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狗崽]待到櫻花綻放<下上>

寫糧求狗子

前兩篇請走 

含我流解釋,不喜勿入




6.

  「為什麼總對我使用敬語?」

  大天狗問出這句話時,妖狐正在喝茶,這問題來得有點唐突,他略感意外地眨了眨眼,把茶水吞下去。

  「大天狗大人指的是什麼?」

  「現在。」大天狗皺眉道,「為何總稱呼我為大人?你明明比我強。」

  妖狐看著他。

  大天狗雖然是大妖,但畢竟尚未成長完全,與早已是五星滿等的妖狐一比,實力差距自是十分明顯,若依照力量來界定階級的話,妖狐完全不用對大天狗使用敬稱。

  理應是如此。

  可是妖狐卻已經喊成習慣了。幾乎是本能的,在大天狗到來的那一天,他便自覺地稱呼對方一聲「大人」。

  「大天狗大人很介意?」妖狐歪著頭,「可是小生看其他人這麼稱呼您時,您並沒有什麼意見吶。」

  大天狗不說話了,妖狐也不催他,逕自重新為彼此斟滿了茶。

  自從那天的不成文約定後,大天狗在妖狐面前便不再戴上面具,在升上四星後,他的實力有了飛躍性的進步,寮裡的其他式神見到大天狗無不是朝後者行禮並自動讓道,沒有人膽敢與他對上眼。

  只有妖狐還是以當初的模式與大天狗相處,偶爾捉弄一把或是調侃幾句,放肆的舉動讓其他人都不禁為他捏把冷汗,不時提醒妖狐收斂點,怕哪一天大天狗心情不好就把他宰了。

  但其實他們都多慮了,與大天狗幾乎朝夕相處的妖狐心裡比任何人都清楚,對方早已不再是那一等的小奶狗。

  「你不一樣。」最終大天狗淡淡地說,「我對你也沒用跟其他人相同的說話方式。」

  妖狐一愣。

  經大天狗這麼一提,他才突然察覺到這件事,大天狗在跟其他人對話時確實都使用「吾」、「汝」等詞彙,談話的內容一板一眼,沒帶多少溫度,甚至顯得有些高高在上,配合那多數時候平靜無波的雙眼,一開口就能凍得人退避三舍不敢造次。

  可是在面對自己時,大天狗卻從沒有使用過那些字眼。

  這個事實讓妖狐啞然,心臟像扯了一下,好半晌他才吶吶地說:「因為您是大妖啊……豈是小生這種小妖能比擬的。」

  「我比你弱,不應如此。」

  「……您總會變強,畢竟小生也是這麼過來的。」妖狐低頭看著手裡的茶,悠悠地說。

  大天狗貌似不滿意這答案,張開口想反駁,卻被妖狐先一步以扇子按住雙唇。

  「不如大人喊小生做前輩,咱們就算扯平了,如何?」妖狐一反剛才的悵然,笑咪咪地看著大天狗,心想自己這如意算盤打得真不錯,反正像對方這種自尊心如此高的大妖,肯定不會照辦的,他便可以藉機結束這個話題。

  大天狗不發一語,這次他並沒有停頓太久,一口飲盡了杯中的茶水後,大天狗清了清嗓子,傾身向前。

  一瞬間妖狐只看到一汪海洋。

  美好的唇形微張,緩慢而輕柔地說了兩個字。

  「前輩。」

  大天狗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清冷,如冬日融化的溪水,乾淨而清澈,潺潺地流入心裡。

  妖狐頓時就懵了。

  大天狗彷彿沒注意到他的失神,嘴角牽起一抹淺淺的弧度,伸手拿起置於妖狐手邊空了的茶壺:「我去添茶。」

  等到大天狗的腳步走遠,妖狐才緩慢抬起手,遮住自己莫名發燙的臉,腦袋上的一對耳朵染上明顯的薄紅。

  「這也太……犯規了吧。」



 

7.

  妖狐最近總不在寮子裡。

  由於晴明原本固定刷御魂塔八樓的隊友有變動,在缺乏攻擊手的狀況下,寮裡唯三升上五星的妖狐不得不被安排進入出陣名單,正式結束奶孩子的日常。

  大天狗也因此閒了下來。

  他的升星材料尚未湊齊,因此沒有出門練等的必要,在缺乏好御魂的狀況下,既不能帶狗糧,也不能守結界,只能成天無所事事地待在寮裡。

  大天狗身為大妖,骨子裡自是有一分傲氣存在的,再加上他素來少言,配上覺醒後的駭人面具也少有妖怪敢與他親近,大天狗也因此樂得輕鬆,沒了妖狐的日子他便一個人窩在裡院吹笛。

  不得不說大天狗是挺有這方面的天分,一開始不成調的曲子,不過幾日便已轉為優美樂音,幾首曲子被他練得滾瓜爛熟後,大天狗又嫌無聊,化作人類的樣貌跑上街去買了幾本曲譜。

  在辦完事即將離開時,一陣香甜而熟悉的味道讓大天狗不由得停下了腳步,轉而邁步往香味傳來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個賣甜糕的攤販,一塊塊糕點白花花地冒著熱氣,看起來頗令人垂涎三尺,大天狗不是個嗜甜的人,但他卻鬼使神差地買了兩盒。

  白色的糕一入口便化了,伴隨而來的還有膩人的甜味,大天狗眉頭微皺,心想妖狐說的沒錯。

  這東西果然不適合他。

 

  那些糖糕最後全被大天狗送給了寮裡的其他女妖,這反常的舉動自然收獲了眾人吃驚的眼神,大天狗懶得解釋,東西放了就跑,繼續窩回自己的房裡。

  庭院裡的雪慢慢融了,直至今日,大天狗已經一週沒見過妖狐。

  他心裡覺得有些煩,卻又說不上來為什麼,夜裡翻來覆去睡不著時,他聽見了極細微的腳步聲逐漸朝這走來。

  SSR大妖們的一向是住在內院的,每個都擁有獨立房間,而大天狗住的房間又是特別選在寮裡最幽靜的一角,平時幾乎沒什麼人會經過。

  來者並沒有特別放輕腳步,大天狗從被窩裡坐了起來,靜靜地看著那倒映在門紙上的身影。

  門被拉開了。

  「晚上好,大天狗大人。」對方彷彿不意外大天狗沒睡似的,朝他露出笑容,「介意小生進去嗎?」說完也沒等人回答,直接大步一跨進了房間。

  興許是剛從外頭回來的關係,妖狐的身上帶著明顯的寒氣,頭髮上甚至還覆蓋了少許細雪,與溫暖的室內顯得有點格格不入,溫差讓他反射性抖了抖身子,衣服上的雪花因而落到地板上,化成一顆一顆的小水珠。

  大天狗的視線只停在那上頭幾秒便又轉回來,順手扯過一旁的被單給妖狐罩上,動作自然地幫他擦拭著被雪水打濕的髮梢。

  妖狐到嘴邊的話突然被大天狗這舉動給嚇得噎住了,原本的豁達消失殆盡,一時半刻居然吐不出半個字,好半晌才有些磨磨蹭蹭地把懷裡緊揣著東西遞出去。

  「這是……這幾日打的御魂,要成套可能有點困難,但挑一下應該還是能用的。」

  大天狗瞥了一眼妖狐手裡的御魂,時間之短貌似對那些東西一點也不上心,他的目光更多地停留在妖狐臉上,妖狐被那一對湛藍看得莫名發虛,還沒等他開口大天狗便站了起來,一聲不吭地拉開門離去。

  妖狐錯愕非常,回過神的當下便氣不過扯下了被單,把方才小心翼翼捧著的包袱用力地摔在床鋪上。

  自己辛苦了幾天才好不容易搞到這麼一堆金光閃閃的御魂,縱使附屬不見得完美,好歹也都是五星起跳,可大天狗卻一副不屑一顧的模樣,讓妖狐怎麼想怎麼來氣。

  「真是枉費小生的辛勞……」

  「你剛剛說什麼?」剛剛才闔上的門又被唰的一聲拉開了,屋外的月光從門縫透了進來,襯得大天狗的頭髮與那身白色狩衣全滾上層銀邊。

  他不知何時又換回了覺醒前的裝扮,手裡拿著妖狐再眼熟不過的醫藥盒,大天狗問出那句話似乎也沒想要個答案,在妖狐的呆愣的目光下重新坐回他面前,自動自發地著手上藥的工作。

  「螢草睡了,我技術不到位,你將就點。」見妖狐的視線停在自己的臉上,又道,「覺醒後的爪子長,怕傷了你。」

  大天狗說完後便不再開口,專心地幫妖狐處理傷口,而妖狐也因為不小心誤會了對方,尷尬得不知道說什麼好,眼神心虛地看向角落,一瞬間整個房間安靜得只剩大天狗擺弄藥罐的細微聲響。

  魂八的固定隊不上補,隊裡的式神身上掛點彩是在所難免的事,妖狐臉上就有多處擦傷,手上也有幾處滲血的劃痕,平時總是打點得服貼的頭髮此時亂糟糟的,身上漂亮的衣服也顯得灰僕僕,本人卻沒注意到自身的狼狽直接興沖沖地跑來這,大天狗也沒說破,只是默默地幫妖狐把臉上的傷口擦上藥。

  這場景讓妖狐回想起當初,那時還是自己幫大天狗包紮的,轉眼間腳色就對調過來,讓人不禁感嘆時光流逝之快。

  「聽寮裡的小姊姊說,大天狗大人今日轉了性,給她們都帶了點心回來?」妖狐歪過頭,重新開啟了話題。

  大天狗擰緊藥瓶:「上街買點東西,順手罷了。」

  「那可有小生的份?」

  「冷了不好吃。」言下之意就是沒留。

  妖狐抖開扇子,遮住自己的下半臉,一雙眼微微瞇起:「大人真無情,好歹小生之前都有惦記著您的份呢。」

  大天狗從妖狐的表情裡瞧出了贏了一籌的得意,彎起嘴角笑了一聲:「你又知道我沒準備?」

  這下妖狐是真的愣住了,呆呆地看著大天狗從一旁的小木櫃裡頭拿出了一個精美的漆器食盒,放到了自己的手裡。

  打開蓋子,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靜靜地立於其中。

  紅與白色相間的餅皮包著豆沙內餡,將四個尖角全收在中間,一個金黃色的花芯落在上頭,就像冬末裡等待著初春到來便要綻放的花朵。

  妖狐知道它的名字,在他還沒成為晴明的式神時,曾有一次在京都的高檔和菓子店裡見過。

  「未開紅」──是個比起糖糕來得更加昂貴、繼美麗又高雅的上生菓子。

  「糖糕太甜了,不適合你。」大天狗學著妖狐當初說話的語調,一雙冰藍裡的笑意卻很溫柔,「這個比較襯你。」

  妖狐僵直著身子,眼看大天狗的臉越靠越近,他幾乎是閉上雙眼,偋住了呼吸在等待著什麼。

  可惜他預想的狀況並沒有到來,熾熱的呼息停在他面前幾秒便抽離,大天狗只是伸手撥了撥妖狐亂了的瀏海:「你身上有傷,今晚就別去跟其他人擠了,睡我這吧。」他將收拾好的藥盒拎起,起身將既大且溫暖的房間留給妖狐。

  「晚安。」

  妖狐沒有回頭看大天狗離去的身影,視線始終停駐在手裡的未開紅上,角落搖曳的橘紅色燭火跟他臉頰染上的色彩竟是無二分別。

  妖狐抖了抖耳朵,語氣不知道該說是埋怨多點,或是遺憾多點。

  「……這個傻愣子。」




TBC.

想知道未開紅長怎樣的請見這篇

還未綻放的花朵,也意味著兩人的關係

選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用他了


我就知道以我的尿性,上中下絕對寫不完

已放棄治療


覺得四星滿等的狗子已經很會撩了

但他自己沒意識到這就是撩(欸

崽一直被他撩得不要不要的但那個罪魁禍首卻啥都沒幹

這當然是有理由的,結局時候會講到

本來送未開紅這段沒預計寫的,怎知就突然碰出來了(扶額)


雖然用著敬語但裡面估計沒有半分敬意,以著平輩的方式對待著大天狗的妖狐

與對著其他人講話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對妖狐卻以平輩方式相處的大天狗

從一開始兩人就沒有把對方當成是比自己弱,或是比自己還高一等的存在

那句前輩當然是故意說的W


這章爆字數爆到我心累

一邊寫還一邊懷疑自己到底在寫什麼

好想要......大天狗(哭出來


明明決定本篇不開車的我,好想開車(打手

7會這麼卡是因為我一直想到有車的劇情啊!!!幹醒醒你的結局都想好了別自己亂陣腳啊!!!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