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狗崽]待到櫻花綻放<中>

寫糧求狗子

上篇請走



4.

  早些時候,妖狐身上總是會習慣性帶上一些糕點。除了便於向美麗的小姑娘搭訕外,他自己也很喜歡。

  只是在晴明抽出大天狗後,這項愛好便得省下來了。

  他們的寮子並不富裕,白蛋黑蛋的數量有限,平時存下來的勾玉全拿去買藍票了,寮裡的第一個SSR還是晴明拿到非酋中級成就後才來的。

  儘管資源算不上充裕,每升一隻五星都要省吃儉用好幾天,晴明卻不會讓任何一個四星式神成為祭品,每個人的御魂都是獨立一套,從沒有彼此借來借去,到最後穿錯衣服的尷尬狀況發生。

  對此妖狐還是很滿意的,覺得自己的待遇比其他寮的崽好上一倍不止。

  當然,能不需要帶孩子會更好。

  這日妖狐久違地從晴明阿爸那領到了零用金,他站在賣甜糕的攤子前,掐著手指算著寮裡有幾個小姑娘,在準備開口時又思考了幾秒,默默地給數量多加了個一。


  「這是什麼?」大天狗看著妖狐遞給他的東西,不解地問。

  「甜糕。」妖狐嘻嘻笑著吃著自己的那份,刻意提高了音調,「特地為您買的,別說不吃啊。」

  大天狗硬生生即將脫口而出的那句「我不喜歡」給憋了回去。

  妖狐看著有些困擾的大天狗,唇角微微上揚。

  他是知道對方不嗜甜的。

  縱然彼此相處的時日不多,妖狐也有留意到大天狗總是把餐點後的甜點剩了下來,明知如此他卻還故意這麼說,就是單純的惡趣味想看看對方下一步會怎麼做。

  大天狗並不清楚妖狐的那點小心思,盯著手裡的糕點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好一會兒後才認命地張開口。

  就在大天狗準備把甜點塞進嘴裡時,妖狐卻先他一步湊了上來,一瞬間,彼此的距離近到不能再近,大天狗的注意力全被那雙如陽光般燦爛的金色奪去。

  這突如其來的發展令年幼的大妖有些愣神,他只來得及感受到對方銀白色的髮絲有幾綹拂過了自己的面頰,鼻尖則是嗅到了一絲香甜卻不膩人的氣味,等回過神來,手裡的甜糕已被對方咬走。

  「逗您的,這太甜了,不適合您。」妖狐伸出舌頭舔掉了手指和唇瓣上沾到的糖粉,從兜裡掏出了一個食盒扔給大天狗,「醬油糰子,這份才是您的。」

  大天狗呆呆地捧著食盒,慢了半拍才小聲說了句謝謝。

  妖狐笑了笑,將視線重新轉回庭院。

  就連他自己也不懂,為什麼會特地為了對方買了款不甜的點心。

  糯米糰烤得恰到好處,焦痕顏色漂亮,有咬勁卻不黏牙,淡淡的鹹味和甜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嘗起來既香且美味。

  這道甜點十分對大天狗的胃口,興許是肚子餓了,他進食的速度比平時還快上那麼點,妖狐見狀不禁笑了出來,伸出指尖抹掉對方唇邊沾到的醬汁,若無其事地放進嘴裡舔了去。

  這時一陣風起,吹落了庭院那株櫻花樹上的靄靄白雪,幾片雪花隨著風輕柔地拂過妖狐的面頰,銀白如月的長髮在身後飄動著,髮梢處與眼角的那抹嫣紅,襯著那對金色眼瞳,是那樣好看。

  大天狗突然覺得,嘴裡的糰子似乎仍舊有些偏甜。


 

5.

  把一個式神養大養好並不容易,光是升星就要耗費狗糧無數,肝得沒日沒夜就為了獲得一套好屬性的六星御魂。一般式神已是如此,倘若是個SSR的話,更是難上加難。

  靠著姑獲鳥幾日在覺醒塔裡奔波後帶回的成果,大天狗終於覺醒了。

  這明明是值得慶祝的事,可惜妖狐卻在見到大天狗覺醒後的模樣時,厭惡地撇撇嘴,連聲恭喜都沒有,就說了一個字。

  「醜。」

  身為天性愛美並注重外貌的狐族,妖狐覺得大天狗這身覺醒服真是醜到天理不容。

  大概是妖狐的反應實在太大,大天狗沉默了半晌後才問:「……很糟?」

  好吧,嚴格說來其實衣服比起原本華麗不少,漆黑羽翼末端暈染的金色也很是好看,但就是那個面具……醜到人神共憤。

  難怪別人家的大天狗出門總是穿覺醒前的外觀。

  妖狐用手遮擋雙眼,語氣沉痛:「大天狗大人,您要是不戴那面具,咱們還能愉快相處。」

  氣氛瞬間冷了下來,大天狗好半天沒再說一句話,就在妖狐以為對方會氣得扭頭就走時,大天狗抬起了手按著臉上的面具,打算將其揭下,動作卻只進行了一半便僵在那。

  妖狐第一時間便看出了大天狗的不對勁,不由得好奇:「怎啦?」

  「……頭髮勾住了,拿不下來。」

  「噗。」妖狐沒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他看著整隻妖散發出尷尬氣息的大天狗,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坐下吧,小生幫您解開。」

  此時大天狗已經升上三星,但比起了寮裡前三大扛霸子的妖狐仍然差了一大截,身高只到達後者的胸口,妖狐甚至不用站起身便可以輕鬆碰到他的頭頂。

  大天狗覺醒後的面具比起以前繁複得多了,多了大把裝飾的毛,妖狐花了點時間才把纏繞在一起的面具和髮絲解開。

  這是妖狐第一次碰觸大天狗的頭髮。

  有別於覺醒前的淺金,墨色帶些深紫的髮絲溜過指尖,細軟且滑順無比,妖狐有些貪戀地用手指小小纏繞著大天狗的髮絲,內心讚嘆了把,表面上卻不動聲色。

  「大天狗大人。」他說,「您的頭髮有些長了,面具也是因為這樣才勾住的。」

  大天狗沒回頭,輕輕嗯了聲:「或許是吧。」

  「要不小生幫您扎起來如何?」

  「你會?」大天狗說著就想轉頭,被妖狐眼明手快地把頭扳了回去。

  「那個自然,小生在換上這套衣服前,可都是天天自己編辮子的。」他從身上摸出了條髮繩,幫大天狗把過長的瀏海往後梳,扎了個俐落的髮辮,左右看了下,滿意地點點頭,「成了。」

  幾乎是在妖狐放下手的那一刻,大天狗回過了身子。

  那是一張五官極為精緻的臉,或許是因為覺醒的關係,看起來比以往更加成熟,大天狗的表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冷硬,那一雙眼卻轉變成如紫羅蘭花海般令人沉醉的藍紫色。

  妖狐不由得看呆了。

  「妖狐?」

  直到聽到大天狗用充滿疑惑的聲音喊他,妖狐才猛然回過神。

  他居然盯著大天狗的臉發呆!他不是一向只喜歡漂亮的小姊姊嗎!這要說出去他就沒臉做狐了!

  不過……大天狗長得還真好看啊……

  這點小心思妖狐自是不敢讓大天狗知道,把面具塞回對方懷裡後,他就別開臉不再看大天狗,怕自己再次意志不堅。

  此番舉動倒是被大天狗誤會了,覺醒後他還沒照過鏡子,第一時間就跑來妖狐這,大天狗並不清楚自己此時是什麼模樣,但看妖狐一副拒絕與他面對面的模樣,估計是真的慘不忍睹。

  「……你要是討厭這副容貌,我便換回覺醒前的模樣吧。」他低頭看著手裡拿著的面具,語氣很淡。

  「什……不、小生並……」不明白對方怎麼會這麼說,妖狐趕忙回過身子想澄清,一看到大天狗那張臉卻又一噎,好半晌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小生……並沒有討厭。」他扒了扒自己的瀏海,思考著怎麼說才好,「大天狗大人……維持這副模樣就好。」

  「不用換?」

  「不用。」妖狐很快地答完後,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抿緊雙唇,欲言又止。

  最終他小聲地補充了一句。

  「只要您在我面前不戴面具的話,就不用。」




TBC.

在大天狗覺醒外觀可以脫下面具前,我真心覺得覺醒後好醜

難怪大家都要用覺醒前的外觀到處跑

但自從看到脫下來後的臉......

幹怎麼能帥成這樣(扶額)

整個有種霸道總裁的感覺有沒有!!!(沒有

我突然吃下了覺醒大天狗的安利

如果是這樣,我可以!!!帥臉留在家裡給我給崽看就好!!!

(然而你先搞到一隻大天狗再說)(手裡只有大天狗碎片*3)


估計是真的隔太久沒寫文,最近的我手好生(

我覺得我不會寫了

怎麼寫都好卡好怪O<<


依舊過著沒狗子的一天

一直看到別人結界擺複數以上的狗子

好氣啊(哭暈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