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緣起

自家設定的妖怪PARO

人出門了,定時發布




  細算起來,葉修與周澤楷認識的時間差不多有一百年。

  身為一名活上快千年、幾乎取得神籍資格的大妖怪,葉修其實對時間的流逝並不敏感。

  但他卻清晰地記得,他與周澤楷相遇的那日,天空飄著細雨。


  年幼的天狗在雨中站立著,身上那對漆黑的羽翼被雨水打濕,白皙而精緻的臉蛋上有著幾處明顯的擦傷,露出衣服的手肘上也有著青紫的毆打痕跡。

  肯定是被欺負了吧。葉修坐在樹上這麼想著。他早已在周身架起一圈結界,淡金色的光幕將濕潤的氣息完美地隔絕在外,雨水絲毫淋不到身上,於是葉修好整以暇地看著小天狗低頭檢視自己的傷口,像是查覺到那股打量的視線般,對方回過了頭,不偏不倚地與葉修的目光撞得正著。

  黑珍珠般的一雙眼,在直視著葉修時瞬間轉為紅色,赤如烈焰,亮如寶石,卻又淡漠似水。或許那之中並不夾帶著敵意,只是本能的自我保護而讓紅炎中隱藏著一絲冰冷寒意,這抹色澤讓葉修失神,感覺自己的心喀噔一聲似乎被什麼撞擊了一下,鬼使神差地朝那孩子伸出手,輕聲開口。

  「要過來避雨嗎?」

  年幼的天狗似乎是意外於葉修的邀約,愣了半晌後將警戒的情緒收起,低頭瞧著自己渾身溼透的衣裳,猶豫會後抿唇搖了搖頭。

  「別擔心,你不會弄濕我的。」像是知道孩子為何而駐足不前,葉修笑著朝他招招手,「過來,我幫你治傷。」

  年幼天狗眉頭微皺,幾秒後幾不可見地點頭,「唰」的一聲展開雙翼,沒半刻停留,不過眨眼就飛到了葉修面前,明明被雨水打濕翅膀卻沒影響飛行速度半分,倒讓葉修這個大妖怪錯愕於對方超乎預料的實力。

  直到這時候葉修才仔細看清了孩子的模樣──女孩子一般的清秀臉蛋,乾淨的氣質讓人舒服,活了近千年,葉修還沒見過這樣的傢伙,甚至比居住在上頭的天女都來得好看。

  小天狗飛到葉修面前後就停住了,沒再往前一步,似乎仍是糾結於自己濕透的外衣而不敢靠近,見狀葉修挑眉,一抬手就將男孩拉入懷中,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使小天狗嚇了一跳,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整個人趴在葉修胸前了,在意識到葉修的衣服被自己身上的雨水染濕時,他開始掙扎起來,可惜力道不夠,對成年的大妖怪完全不構成影響。

  「欸、欸,你別動啊,等會掉下去。」

  「你的衣服……」小天狗的聲音聽起來有股軟糯的味道,甜甜的,被嘈雜的雨聲掩蓋大半,聽在耳裡卻依然舒服。

  「說了不礙事啊。」葉修口裡念著咒,手指一彈,不單是他自己,連同孩子身上濕透的衣裳全部在眨眼間變回乾燥,彷彿剛清洗過一般,半點髒汙都瞧不見。

  他若無其事地拍拍自己的衣袖:「我還沒問你名字呢,你叫什麼?」

  孩子驚訝於葉修變戲法般的手法,遲了幾秒才回答:「周澤楷。」

  「那就叫你小周吧,反正你也確實挺小的。」

  這結論讓小傢伙不樂意了,拐著彎抗議:「……我會長大。」

  「你以為只有你會長年紀嗎?」葉修捏了捏小天狗的鼻頭,「就算你長大,對我來說也很小。」

  見周澤楷一副不服氣的模樣,葉修笑著湊到對方耳邊,用只有彼此聽得到的音量說出自己的年齡,小天狗一雙眼彷彿受到驚嚇般瞪得老大,要不是葉修顧慮到他們還在樹上,周澤楷這模樣非讓他笑得打跌不可。

  唉唷,怎麼就這麼可愛呢?

  不過這畢竟才是第一次見面,這樣笑一個孩子終歸太過失禮,葉修很大程度地收斂了自己,併起食指與中指,拉過周澤楷的手開始治療的動作,淺金色的光緩慢地滲入傷口,不一會兒原本的淤青便消失無蹤。

  葉修問:「所以說,為什麼被欺負呢?」

  周澤楷將視線轉向一旁。

  「你不說我也是有辦法知道的。」

  周澤楷垂下肩膀:「他們說……我是半妖。」

  聽到這話時,葉修錯愕得抬起頭,仔細地查看了周澤楷的氣息,半晌後才又繼續治療的動作:「你父母哪一方是人類?」

  「母親。」

  「……還健在嗎?」

  周澤楷的身子僵了那麼一瞬:「死了……一個月前。」聲音輕如蚊蚋。

  由於妖怪所需的養份與人類並不相同,所以母體在孕育妖怪之子時或多或少會被吸取生命之力,在小孩子誕下後身子便會變得虛弱,通常活不幾年,所以這回答算是在葉修預料之中,只是並不讓人感到好受。

  他看周澤楷甚至不滿十歲,在妖怪漫長的歲月中他還只等於嬰兒般大,連個孩子都稱不上,如果是一般純種妖怪還好處理,半妖麻煩就麻煩在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一天失去所有妖力變成一個普通人類,而且在成年之時還有「劫」要渡。

  葉修想得出神,突然抓上手臂的溫度讓他後知後覺發現原來自己早已停止施法,趕忙抬起頭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怎了?」

  「你的名字……還沒說。」周澤楷看著葉修,已經變回墨黑的一雙眼裡有著不知從何而起的執著。

  「啊我還真忘了自報家門,我是葉修,九尾妖狐。」葉修還故意晃了晃身後的九條尾巴,得意地說,「九尾可是很少見的啊,所以如果小周你需要的話,我把代表的信物給你,以後就不會有人敢欺負你了。」這可不是吹噓,以葉修的名號和近千年的修行,附近還沒有什麼妖怪敢跟他作對。

  「不要。」豈料小傢伙拒絕得飛快,「……媽媽說,要自己努力。」從小就被教導著要學會獨立,周澤楷並不想靠葉修在後頭給他撐腰,因為那終究不是自己的實力,「所以,你教我,保護自己的方法。」

  葉修數不清這是今天第幾次感到意外了,只覺得周澤楷帶給他的驚喜比他活上一個月還多,葉修靜靜看著眼前這名甚至不及自己十分之一年齡的小天狗,頓了頓:「好啊。」他爽快地點頭應下,下一秒就見周澤楷伸出小指頭舉到他面前,「這是幹啥?」

  「媽媽教的,勾勾手,說謊要吞一千根針。」

  孩子還在發育,伸出的手指看起來肥肥短短,說出來的話也有著童言童語的天真,葉修沒笑話他,微一沉吟後彎起嘴角。

  他本不用這麼認真做出承諾,畢竟這才只是個一面之緣的孩子,可是葉修內心卻又有種預感──周澤楷值得他這樣做。

  葉修的直覺一向很靈,今日纏下的牽絆,終有一日會結出意想不到的果吧。

  他相信著,那肯定是好的方面。

  於是葉修學著周澤楷的動作,將小指伸出去與對方的勾起,用力地、深刻地,蓋了個章。


  「嗯,說謊的就吞下一千根針。」





  而這便是一切的開端。




FIN.

每年這一天都強迫自己一定要寫一篇文,今年的目標也達到了(合掌)

本來妖怪PARO並不是要寫這篇的,而是想寫小周長大後的故事

不過突然開了腦洞就想了一下兩人初遇的狀況&小周長大過程中彼此一些相處的片段

妖怪設定我真的太喜歡了(翻滾),如果可以真想寫成一系列呢

不過小周這草好嫩(喂)

评论(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