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白起淺褐色的瀏海被海風吹得略顯凌亂,帶出一股狂放不顛的味道,身後橘紅色的晚霞是渾然天成的顏料,將藍色的天空刷出一片好看的漸層,他身上的白色外套在風中翻飛著,儘管背著光,那雙琥珀色的眼卻如同身後即將沒入海平線的夕陽般,閃著攝人心魂的色彩。

  白起的嘴角扬起了淺淺弧度,他站在那兒,整個人彷彿要與夜色融為一體般的靜謐,落日的餘暉在他身上繡上一層金邊,讓他看起來就像是發著光,既閃耀又好看,令人移不開眼。

  你不由得看呆了。

  似乎是注意到你停留在他臉上的視線,白起轉頭看你,不解你失神的原因,納悶地開口詢問:「怎麼了嗎?」

  「我......」你似乎不知道怎麼回答,莫名地漲紅臉頰,一時間倒看起來有些手足無措。


  因為在剛剛那一瞬間,你的心跳失控了。

  你突然好想親親你的學長。



                                                                               --------白起‧落日餘暉


ღ獲得白起的朋友圈【舊照片】

 獲得牽絆 ☑

ღ獲得白起的短信【白起私人景點】

 牽絆升星‧三星 ☑

ღ獲得白起的電話【海邊邀約】

 牽絆進化 ☑



>>>>>對不起我亂掰的(被打

只是突然腦中出現這畫面就試著畫畫看了

結論,從沒畫過逆光的我完全畫不出學長的帥(大哭

Q:請問這套服裝是基於什麼概念設計的?

A、想將老公的形象穿在身上

B、想跟老公穿情侶裝

C、愛老公,愛LO服

D、以上皆是

都擠?(幹)


答案是以上皆是,真的很喜歡LO風的衣服(雖然因為自己不適合所以沒穿過)

雖然因為感冒整個人狀況很差但還是管不住想設計的腦

我是搞事能手小心心(X

請大家繼續愛我(被丟雞蛋)

[戀與][白起X你]疼

※非常短小的隨筆


  你跟白起不常吵架,他幾乎什麼事都依著你,最多就是吃醋時生個悶氣,你只要順著毛摸,沒一會兒他就會像平常一樣露出笑容摟你入懷。

  他是捨不得跟你生氣的。

  所以像這種兩方對峙的場面還是你們倆在一起後發生的頭一遭。


  「你到底在氣什麼?你說出來,我......」白起的語氣難得焦躁,他不在你面前時候是不太笑的,高傲得像頭狼,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而此時大灰狼有點狼狽地看著他的小紅帽擺出氣鼓鼓的表情,一百八十一的個子站在那有些手足無措,琥珀色的雙眼看著你,猶豫了幾秒後軟了態度,小聲補充,「......我不見得改得過來,但會盡力。」

  白起能有什麼...

戀與製作人(X

戀與製鞋人(O


既昨晚的學長款短靴後,我終於在今天起床後到現在把剩下三雙撸出來了!!!(普天同慶)

腳和基礎鞋型是找拍賣網和估狗的圖參考的


我只能說這真是快燒光我的腦細胞

論設計難度:懟懟>許墨>學長>洛洛

論所花時間:洛洛>學長>許墨=懟懟

看這反差(

個人偏好短靴,但其實洛洛的娃娃鞋才是我最拿手的鞋款(可是從沒穿過)


學長的主要是以他的外套來設計,覺得鍊子實在很帥,警徽當然不能少,還有外套上的花紋(?)也一起放上了

懟懟的就是他的一身黑西裝了,鞋根有放襯衫紋路(?),和紅酒色的鞋底XD

這邊說明一下其實扣的地方是藏在時鐘下方,內側的那個只是仿手錶的假設計,不能打開的!!金色鍊子上的是金色小布丁和紅寶石玫瑰

許墨的基本上是透膚設計(?),蝴蝶翅膀是半透明的,前端蕾絲也是可以看到肌膚的,許墨在我的印象裡就是紫色和白色。我在涼鞋和高跟鞋&魚口選很久,最後還是選了有點小心機的魚口鞋(

洛洛的完全就是我最喜歡的偏蘿莉塔風格的鞋子,音符和皇冠有用跟洛洛眼睛同顏色的小寶石點綴,琴鍵蕾絲就是代表作曲啦!


以上是簡單設計理念

其實完全沒有設計這種腳色印象化鞋子的經驗,第一次嘗試,希望大家能喜歡了><!

想要有一雙老公的鞋子!!!!(O


本來想說看能不能四個人的鞋都生出來

結果沒靈感......只能先搞定學長的嗚嗚

其他三雙未來有機會再......


四人的鞋子都設計好了!!走這

[戀與][白起]那樣愛你

※白起X你,第二人稱視角

※時間線混亂可能(?)

※涉及主線第七章劇情


1

  手機的震動聲將你從深陷工作中的思緒拉了回來,你下意識揉揉酸澀的眼,低頭打開前幾秒鐘收到的短信。

  「到家了嗎?」

  熟悉的關心話語映入眼簾,你禁不住彎了眉眼,慢慢打字:「還在加班呢。」

  「結束後跟我說一聲,我送你回家。」

  你打量了手邊剩餘的文件,思考了會後回覆過去:「再十分鐘可以告一段落。」以往總是覺得這樣太麻煩對方,習慣性先推辭幾句,後來發現沒法起到作用後,你也就不再堅持。

  「好,我去接你。」

  那頭的回覆來得很快,看到這簡單幾個字,你的嘴角不自覺揚起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