才弄的,午餐和晚餐就交给你负责,我保证不插手怎样?”

听到叶修没有打算把活都揽着自己做,周泽楷这才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早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落至他瞧着比实际年龄稚嫩许多的脸颊上,带起了一股微妙的氛围,温暖却又沁入心脾的舒爽清凉,如此两极化的比喻,叶修却想不到比之更好的形容词,他愣愣地盯着周泽楷,有了些许失神。

早已不是第一次得出这结论,但叶修却又忍不住再次感叹──周泽楷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TBC.


PS.

阿冰:看到这张图就苦笑起来。是说我们又不知不觉聊high了,于是不小心聊出了N个梗,清水和肉都有,于是本来就粗长的大纲又变长了……

紫月:你添了一段我又添了一段,然后把梗越加完善,他就朝着康庄大道一去不回头了,我再也看不见他的车尾灯

阿冰:之前还担心写太少,约定29号当天早上5点29发五章,下午5点29发五章,结果后来竟然真的变成日更了,还挺开心。可等意识到哎呦好像大纲有点太长了……而且大纲在变得越来越长……就心塞塞的(。

紫月:你也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啊(没关系啦至少他从小料变成本了也算是件值得开心的事了嘛,从没想过能跟人接龙出长篇呢WWW

阿冰:完全没想到会接出个长篇出来,蛮惊的,也很有趣呀哈哈哈哈。找小剧场时翻我们的聊天记录,觉得我俩真的太有趣了,好多对话都好搞笑,即使过了一两个月了去看还是会笑到肚子痛2333

紫月:是的哈哈哈,咱俩真是太有梗了!对话有八成以上都很智障哈哈哈哈,到时候接龙玩出成本子感觉小剧场收进去也是一堆梗啊,达成了成就!

阿冰:对啊哈哈哈哈哈对话真的是八成之上都很智障,还到处都是我的手癌现场,我的手癌都要变成梗啦,几乎每天都要嚷一嚷“我还是不说话啦!”然后没憋两分钟就又开始敲字了,并且继续手癌233333

紫月:哈哈哈哈快点调教你的输入法啊,简直快被你笑死,哈哈哈哈哈,我觉得就连小剧场你也甩我远远啊这字数

阿冰:充分体现了我的话唠啊哈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87)
  1. 西楼月李凝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