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一見鍾情

小段子,對不起修文太憋了!!!讓我摸個魚!!!

很短很短



  葉修從不知道有人能長得這麼好看。

  空氣中混雜著下過雨後特有的潮濕味道,那人就站在滴著水的棚下,深灰色的襯衫被捲到手肘,露出線條優美的手臂,他蹲著身子擺弄地上的盆栽,淺藍色的圍裙下擺幾乎要觸上地面,但他的主人卻像是沒意識到似的,表情專注地修剪著花枝,藤色的繡球花瓣上沾著晶瑩剔透的水珠,被青年一碰便在葉緣滾了圈落下,與腳邊的一攤水窪融成一體。

  青年有著得天獨厚的樣貌,一雙眼漆黑得如同上等水晶,抿起的雙唇透著一層淺淺的粉色,看起來誘人而可口,幾分鐘後他終於結束手邊的工作,將略長的鬢角撥到耳後,瞧著自己努力後的成果,滿意地點點頭,伸手將盆栽捧起來。

  直至此時他才像是終於注意到店裡來了訪客,微微愣了會後,緋紅悄悄地爬上臉蛋,看起來有點尷尬又像是不好意思,葉修這才看清楚對方穿的圍裙在胸前小口袋的正中央縫了隻綠色小青蛙,莫名合襯此時青年可愛的反應。

  葉修覺得自己的掌心全是虛汗,手裡的手機被他捂得熱熱,心跳不動聲色地加快了幾拍,他就這麼拄著傘站在那,頭腦裡一陣混亂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直到青年朝他露出一個靦腆的笑容。

  「客人,買花嗎?」


* * * 


  那是雙周澤楷見過最好看的手。

  手指纖長白皙,骨節分明又不過於突出,多一分太胖少一分太瘦,白襯衫與對方的膚色很襯,下雨過後留下的水珠在撐開的透明傘面上掛著,連成一串就彷彿最高質地的珍珠,那人低頭跟手機那端的人講著什麼,嘴角彎起一抹淺淺的笑意,像冬天的暖陽、夏日的涼風,給人一種沁入心脾的舒服感。

  周澤楷發現自己就這樣盯著那個站在對街的人發呆了好幾分鐘,趕忙趁被查覺到前低下頭,將注意力重新放回處理到一半的紫陽花上頭。

  冷銀的光芒在枝葉間閃了幾下,多餘的枝葉和被雨摧殘過的花瓣便落到泥土裡,花尖在陽光的照射下呈現一種半透明的色調,讓周澤楷又回想起剛剛那個人。

  就像水一樣。

  無色的、多型態的、溫和的。

  他下意識抿緊了雙唇,又呆了半晌後才將最後一刀收尾,打算把修剪好的盆栽搬回去放回原位,才起身就看到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穿過街走來,站在店門口直直瞧他。

  周澤楷有些慌張,他不曉得對方從什麼時候待在那的,自己的動作又被看到多少,他覺得臉有點燙,幾乎要捧不穩懷裡的盆栽,心理建設了好一會後才與對方對上眼。

  那是雙如海般深邃的幽潭,靜謐而神秘,周澤楷怔了幾秒,順平了微亂的呼吸後才使自己露出一個與平時無異的笑容。

  「客人,買花嗎?」

 

* * *

 

  他想,那大概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




FIN.

最後一句"他"是指兩人

评论(1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