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雙龍組]風の子守唄

荒X一目連

(雖然CP這樣標但沒啥愛情成分)

因為台版一目連終於要上了,來寫個祭品




  那是他所感受過的、最冰冷的海水。

  幾乎令人血液凍結的黑暗與寂靜緊掐著脖子,令他無法呼吸。

  粗糙的麻繩纏在腳踝上,繩索末端則綁著沉重的大石,帶著他的身子沉入深海。

  他被他的村民們拋棄了,被他所守護著、喜愛著的村民,毫不留戀地拋棄了。

  曾經崇拜敬畏的目光中,如今只剩厭惡,他明明給予過他們那樣多正確的預言,可村民卻忘恩負義,將他獻給了海神。

  比起身體上被毆打的疼痛,左胸處因為被背叛的心痛,更令他感到難受。

  眼眶中流出的淚與海水融為一體,他就這樣帶著絕望的心情沉入了無盡的深淵。



  當荒從夢裡醒來時,一抹溫和的綠在第一時間映入他的眼簾。

  那雙眼裡有著一貫的溫柔,隱約的擔憂在發現他醒來時便散了去,轉為幾乎要溢出來的笑意:「你醒了。」一目連輕聲地說著,不動聲色地移開了放置在荒額頭上的毛巾,轉身將其放入木盆中清洗。

  「......我怎麼了?」荒開口後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十分沙啞,喉嚨和頭部都疼得厲害。

  「昨夜你們從御魂塔回來的路上下了暴雨,記得嗎?」一目連將瓷杯斟滿茶水,扶起荒後遞給他,「本以為只是一場尋常的雨,並不會造成什麼影響。」說到這裡,他的表情變得有些好氣又好笑,「豈知今早起來,你們幾個都病倒了。」

  經這麼一提,荒才慢了半拍想起確實有這麼回事。昨夜回來實在太晚又太過疲憊,懶得沐浴便擦乾身子就睡下了,估計其他人也是這麼辦的。

  呵,說來還真可笑。

  成為式神後,身為妖怪的他們居然同人類一樣都會生病。

  微溫的茶水緩和了喉嚨的疼痛,荒感覺自己好多了:「我睡了很久?」

  「你算醒得早了,只比大天狗晚一點,山兔和座敷以及晴明大人都還睡著呢。」一目連擰去了多餘的水分,用毛巾重新擦去荒因染上風寒而出的汗珠,「睡了一整天你也餓了吧?我去跟博雅大人講一下,順便幫你拿點吃的回來。」

  正當一目連打算起身離去的時候,一個力道揣住了他外衣的下襬。

  「連。」

  只不過一個音節,便留住了風神的腳步。

  「留下吧,我不餓。」

  這自然是個謊言,將近一天的時間未進食,哪可能沒有半分飢餓,可不知為何,荒現在並不想放對方離開自己的視線。

  荒沒有打算對自己這反常的舉動解釋些什麼,可善解人意如一目連,又怎會不清楚對方所隱藏的意思,他重新坐了下來,翡翠綠的雙眼眨了眨:「......做惡夢了?」

  荒別過了臉,看似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一目連也不催促他,靜靜地耐心等待著。

  許久後,荒才轉回目光,再次開口。

  「我夢到了......以前的自己。」他的語氣很淡,就像是在講述別人的故事,「那時候我明明預言對了這麼多次,也救了他們無數次,卻只是幾次預言錯誤就被說成騙子,最終被......」荒抿著唇,將最關鍵的內容隱去,幾秒後他嗤笑出聲。

  「以前的我,真是好愚蠢、好天真吶......傻到對人類產生感情。」


  這個故事於一目連來說並不陌生,在他成為晴明的式神前、在他被信徒遺忘後,曾聽聞過一次。

  日復一日守在不會有信徒來參拜的神社裡,風神始終沒有離去,而為一目連帶回各地情報讓他不至於太過無聊的,便是他的護身龍神。

  那個海邊的小村莊從迎來了神之子後他便一直關注著,看著村民的生活逐漸變得富裕,臉上也開始充滿笑容,即便他們所信奉的並非自己,一目連也感到欣慰。

  所有的一切看似都往好的方向前進,以至於在聽聞噩耗時他才會那樣錯愕,甚至短暫地離開了自己所守護的神社。

  等他到達那裡時,見到的便是被漆黑得與夜色融成一片的海所淹沒的村莊,原本生機蓬勃的模樣再不復見,在幾乎要溺死人的寂靜中,一目連看見了他。

  墮落成妖怪的神之子。

  少年的頭髮和衣服濕漉漉地滴著水,彷彿剛從水裡上來,肌膚蒼白得沒有血色,一目連想,那孩子應該是很冷的,否則那雙眼睛不可能沒有任何溫度。

  銀白色的龍於虛空中現形,溫柔地環住了少年單薄的身子,那雙墨色裡終於有了點別的情緒,他抱住了屬於自己的龍神,一對肩膀小幅度地顫抖著。

  看著這一幕,一目連的左胸處感到了疼痛。

  此時眼前的荒,與他那一夜所見的少年身影,莫名地重疊在一起。

  一目連雖然並不贊同荒的做法,卻也沒有指責他。畢竟每個人的感受不同,即便他被人們遺忘,甚至最後失去了神力墮為妖怪,他依舊希望能守護自己的子民。

  這是「一目連」的選擇,而不是「荒」的。

  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對錯。


  見一目連好半天沒回應,荒自覺有些說得太多了,有些懊惱地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抱歉,剛剛的話當我沒說,忘了......」

  「荒。」一目連少見地打斷了他的話,掌心貼上荒覆蓋在雙眼上的手背,「你沒有錯。」

  荒一瞬間變得僵硬的身子並沒有逃過一目連的視線,但他還是還是繼續說下去:「不管是你曾經對人類的溫柔,亦或是你之後的報復,你都沒有錯。」

  「會感到恨,是因為,你也曾經那樣地愛著他們。」

  一目連的手腕突然被荒的另一手抓住了,但後者僅僅是握著而已,沒有任何其他動作。

  那雙冰冷得彷彿浸在海中的手,如今已恢復到令人感到舒服的溫度。

  「連......我想再睡會。」

  風神露出了了然的笑容:「好,等你醒來我們再一起去用餐。」他傾身,在對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

  溫柔的風輕輕地吹了起來。


  「這次,願你有個好夢。」




FIN.

畢竟台版還沒上的關係,其實對這兩隻雖然很喜歡但並沒有很熟

找了番外和兩人傳記研究,大概還是很我流理解

我試著想傳達兩人相似相異的部分,以及連對荒的理解

就像我文裡說的,兩人的曾經儘管有相像的部分,最後卻走出完全不同的結果

並沒有所謂的對錯,是彼此的個性導致,那只是他們的選擇而已

我想在其他故事裡的話,我可能會著重描寫兩人矛盾的部分,但這邊只是單純想要一種理解的情感

如果不曾有愛,那也不會有恨

我最想做的也許是想讓連去擁抱住當年孤單的那個少年荒

BTW,讓連用覺醒前外觀是我私心(大家:並不想知道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