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狗崽]待到櫻花綻放<上>

寫糧求狗子

對,我家還沒有大天狗(哭暈廁所)

第一次寫這對,有可能會OOC

除了沒大天狗外,其他都是寫自家狀況(說著就難過)




1.

  大天狗是在一個降雪的日子到來的。

  那天特別的冷,妖狐難得沒有去外頭尋找自己的命定之人,而是挨著走廊上的柱子坐著,邊捧著桃花妖和螢草給大家煮的紅豆湯小口小口的啜飲,不用出門打大蛇和石距的日子愜意得讓他晃了晃身後的尾巴。

  要是再來個漂亮的小姊姊陪伴就更加完美了。

  正當妖狐瞇起眼睛這樣想時,從召喚房裡突然傳出驚天動地的尖叫聲,嚇得他差點沒拿穩手裡的碗,不由得狐疑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此番大動靜自然也驚擾到寮裡的其他式神,姑獲鳥是第一個衝出來的,手上還揣著帶到一半的白達摩,再來是速度快的山兔妹妹,一蹦一跳的拉著孟婆出來看熱鬧。庭院裡不一會兒便擠滿了式神,除了被派去跟源博雅一起打探索的鬼使黑、座敷童子和鬼女紅葉外,幾乎全員到齊了。

  只見晴明獻寶似的舉起了被他小心翼翼保護在懷裡的的東西:「看看我帶回了什麼!」

  眾人定睛一看,頓時又是一陣驚呼聲此起彼落地響起,也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

  「天啊!是大天狗大人!」

  原本還興趣缺缺的妖狐立馬豎起了雙耳,金色的雙眼半瞇起,打量的目光落到不遠處被眾人簇擁的小團子上。

  年幼的天狗擁有著一頭奶金色的頭髮,湛藍如海洋的眼眸,因為還沒長大的關係,一對黑色羽翼看著有點小,讓人不禁懷疑他能不能展翅飛上天。

  不過無庸置疑是個美人胚子。

  也難怪會令無數少女傾心了。妖狐輕輕用扇子擋住下半臉,不動聲色地起身,打算往內宅移動。

  不知道為何,他總有種不妙的預感。

  「啊,崽你在啊,正好,我在找你。」

  像是為了印證這番猜測似的,下一秒晴明呼喚他的聲音便追著腳後跟傳來,妖狐也只得停住腳步,調整了一下表情才回過頭:「阿爸,你找小生啊?」

  「是啊。」晴明越過眾多式神向妖狐走來,「想讓你帶帶這孩子。」

  妖狐看向後頭躍躍欲試的姑獲鳥,笑問:「怎不讓姑姑帶呢?阿爸你不總說小生都只會突突兩下,要是帶出去滅團了怎辦?」

  「姑姑負責帶給大天狗吃的白蛋,大天狗交給崽你帶,這樣兩邊進行比較有效率。」晴明又道:「再加上你們兩個都是使風的,你可以把一些重點教給大天狗不是嗎?」

  妖狐被堵得無話口說,下意識想再找個替代人選,大家卻彷彿說好似的,聊天的聊天,低頭的低頭,不然就是回去做原本進行到一半的工作,就是沒人肯看向他的方向。

  「……既然這樣,小生只好量力而為了。」

  妖狐心不甘情不願地接過了晴明手上的小天狗,嘴角的笑容有點勉強。


 

2.

  這當然不是妖狐第一次見到大天狗。

  早在很久以前晴明帶著他去跟野團打大蛇和石距時,都可以見到其他寮的大天狗,每當那時候,隊上的其他漂亮小姐姐的注意力都會被對方吸走,即使他一招突掉章魚百分之四十的血量,又縱然很多大天狗一吹甚至只有八百五百在跳,他都不會是場上的焦點所在。

  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此臉非彼臉。

  想來就是滿滿的不爽。

  之前為了打黑晴明,晴明甚至把他抓上場,拚臉白看能不能一招突死大天狗,重來了好幾次後居然還真給他做到了,雖然之後又被對面的三尾和雪女送回老家。

  簡言之,妖狐對大天狗的印象不能說好。

  可是這卻是他家阿爸期待已久盼來的攻擊型SSR。

  會這樣說是因為大天狗並不是這寮子裡的第一個SSR,早他先來的還有小鹿與閻魔,不過由於晴明的時間精力和資源不足的關係,兩位目前都還只是覺醒了待在家裡喝茶的階段。

  結果就因為這傢伙是三大SSR,所以剛來的第一天晴明就把他排進了預備升星的計畫中。

  說不會不開心肯定是騙人的。

  妖狐皺著眉頭盯著被他拎在半空中的年幼天狗,苦惱著到底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把我放下來。」沒人會喜歡被一直抓著,大天狗拍著翅膀想要掙脫妖狐的手,一把音奶聲奶氣,充滿了明顯的不滿。

  妖狐抖開扇子,頗覺有趣地看著他:「如果小生不放的話,您想怎麼做?」

  大天狗瞪著他,一抬手揮動團扇:「羽刃暴風。」

  姿勢滿分,可惜大天狗不過一等,能有多少殺傷力?小小的微風襲上了妖狐的臉,一點也不痛,只稍微吹亂了他的頭髮。

  妖狐蹲了下來,笑得岔氣,眼淚幾乎都要飆出來。

  「不要笑!」年幼的大天狗也不禁紅了臉,別開臉,一副恨不得鑽進地洞裡的模樣。

  妖狐突然覺得,比起別人家總是冷冰冰的大天狗,眼前這隻可以讓他蹂躪的、還沒長大的小傢伙,莫名還挺可愛的。


 

3.

  於是妖狐開始過起了帶孩子的生活。

  晴明在那天後,算是徹底把大天狗丟給妖狐照顧了,完全不管他用什麼樣的方式,顯示十足的信任。

  這倒便宜了本來就不打算按正常方式帶天狗長大的妖狐,故意抓上了惠比壽老爺爺一起打探索,開場時妖狐總是先在旁邊睡一會,讓大天狗在場上一下一百兩百吹半天吹不死對面,又因為爺爺旗子插穩死不了,耗上老半天後才會出手幫忙清怪,簡直樂此不疲。

  這樣的打法說實話並沒什麼效率可言,但至少誰都能平安地站到戰鬥結束。

  當然偶爾還是會發生點小小的意外。

  妖狐不過是稍微多打了會盹,醒來後就發現大天狗早已躺平,只剩惠比壽吃力地使用賜福,而對面全員的血量都還有七成以上,嚇得他趕緊打起精神,連續三個狂風刃卷掃過去,迅速收割完敵方性命,收工回家。

  看著身上到處是傷的大天狗,妖狐難得有罪惡感,跟螢草借了醫藥箱來給他上藥。

  「說過了吧,要是真應付不過,可以喊小生幫忙。」妖狐其實並不是真那麼無良,雖然是用這種變相在整大天狗的方式鍛鍊他,卻也交代過惠比壽,要是狀況危急可以叫醒他。

  大天狗不發一語。在妖狐把藥擦上他鼻尖時吃痛地擰起眉。

  「小生聽老爺子說了,是您不讓喊小生的。」見大天狗不回話,妖狐也不惱,按部就班地給他上藥,結束了後啪的一聲闔上藥箱蓋子,「大天狗大人這是在氣小生嗎?」妖狐似笑非笑地問著,語氣很淡,讓人聽不出他的情緒。

  大天狗又沉默了一陣子,良久後才說了句沒有。

  妖狐笑了一聲,正想說點什麼時,大天狗又開口了:「是我太弱,怪不得誰。」

  這話讓妖狐一時啞然,內心也不由得有些無奈,才多大的孩子,對自己這麼嚴格,不累嗎?

  妖狐輕嘆口氣,斟酌了一下詞句:「那是因為您還沒長大。」想了想後,抬手拍了拍大天狗的頭,反常地開口安慰,「等您長大後,一個大招完虐對面都沒問題。」

  「真的嗎?」

  「真的真的。」妖狐意外於自己居然沒被眼前這意外高傲的孩子打掉手,變本加厲地捏了捏大天狗嬰兒肥的臉,語氣帶了些許感慨,「小生見過太多對家的大天狗了,常常一吹就把人吹回老家。」之前為了解傳記,晴明沒少帶他去打鬥技,每次遇到對面上大天狗,就得祈禱自己家的山兔妹妹能跑贏,否則下場沒意外都很慘烈。

  「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年幼的天狗緊了緊放在膝上的手,「想變強,不想一直被保護。」

  妖狐深深地看了大天狗一眼。

  依照晴明對大天狗的重視,升星速度肯定會很快,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五星了,沒準還能成為寮子裡第一個上六星的式神呢。

  很快就會超過自己了吧。

  「誰知道呢……」妖狐用扇子擋住嘴唇,視線望向庭院覆蓋著靄靄白雪的大樹,悠悠地開口。

  「也許,等到櫻花綻放之時吧。」




TBC.

這裡設定補血和治療傷口是兩回事


最近過著沉迷遊戲的日子無法自拔(

是條只會肝陰陽師的鹹魚了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