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葉周]Visus(七)

第一章連結:



33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五月末,拍攝工作也即將進行收尾。

  這天葉修很難得地接到了一通電話。

  自從在別墅裡開工以來,葉修從不接任何關於其他公事的電話,其他人也極其默契地沒打給他,就怕打擾葉修工作,所以這算是這幾週以來第一次有外人來連繫。

  葉修看了眼螢幕上顯示的名字後便擺手讓還在待機的周澤楷先休息,自己則走到遠處才按下通話鍵。

  周澤楷趴在軟墊上看著葉修的背影,露出枕頭外的雙眼眨了眨,默默坐起身來,對於葉修突然跑這麼遠講電話的行徑內心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他盯著手裡的玩偶型抱枕,鼓起頰不甘地在那上頭捏了捏。

  葉修回來時恰好看到這一幕,手成拳置於唇前將彎起的唇角擋去大半,有些失笑地走過去揉了揉周澤楷的頭髮:「怎啦,我們周大模特吃味了?」

  「沒……有。」周澤楷心虛地回答。

  葉修調侃他:「這回答是有還是沒有?」

  少年扁扁嘴,別開臉不說話了。

  見狀葉修也不再逗他,將腳架上的相機關機,小心異異地收起:「我等會有事必須去市區一趟,今天的拍攝就到這邊結束吧。」

  「有約?」

  「算是吧。」葉修聳聳肩,「我可能八九點後才會回來,小周你晚餐自己解決,別等我了。」

  能讓葉修暫時撇下工作去赴約,來的人肯定對他很重要吧。

  周澤楷這麼想著,將半張臉埋在枕頭裡,不吭聲地點點頭,收斂好自己的情緒後才抬臉對葉修露出一笑。

  「路上小心。」


 

34

  沒有拍攝工作,葉修又不在,太久沒有回到一人獨處的狀態,周澤楷一時間不太適應。

  他百般無聊地窩在沙發上滑了下手機,沒看到什麼有趣的訊息,嘆了口氣朝後一仰躺上沙發,想了想後登入好一陣子沒開的QQ。

  屬於江波濤的小窗在主選單裡亮了起來,有什麼緊急事項需要連絡的話對方一般而言都會直接打電話,所以周澤楷原本也以為裡頭是不太重要、不需要馬上回覆的話題,但在看到訊息摘要時,他愣住了。

  江波濤:小周,你知道5月29是葉神的生日嗎?

  這件事他很久以前就偷偷從其他管道問出來過,但江波濤為什麼突然……等等?

  周澤楷嚇了一跳趕忙從沙發上蹦起,顫抖著手指點開了手機裡的日曆。

  5月29日。

  周澤楷一瞬間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和葉修一起在山裡的生活過得太愜意和舒心,讓周澤楷很多時候都差點忘記自己這是在工作,自然也沒分出太多記憶體在詳細的日期流逝上,如此重要的日子他居然什麼都沒準備,周澤楷懊惱得想一頭撞死在牆上。

  簡直生無可戀。

  已經是晚餐時間的此刻,下山去買點什麼肯定是不明智的舉動,更枉論司機的連絡方式只有葉修知道,而自己手邊什麼都沒有。

  周澤楷幾乎是束手無策了。

  快點想啊!到底還有什麼可以……咦?

  周澤楷放下了揉著臉的雙手,連拖鞋都沒穿就急忙跑到葉修用來備份照片的電腦前,沒有半分遲疑地按下開機鍵。

  不知道是覺得沒有必要,亦或是裡頭本來就沒有見不得人的東西存在,這台別墅的電腦並沒有被葉修設下密碼,自那天給周澤楷看過照片後,葉修便很常當著對方的面使用,一點也沒有防著人的意思,於是周澤楷便很容易地叫出了存放檔案的資料夾。

  他很認真地瀏覽了裡頭一張張的照片,最初將鍵盤點得飛快的手指逐漸慢了下來,周澤楷並沒有把所有的檔案看完就停下了動作,漆黑的眼眸裡有著顯而易見的詫異。

  葉修確實說過這是他的個人攝影集,也說過他想以周澤楷作為主角。

  但周澤楷卻沒想過,葉修相機裡的照片,每一張所拍攝的畫面都有自己存在,沒有任何一張純粹的風景照或景物照,完全沒有。

  正常情況下,有哪個攝影師會讓一個特定的模特成為自己攝影集的主角?又有哪個攝影師會將全部工作一手包辦,而與模特兩人獨處幾週的時間?

  除非……

  周澤楷的呼吸不由得變得急促,心跳如擂鼓般躁動不已,臉頰也攀升了溫度,腦中閃過的猜測讓他不可置信之餘又感到興奮與幾乎衝破胸膛的喜悅。

  年輕的模特花了好幾分鐘才設法讓自己冷靜下來,他跑去洗手間裡頭讓臉沖了把水,掌心抵著冰涼的鏡面,周澤楷望著裡頭自己的倒影。

  如果事實真是如此,那他所能做並該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周澤楷的手指慢慢握成拳,深吸口氣後下了決定。


 

35

  「結果你花了這麼多時間居然還沒把人追到手?」

  當紅女模特蘇沐橙此時戴著短假髮和平光眼鏡,一邊切著牛排,邊發出驚嘆,而坐在她對面的葉修則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神色自若地又吃了個盤裡的蛤蜊。

  「還在工作,不想影響小周的情緒。」

  「少來,你不是最會引導模特了嗎。」蘇沐橙咬了口肉,眉頭微微一皺,朝葉修伸手,後者會意地遞過去一罐牛排醬,「葉修你雖然從不給模特什麼提示,讓他們自由地表現,但其實你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是在引導他們。」只是這件事沒有多少人知道就是。蘇沐橙在心裡默默做結,將重新調味過的牛肉送入口中,悠悠地說,「而且你明明知道,周澤楷是喜歡你的,告白肯定不會失敗的啊。」

  「嘛,這也難說。」葉修用叉子捲著麵條,「說起來沐橙妳也不用特地來這幫我過生日吧?明明之後還有得是機會約。」

  「誰知道呢。」女孩的手指輕敲桌面,「說不定這就是我最後一次幫你過生日了,等你跟小周交往後,這天肯定是你們倆一起過啊。」

  葉修有些哭笑不得:「妳就這麼肯定明年的這時候我已經將人把到了?」

  「該怎說啊……女人的直覺?」蘇沐橙呵呵一笑,「本來就是萬事具備,只欠東風嘛。」

  「我怎覺得妳比我這當事人還要有自信。」

  「旁觀者清囉。」蘇沐橙晃了晃盛滿金色香檳的高腳杯,「我有預感,你今天回去大概就能成了。」

  「嗯哼,妳要不改行當算命師算了,沐橙大小姐?」

  葉修說著便伸手想去刮刮女孩的鼻尖,但蘇沐橙比他動作更快,嘻嘻笑著側頭躲開,一手支著臉,將杯子往前遞,與葉修的果汁碰了杯,臉上的表情意味深長。

  「那麼,就祝你旗開得勝囉。」


 

36

  葉修回來時已經晚了,位於深山裡的別墅因為燈沒開全的關係整棟看起來有些黑漆漆的,門關上的聲音迴盪在寬闊的屋內,持續了幾秒鐘才完全消失。

  幾乎是掐準他回來的時間,葉修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甚至還沒來得及打開大廳的燈,只得先接起電話。

  「前輩,回來了?」話筒的另一端是屬於周澤楷的聲線,低低的,帶著些許軟糯的味道,聽在耳裡很是舒服。

  「小周?」葉修將電話換夾到另一邊的肩膀,彎身將鞋子脫掉,「怎麼給我打電話?你不在房子裡嗎?」

  「在……」周澤楷像是在思考該怎麼開口,半晌後才說:「前輩……能到拍攝間來嗎?」

  「嗯?」

  「有東西想給你看。」

  葉修不清楚周澤楷這葫蘆裡在賣什麼藥,也有些好奇對方到底想給自己看什麼,便三步併作兩步往白天他們拍攝的地方走去。

  房間沒開燈,唯一的光源是來自後頭的落地窗照進來的銀白色,周澤楷就站在那,在葉修踏進房間後抬頭將視線對上他,一雙眼靜謐得彷彿夜空中的星河,讓葉修一瞬間失去了言語的能力,怔愣了會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小周怎麼不開燈呢?」葉修好不容易才克制住想上前把人拉進懷裡的念頭,他試著笑得跟平常一樣,卻也同時注意到自己的聲線裡有著輕微的顫抖。

  真是太失控了。

  也許是因為蘇沐橙在幾小時前說的那些話,讓內心壓抑許久的想妄一個個按耐不住通通鑽了出來,葉修沒辦法不去期待兩人真發生點什麼事改變彼此間的關係,從拍攝工作開始前就隱隱期望著,可是他又不能過於急躁把尚且青澀的少年嚇跑。

  還不是時候,必須再等等……再等等。

  葉修想再聊點什麼將此時的氣氛控制住,可是下一秒眼前的畫面就讓他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周澤楷沐浴著月光朝他走來。

  年輕的模特穿著一席白裳,隨著兩人間的距離逐漸拉近,周澤楷逐步脫掉了身上的衣物,先是褲子,再來是襯衫,最後甚至連底褲都落到木質的地板上。周澤楷的身子不著片縷,表情卻沒有絲毫鬆動,他像在走台步似的挺直身板,自信地一步步走到葉修面前,身後的月光在周澤楷身上滾了圈銀邊,讓他渾身上下彷彿半透明般散發著淡淡的光輝。

  這一幕讓葉修看得兩眼發直,完全無法移開視線,窗外的蟬鳴鳥叫消失了,他只聽得見自己喉結上下滑動的聲響,和幾乎要衝出胸膛的、那吵死人的心跳。

  不過幾步路的距離,葉修卻覺得自己等待了有幾世紀之久,等周澤楷終於走到面前時,他才看清少年臉上那一層淡淡的紅暈,淺得令人幾乎覺得是錯覺。

  周澤楷的心裡是忐忑的,內向木訥如他居然也會做出如此大膽的行為,換做是幾年前他肯定想像不到,可是只要一站在鏡頭面前,周澤楷就覺得自己的靈魂深處燃燒起一團熾熱的火焰,任何誇張的表現他都能信手拈來絲毫不彆扭,此時周澤楷便是以這樣的心態站在這裡。

  只是這次鏡頭換成了葉修的雙眼。

  他要他的前輩此時此刻,眼裡只有自己一個。

  只有周澤楷。


 

37

  「小周……」葉修再次開口時就被自己嚇到,那聲音低沉沙啞,隱含著顯而易見的渴求,他的呼吸變得短促而快速,像隻被獵豹的盯上的羚羊,哪都逃不了。

  以往總是用鏡頭捕捉所有美好事物的葉修,如今卻反被獲住了。

  不……也許從很久以前,就已經再也移不開目光。

  「前輩。」周澤楷的聲音很輕,像揉碎了融進空氣裡,隨風一吹就消失無蹤,葉修卻覺得那兩個音節重重地敲上他耳膜,等回過神來時,周澤楷已然搭上了他的肩膀。

  周澤楷用那一雙無垠星空般深邃的眼眸看著葉修,灼熱的呼息噴灑在他頸間,整個人幾乎是窩入他的懷中,他們之間依然存在空隙,卻是葉修只要一抬手就可以摟住那柔韌腰枝的緊密。

  「葉修……」周澤楷捧起葉修的臉頰,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個如同蜻蜓點水的吻,不好意思地笑了,「生日快樂。」

  他的眼神既坦率又充滿愛戀和羞澀,裡頭的光芒純粹而全心全意。

  葉修再也忍不住地將周澤楷摟進懷裡,狠狠吻他。





TBC.

出乎意料,我本來以為這章就會完結了

無奈又爆字了(扶額)

下次保證完結!!!我保證!!!!!!


最後一段我上次更新時就寫好了

可是要導去那段劇情讓我想破頭,修了好幾次

如果有人看不懂我就解釋一下

簡單來說就是→小周在這章裡知道了葉修喜歡他,葉修也早在這之前就知道了小周喜歡他

本來就只差告白而已,所以沐沐才會這樣說


啊對了

誰要給我刷有生之年的話,我就讓你們見識真的有生之年長怎樣^^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