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CWT48首日在K47!!!

有新品壓克力夾子,被工作和感冒追著跑所以沒新刊......其餘因為數量太少沒完全列出來(?) 歡迎直接來攤位上看XDD

結果LO忘記放工商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爆炸  通霄完送印檔案後整個ㄎㄧㄤ了

本子有順利送印了,預計CWT12會找寄攤ㄅ


第一張是認親卡之一,畫了鎮墓獸和狗崽

為啥是鎮墓獸因為我馬甲是鎮墓獸(ㄍ

第二張是戰利品,幾乎都是認親卡XDD

本子反而沒買多少

大家好會畫畫!!!

有人堅持要把我TAG上去WWW

只好放一段試閱,但只是燈和狗的互動(幹)



  青行燈和大天狗的相識也算是種孽緣了,兩家的父母感情極好,所以兩名孩子也就毫無意外成為漫畫裡頭常見的青梅竹馬,從入幼稚園開始直至升上高中時青行燈去讀私立女校,兩人才終止了同班同學的關係,豈料出道後又碰到一起,只能說世界還真小。

  兩人對彼此的個性和黑歷史也算是知根知底了,所以青行燈也懶得在大天狗面前裝文學少女了,直接切入重點:「讓我猜猜,是不是你家那隻小狐狸又怎了。」是肯定句不是疑問句。

  大天狗沒否認,算是間接證實了女子的話。

  「你啊,一談起戀愛就跟變了個人似的。」青行燈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是無奈還是感慨,她低頭看著自己指甲上的今秋新指彩,「說吧,這次是什麼問題?」

  「沒什麼。」大天狗將視線別過一旁,一副不想多說的模樣。

  大天狗在一般人印象裡就是個高冷擔當,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他要是不想談,沒人可以逼他開口,可青行燈又哪是一般人,根本不用動腦子就可以看出她的老朋友這是鬧彆扭了,那表情神態還真是從小到大都一個樣,沒點長進。

  青行燈內心默默吐槽,表面上卻依然笑臉盈盈,她將雙手搭上大天的肩膀,下巴枕著交疊的手掌,饒有興味地問道:「真不說?指不定我可以給你支個招呢。」

  「不用了。」大天狗維持著雙臂交疊在胸前的姿勢,只讓頭歪向與青行燈相反的方向,語氣平板地拒絕了。

  青行燈見大天狗閉上眼睛,一副不想與自己多談的模樣,也不氣惱,漂亮的眼珠子一轉,開始思考起妖狐到底是做了什麼才讓大天狗心情煩悶。

  在她的記憶裡,自從大天狗和妖狐開始交往後,每次只要大天狗有接單人工作的狀況,他總是會在結束時打電話給妖狐告知一聲,討論一下這之後的安排。

  可是剛才他卻只是拿手機出來看幾眼就收了回去,感覺起來也不像吵架,那就應該是兩人目前處在無法隨時見面的狀況。

  青行燈努力地回想了下,在今天的攝影開始前,花鳥卷同她聊天時似乎有稍微提到,妖狐接了一個工作這幾天飛北海道,打算順便在老家待幾天,最快也要下週才會回來。

  大天狗難不成是因為這件事不愉快?這想法才冒出來就馬上被青行燈自己否決了,與大天狗認識這麼多年可不是假的,她不認為她的友人會因為短短幾天沒辦法與戀人見到面就情緒低落,畢竟那可是當初光是暗戀就耗了三年、告白後又足足等待了幾個月後才真正把人追到手的大天狗啊,這樣的耐心在他們這圈子裡也算是少有的。

  嘛,雖然相比之下自己好像也不惶多讓就是了。

  既然不是這個原因的話,那還會有什麼理由呢?青行燈掐指算了算大天狗和妖狐的交往時間,像是突然察覺了什麼似的彈了手指,她湊到對方耳旁,用只有兩人聽得見的音量問:「說起來,你們兩個交往是不是快滿一週年了?」

  大天狗渾身一震,一雙海藍色的雙眼充滿詫異,一見這表情青行燈就知道自己猜對方向了。

  「是妖狐做了什麼?嗯......看你的反應估計也不是......啊我知道了,反而是他完全沒有對此有任何表示,我猜得對吧?」

  大天狗此時的表情可以稱得上五味雜陳:「連你都知道......為什麼妖狐他......」

  青行燈聳聳肩:「誰知道,搞不好他其實記得,只是想吊著你罷了。」有時候她都為自己老友耿直的個性感到困擾,要是妖狐有心的話,把大天狗耍到團團轉應該也是沒問題的吧。

  「燈......妳現在是不是在同情我。」

  「沒有。」


TBC.

對不起我好愛寫兩人是損友關係(幹



聖像踐踏:

截一點跟紫月 @絕望天堂 的突發合本封面,下禮拜的only要出的😫!希望可以趕上;;是娛樂圈paro的文+插圖本,這邊看手速再追加漫畫。

 

啊....也想再弄個小料TT....

【CWT46攤宣】

又是非常極限的......

明天在G18,除外還有陰陽師ONLY的宣傳單可供領取!!

然後今天趕出了一份雙龍組無料

封面和內頁排版如圖2.3,約三千字,內容在場後會公開

只要來攤位上回答雙龍組相關問題或是出示遊戲內所擁有的任一雙龍組畫面即可領取!!

歡迎大家來玩

差點忘記丟這了

5/28 陰陽師ONLY

在四条通3番

除了突發新刊外,還有兩位小夥伴的周邊也寄賣在我這XDDD

歡迎大家來玩!!!



下面收一點新刊試閱↓


  妖狐終於彎起嘴角,足尖一點開始在庭院的櫻花樹下舞了起來。

  他的雙手各持一把摺扇,潔白的長袖隨著旋身的動作在周身舞成了一個個圈,踮起的腳弓成了美好的形狀。也不知道妖狐施了什麼樣的術法,半透明的薄紗始終隨著他的動作翻飛如蝶翼,卻不淘氣地離開它應待的位置,桃花似的眼裡頭承載著幾乎要滿溢而出的笑意,有種與平時笑容不同的魅惑與風情萬種,一對扇子在妖狐手中舞成了花,襯著月色和飄落的粉嫩櫻瓣,畫面是那樣奪人目光。

  直到一曲畢,都沒有人發出半點聲響,甚至是等妖狐笑著行完禮入座後,眾人才像是從夢中驚醒,給予遲來的歡呼和掌聲。

  「大人。」妖狐沒去跟其他熟識的式神擠一塊,而是跑到大天狗所在的角落,不客氣地一屁股坐在他身旁,見對方依舊沒回過神的模樣,心情很好勾起唇角,「還喜歡嗎?小生為您獻上的這支舞。」

  「......你跳的這是什麼?」大天狗既沒點頭也不否認,而是巧妙地轉移話題。

  「祭神舞,以前在神社偶然看到巫女小姐姐們跳,便記著了。」妖狐將扇子收入懷中,給自己斟了杯酒,「小生改編了一部分,畢竟那舞整套照搬的話未免太無趣了。」他將杯緣抵住了唇,卻不馬上喝下,而是頭一歪靠上大天狗的肩膀,從下而上的角度瞅他,「再說呢,咱們這裡可是有的啊,神明大人。」

  大天狗看著妖狐,他身上的薄紗還未取下,在月光的照射下產生一股朦朧的美感,眼角的紅色妖紋因為酒精的影響變得越發艷麗。

  大天狗覺得有點渴,連忙將杯中的液體一飲而盡,試圖緩解喉嚨飢渴的感覺,可惜他忘了宴席上只準備了酒水,這一杯下肚讓大天狗感覺身體變得更加燥熱,抬手想取酒壺的動作被身旁的妖狐看穿,眼明手快地擋了下來。

  「大人。」妖狐的手放在大天狗的腿上,整個身子幾乎有一半靠上他,「您這是單純想品酒,還是渴了呢?」

  大天狗盯著妖狐那雙水潤的唇,喉結上下滑動,腦中浮現出剛剛青行燈同他講的話。

  最終身體比大腦更快反應地低頭吻了上去。

  兩人坐的位置雖屬偏僻,好歹也算是公眾場合,大天狗不打算做得太明目張膽,如蜻蜓點水般一觸就離。

  碰觸的時間太過短暫,他只覺得品嘗到一絲絲甜味。

  儘管這吻來得突然,妖狐的表情卻完全沒顯露半分意外,反而意猶未盡地舔舔唇,趁著沒人看往這個方向時,起身拉著大天狗的手,悄悄地溜出了宴會會場。

  他們並沒有離開太遠,才拐過一個轉角妖狐就被大天狗按在走廊的柱子上。

  妖狐一瞬也不眨地以那雙蜜金看著眼前的大妖,對方那危險的眼神讓他覺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住的獵物,卻又帶來不可言說的興奮感。

  他任由大天狗扯著薄紗的兩側將自己拉入懷裡,仰頭主動迎合對方的親吻。


試閱到此-------------

[狗崽]自殺式美學

因為狗子的皮實在太醜

忍不住寫了審美觀有問題的狗崽現代趴


  身為學生會長的大天狗,品學兼優十項全能,而且還頂著一張帥得沒天理的臉,根本是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卻極少有人知道,看似完美得天妒人怨的大天狗,私底下其實有嚴重到無藥可救的選衣障礙。

  他的穿衣品味究竟有多糟呢?

  舉個實際案例,當初妖狐第一次約大天狗在假日去看電影,到了碰面地點時,他差點沒忍住當場掉頭就走。

  綠色上衣搭深紅色長褲,你當自己是聖誕樹嗎?

  妖狐頭痛得幾乎想把臉抹平,突然理解了大天狗的前幾任女友為什麼會提分手。

  女孩子嘛,誰交了帥氣的男朋友會不想炫耀一番,出門約會走路都有風...

[狗崽]縱容

隨筆小段子


   交往後大天狗才知道,妖狐是屬於會對戀人撒嬌耍任性,外加故意刁難的傢伙。

  別看平時他對寮裡的其他女性式神風度翩翩的模樣,到了大天狗這邊就完全變了個樣。妖狐仗著自己來得早,把帶狗糧和刷御魂塔等等不喜歡幹的活全都丟給大天狗,自己則是得了空就跑到街上玩耍,整日裡遊手好閒,愜意得不得了。

  由外人看來這行為萬分不可取,可偏偏大天狗還真慣著他了。

  就連現在,連編髮辮的工作都不自己動手了。

  大天狗看著妖狐朝自己遞出的梳子,內心嘆了口氣,臉上卻沒什麼表情,順從地接了過來:「照你平常的綁法?」

  妖狐眨了眨眼,歪著腦袋:「大人只有這種感想?」

 ...

給 @李凝冰  遲到的生賀(?)

半夜畫完的,就順便當白情賀圖吧(被阿冰幹掉)


本來想要連崽的嘴巴一起遮的,結果畫完剛剛好沒遮到(黑人問號)

算了就這樣吧

還是覺得崽的衣服超級有夠難畫(死亡)

結局想好了但沒辦法順利從腦袋裡擠出來

所以這幾天都不務正業畫圖(被揍


吃狗崽的妹子們應該還是崽控居多

狗推的我估計是個少數中的少數TWT

狗子這麼帥嗚嗚嗚,祭品都獻上了求你快來(好

[狗崽]習慣

※全程第二人稱,不喜勿入

※沒提名字,沒用慣性自稱,懂則懂

※現代PARO


  習慣是件很可怕的事。

  它總是不知不覺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歡迎光臨。」年輕的女性店員笑容可掬地朝每一位客人打招呼,在看清是你後,笑容變得越發燦爛,「先生您好,今天也是一樣的嗎?」

  你淡淡地答:「嗯,老樣子。」

  「好的,請稍等一下。」女店員朝後方喊道,「一杯熱拿,糖正常牛奶雙倍!再一杯熱黑咖!」

  在咖啡準備的期間,你低頭看著玻璃櫥窗內的蛋糕,思考著今天該買哪一塊好,眼角餘光不經意瞥到角落有一款從沒見過的新口味。

  「那是最新發售的草莓季限定蛋糕。」店員注意到你的視線...

[狗崽]待到櫻花綻放<下上>

寫糧求狗子

前兩篇請走 

含我流解釋,不喜勿入


6.

  「為什麼總對我使用敬語?」

  大天狗問出這句話時,妖狐正在喝茶,這問題來得有點唐突,他略感意外地眨了眨眼,把茶水吞下去。

  「大天狗大人指的是什麼?」

  「現在。」大天狗皺眉道,「為何總稱呼我為大人?你明明比我強。」

  妖狐看著他。

  大天狗雖然是大妖,但畢竟尚未成長完全,與早已是五星滿等的妖狐一比,實力差距自是十分明顯,若依照力量來界定階級的話,妖狐完全不用對大天狗使用敬稱。

  理應是如此。

  可是妖狐卻已經喊成習慣了。幾乎是本能的,在大天狗到來的那一天,他便自覺地稱呼對方...

[狗崽]論情人節正確的送禮方式

※標題取名廢

※現代校園PARO,所以拔掉了妖狐自稱小生的設定


  情人節是女生們的戰爭。

  這個說法真的一點也不誇張。

  每年的這一天,女孩們總是使出渾身解數,有些人挽起袖子進廚房,費盡心思研究食譜;有些人則是逛著一間間的商店,對著裡頭的諸多商品精挑細選。為的都是能將最完美的巧克力送給自己心儀的對象,幸運點的話,說不準能直接與對方成為戀人。

  可謂成敗在於一日。

  情人節同時也是男生們的戰爭。

  巧克力的數量會很現實地反映了一個人的受歡迎程度,通常學校裡的萬人迷總是會收到小山般高的巧克力,比那低一階的話就是拿到三四個,除非人緣太差,不然再怎麼樣最少都會有一...

「大天狗大人,你不覺得......咱們現在的姿勢有點怪嗎?」

「是嗎?吾不認為。」


------------------------------------

崽莫名地感到危機(O


不務正業畫個圖,姿勢有參考資料

才發現自己好久沒用繪圖板了,大概是自從換新電腦開始(

沒大天狗的人只能一直靠網路資料,覺得虐TT

看看祭品有沒有用嗚嗚

[狗崽]待到櫻花綻放<中>

寫糧求狗子

上篇請走


4.

  早些時候,妖狐身上總是會習慣性帶上一些糕點。除了便於向美麗的小姑娘搭訕外,他自己也很喜歡。

  只是在晴明抽出大天狗後,這項愛好便得省下來了。

  他們的寮子並不富裕,白蛋黑蛋的數量有限,平時存下來的勾玉全拿去買藍票了,寮裡的第一個SSR還是晴明拿到非酋中級成就後才來的。

  儘管資源算不上充裕,每升一隻五星都要省吃儉用好幾天,晴明卻不會讓任何一個四星式神成為祭品,每個人的御魂都是獨立一套,從沒有彼此借來借去,到最後穿錯衣服的尷尬狀況發生。

  對此妖狐還是很滿意的,覺得自己的待遇比其他寮的崽好上一倍不止。

  當然,能不需要帶孩子會更...

[狗崽]待到櫻花綻放<上>

寫糧求狗子

對,我家還沒有大天狗(哭暈廁所)

第一次寫這對,有可能會OOC

除了沒大天狗外,其他都是寫自家狀況(說著就難過)


1.

  大天狗是在一個降雪的日子到來的。

  那天特別的冷,妖狐難得沒有去外頭尋找自己的命定之人,而是挨著走廊上的柱子坐著,邊捧著桃花妖和螢草給大家煮的紅豆湯小口小口的啜飲,不用出門打大蛇和石距的日子愜意得讓他晃了晃身後的尾巴。

  要是再來個漂亮的小姊姊陪伴就更加完美了。

  正當妖狐瞇起眼睛這樣想時,從召喚房裡突然傳出驚天動地的尖叫聲,嚇得他差點沒拿穩手裡的碗,不由得狐疑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此番大動靜自然也驚擾到寮裡的其他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