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葉周]神隠しの恋

妖怪paro

標題亂取的我不懂日文(淦)

OOC注意+各種私設




 

  背著自己的書包,周澤楷動作迅速地穿梭在森林裡,此時他的模樣可以說是萬分狼狽,原本白皙的襯衫上滿是血污,頭髮凌亂還沾上些樹葉,腳下踩的運動鞋全是泥濘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顏色,俊俏姣好的臉蛋上已不復乾淨,上頭有著多處擦傷,但是周澤楷完全顧不了這個,只是一個勁地向前衝。

  還不夠……必須要更快……

  周澤楷不知道自己已經跑了多久,也不清楚他究竟跑了多遠,他只明白自己必須繼續跑下去,因為後頭追趕他的聲音完全沒有變少,反而因為他跑出這段距而加入越多。

  ──好美味的味道。

  ──人類,好香啊,快抓住他!

  ──沒聞過這麼好吃的味道,把他給我!給我!

  那些聲音幾乎就在他耳旁不斷叫囂著,周澤楷知道自己不能回頭,他咬緊牙根繼續向前邁步。

  雖然隨著他年齡的增長,妖怪們惡作劇的手段逐漸變得惡劣,但總歸還是能應付的程度,可是今天,那樣的惡作劇卻直接晉升為攻擊了。

  周澤楷不懂為什麼就像是突然跨過界線一樣被妖怪們群起圍攻,只能持續跑著,腦袋亂哄哄地幾乎無法思考,儘管知道持續這樣的狀態下去也沒個結果,他也不能停。

  會死,只要停下來就會死。

  就算有這樣的認知也沒用,因為周澤楷找不到救兵,自己這樣的體質太特殊,光是會看到妖怪這點就被當異類,更何況此時要找到有靈能力的幫手,那簡直好比中頭彩了。

  周澤楷逐漸深入森林裡,他開始感到脫力,也許傳說妖怪聚集的地方會充滿瘴氣這不僅是傳言而已,他一個踉蹌被樹根絆倒在地上,掙扎著爬起後就被沉重的精神壓迫逼得再站不起身,只能倚靠著一旁的樹幹試圖穩住自己的身體。

  周澤楷不住喘氣著,斗大地汗珠從他臉上不停滑落,他眼神死死盯著從他剛剛跑來的方向,樹蔭造成的大片黑暗裡似乎有什麼東西蠢蠢欲動,周澤楷吞了口口水。

  那彷彿就是一切開始的前奏,無數隻長相醜惡的妖怪瞬間竄了出來,張牙舞爪地想將眼前的美味佳餚吞食殆盡,周澤楷伸手想抓起附近的木棍作抵擋,可惜妖怪們的速度實在太快,他才剛抬起手攻擊就轉瞬即至,周澤楷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肩細的利爪往自己門面抓來。

  然後停在他眼前三公分處。

  像是突然被什麼看不見的屏障阻擋,眼前的妖怪們使盡全力卻無法再縮短這之間的距離,周澤楷驚魂未定,尚未搞清楚狀況時他便聽到從自己上方傳來的好聽嗓音。

  「還想著怎麼吵成這樣打擾哥睡午覺,原來有小朋友闖進來了啊。」那上頭的聲音聽起來帶了股懶洋洋的味道,「嘖嘖,居然還被這麼群醜不拉嘰的東西纏上,小朋友你運氣真夠差的啊,你──」對方的話到這邊突然停了,像是發現什麼而感到驚訝,周澤楷此時的精神壓迫還在,他根本無力抬起頭看對方到底發生什麼事。

  接著他便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落在他前頭,背對著他朝著一干妖怪伸出了手,「喂,這孩子是我的人,知道的就放棄趕快回家洗洗睡吧。」

  ──那是我們先看到的獵物!

  ──交出來!交出來!

  「唷,給你們方便當隨便啊?」隨著最後一個字的落下,以他兩為圓心散出了一陣威力強悍的氣波,一眾妖怪因為抵擋不了這波攻擊被逼得退了好幾步,他們開始害怕地顫抖,發出了難聽的怪叫。

  「話不說第二次啊,再不走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若說剛才是不可見的威壓,這次就是可見的妖力波動了,艷紅色的流紋開始在男人周身轉動,方才還漫不經心的聲線此時帶著一股危險的味道,「滾。」

  語畢,原本還嘈雜不已的四周瞬間安靜下來,一隻隻妖怪眨眼間便逃得沒影,眼前那人才像是終於鬆口氣似的手一揮解除了周澤楷的精神壓迫,他頓時感到輕鬆許多,還沒來得及道謝他便看到對方轉過身蹲下,讓自己的視線與他同齊。

  「還好及時發現啊,再晚點你可就沒救了。」伸手撥了撥周澤楷凌亂的瀏海,對方叼著菸斗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沒事吧?小周。」

  周澤楷驚疑不定地看著眼前這張他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愣愣地開口。

  「葉……修?」



 

  周澤楷原本是看不到妖怪的。

  直到七歲時某一次出遊遇上連環車禍,雙親在這場意外中喪命,他卻幸運地逃過一劫……不,應該不能說幸運,他的命是被母親救回來的。

  父親當場死亡,年親的女性則是在意外發生的當下就將周澤楷護在懷裡,他看著慈愛的母親以身體作盾為他擋下了前方貨車上因衝擊滑落的鋼筋,其中一根就插在她的右肺上,嘴裡咳出的溫熱血液濺上年幼孩子的臉龐,周澤楷完全愣住了,年幼的他身體在母親懷裡顫抖,墨色的水靈大眼蓄滿淚水,他什麼話也沒說甚至沒哭出聲音,一雙小小的手只是抓住母親環住他的臂膀,微弱的力道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澤楷……你會得救的,要活著,你一定要……活下去,記住……媽媽愛你。』

  說完這句話年輕的少婦便無力地靠在他身上嚥下最後一口氣,嘴角還掛著一貫溫柔的笑容。

  年幼的周澤楷抱著母親的屍體,雙眼像是壞掉的水龍頭不住落下淚水,他將下唇死命咬得都滲出血,楞是沒哭出聲音。

  不能哭……爸爸說男孩子要堅強,而媽媽說最喜歡自己的笑容,所以……不能哭。

  他就這樣靜靜地等待救援,因為他們車的位置是比較中段的位置,連環車禍的牽連數量又太多,幾乎是造成整個路段的交通癱瘓,等周澤楷被救出來時已經是兩個小時過後了,被從車廂救出來的那一刻他便昏了過去。

  等他醒來後已經是隔天傍晚了,正好趕上了父母親的入殮,儀式的過程裡他什麼也沒說,只有泛紅的眼眶證明他確實哭過。

  然後便是一些財產的分配和他的撫養權問題,眾親戚踢著皮球誰也不想擔這個麻煩,卻又為了大筆財產爭得臉紅脖子粗,周澤楷只是靜靜地坐在角落,抱著父母親的遺照一聲不吭,他對於自己之後會怎樣完全沒個底,成為誰家的養子他都不在乎。

  只要能活下去就好。

  不管遇上什麼惡劣的環境,他都會活下去。

  最後他被交給父親的姐姐扶養,對此周澤楷沒有表示什麼意見,只是乖巧地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便跟著對方離開。

  他原本以為自己會就這樣平凡的過下去……如果他夠平凡的話。

  對於發現自己的不對勁,周澤楷並沒有用上太多時間,不過搬去新家幾日他就發現異常,他開始看得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會知道只有自己看得到是因為那些東西出現時,身旁沒有人將視線定在它們上。

  只有他。

  周澤楷並沒有將這事說出來,他清楚只要說出來自己就會被當成異類,於是他一個人默默藏著這個秘密,幸虧他本來個性就靦腆,話少其他人也不太意外。

  直到他十歲時,他這秘密才被據說是住在附近的鄰居發現,那人也是看得到的,在發現遇到同類時周澤楷很是欣喜,也不知道怎地就開始跟前跟後了,對方也沒有感到困擾,總是跟他約在黃昏後見面,教給了周澤楷許多關於妖怪的一切知識。

  可這並沒有持續太久,一年後對方就毫無任何預警地消失了,周澤楷雖然有試過尋找對方,但無奈於他只是個小孩子,所掌握的訊息又太少,最後只能不了了之,然後同一年,因為被姑姑的小孩發現了自己看得到妖怪的事實被送到孤兒院。

  周澤楷雖然知道這個秘密一旦曝露就不能在這待下去,但他沒想到這天會來得這麼快。

  他扛著行李準備踏入孤兒院的時,被他的姑姑叫住塞了一本存摺和印章給他。

  『澤楷,這是你爸爸留下來的遺產,姑姑一直幫你存著,以後自己生活要小心,姑姑沒辦法再照顧你了,對不起。』

  周澤楷愣了愣,點頭表示明白,然後給予了眼前這個當初願意收養自己的親人一個擁抱。

  那筆遺產不是小數字,他以為不想收養自己的姑姑卻將那筆錢全部留給他,於是他在升上高中時便一個人靠著存款搬到外面,為了不惹上麻煩,他除了不太與人交談外,也盡力不跟人有過多牽絆,雖然以周澤楷這出眾的模樣想要做到這點真的很困難,走到哪都引起注目。

  而今天是他的十六歲生日。

  在放學前周澤楷就感覺到很多道視線注視著他,踏出校門那一刻那些虎視眈眈的視線全成了鋒利的刀刃直刺著他,感覺到危險的周澤楷本能就奔跑起來,如果就這樣回租屋處肯定會造成其他人的困擾,所以他選擇往人煙稀少的地方跑,像是被獵狗緊追不放的兔子,只能一個勁的狂奔,一路嗑嗑絆絆逃到深山裡。

  直到剛剛。




 

  周澤楷將這塵封已久的名字喊出來時帶著非常大的不確定,畢竟彼此已經五年左右沒見,以小孩子的記憶力想要將當初認識的人從腦海裡挖出來還是有點難度的。

  但是周澤楷記得無比深刻。

  他記得這張臉,總是在他需要的時候給予他微笑,他記得那聲音,在他沮喪時總是會說些不著邊際卻可以安慰他的話,他記得那雙手,曾經牢牢地牽住自己,在他被妖怪耍得團團轉而迷路時,帶著他回家。

  可他卻從不記得對方還是隻妖怪。

  再怎麼說,對方頭上那對擺動的動物耳朵還是騙不了人的。

  狐狸……是狐狸吧?他記得生物課本有教過,那對耳朵跟課本上的圖片完全一樣。

  「葉修?」

  周澤楷的語氣裡滿是不確定,可惜他都還沒把他的疑惑問出口,對方就焦急地按住他的雙唇。

  「噓──別一直喊我的真名啊,這要被其他別有居心的妖怪聽到很嚴重的!」

  周澤楷困惑地眨眨眼,點點頭表示自己不會再說,對方才鬆口氣放開手,開始低頭檢視他的傷。

  「嘖嘖,小周你弄得真夠嗆啊。」對方邊說著邊使用著妖力幫他治療起較嚴重的傷口,被葉修手上發出的光觸及的地方很溫暖,不一會兒血就已經止住了。

  「抱歉啊小周,我這方面的法術不太拿手,晚點再帶你去給我們組上的人處理完善點。」

  周澤楷又點點頭,除了幾個比較嚴重的傷口,其它也只是稍微滲血,這麼段時間下來已經不再流了,靜靜地看著眼前五年沒見的人,周澤楷還是有種不切實際的感覺。

  「怎麼?看哥太帥傻了?還是太開心了?」

  「……妖怪?為什麼?」

  「小周你是想問我為什麼是妖怪嗎?」葉修搔了搔頭似乎在思考怎麼開口,「這裡不太方便談話,換個地方吧,小周你站得起來嗎?」

  「可……」才開了個頭想試著站起來,周澤楷就發現自己全身脫力,若不是對方即時托住他的臂膀,這會他大概已經跌坐在地上了。

  「欸,站不起來就直說啊,跟我客氣什麼。」葉修將手穿過周澤楷腋下,嘴裡輕輕喊聲「起」後,便抓著浮空的周澤楷開始踩著空氣階梯慢慢往上跑,不一會兒他們就爬到了一顆特高的樹上,葉修隨意選了根粗壯的樹枝便拉著人坐下。

  「嗯,這裡差不多可以了,我想想要從哪裡開始講好呢?」

  「真的……妖怪?」

  「你看我這雙耳朵還能假不成?」葉修吸著菸,另一手比了比自己的頭,像是怕人不相信似的,原本空無一物的後臀突然冒出了條毛絨絨的尾巴,直接纏上了周澤楷的手蹭了蹭。

  被這樣的舉動弄得萬分不習慣的少年立馬就僵了身子,好一會後才又重新找回自己的聲音。

  「那時……沒有。」

  「畢竟要去人類世界總不能頂著這個吧?分分鐘嚇死人的節奏。」

  周澤楷沒說的是近年來cosplay挺紅的,就算這樣裝扮去搭地鐵恐怕也沒什麼人會感到驚嘆。

  「其實也就是因為發生了些事,我才會暫時去人類那邊躲躲,結果就遇到小周你了。」葉修的聲音聽起來包含了諸多感慨,「那時候哥看你一副發現同類的眼神就沒好意思跟你說我是妖怪了,抱歉啊小周。」

  面對葉修的解釋周澤楷接受得飛快,對方當初的確沒騙他,只說過自己也看得到而已,估計是錯過最開始的說明良機之後就更難開口了,雖然這說法好像在鑽空子,可是比起為此感到生氣,更多的是種失而復得的喜悅。

  被葉修揉了頭的周澤楷沒有抵抗,因為很多年以前他就已經習慣對方這樣對他,所以他只是繼續提出自己的疑問。

  「為什麼……消失?」

  「嗯,這又是一段很長的故事了,總之就是被捲進了一個很嚴重的事件,我差點自身難保,整整養傷養了一年啊,結果等到我回去時小周你已經不住那了,我又不知道去哪找人,只好作罷。」說完他深深地看了周澤楷一眼,笑了笑,「不過看你現在長大了,似乎過得還不錯,我就放心了。」

  「不好……」

  「欸?」

  「一點也……不好……」周澤楷這話充滿了委屈,他想到當初沒有人懂自己,在父母去世後總是孤單一個人,直到遇到葉修才有了共同的話題,結果在產生依賴後葉修又不告而別,接著被發現了秘密不得不離開原本居住的地方,靠著父母留下的遺產和獎學金在外頭生活,說不孤單是騙人的,不寂寞也是騙人的,每次回家面對漆黑一片的屋內就感覺心裡頭少了點什麼,因為曾經有過才會那麼令人難熬。

  思及此,子夜色的雙瞳頓時落下了淚水,周澤楷已經很久沒哭過了,當初葉修離開他沒哭,被送進孤兒院時他沒哭,剛剛九死一生的場合他也沒哭,此時葉修置於他頭上的掌心溫度卻讓他眼眶發燙,他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淚,只能低頭拼命忍住哭聲,不想讓自己在對方面前顯得太狼狽。

  周澤楷這一落淚葉修立馬慌了手腳,打從認識之時他就知道對方是個很堅強的孩子,即便命運如此坎坷他也從沒看周澤楷認輸過,因為妖怪的捉弄,年幼的孩子身上時不時會帶傷,換成其他小孩子可能早就去找父母搬救兵了,可是周澤楷沒有,因為他知道他沒有那種本錢,所以所有事情他都試著一個人扛下了不麻煩別人。

  周澤楷畢竟還是個孩子,就算再冷靜再獨立,他都還只有十六歲。

  一年的相處就算不是全部了解,也足夠摸清楚周澤楷大致的性格了,葉修在那段時間裡看過周澤楷不少表情,有開心的、害羞的、侷促不安的、茫然的、失落的……但是就是沒有一個是哭泣的。

  聰明如他當然知道這下事情大條了,這張習慣噴垃圾話的嘴可不擅長安慰人,頂多只會在最正確的時間說最適合的話,你讓葉修安慰人?讓他把自己的尾巴吃下去比較快。

  萬分尷尬的葉修最終只能選擇最老土的方法──直接將人抱進懷裡,因為不熟練的關係,拍著周澤楷後背的手動作有點僵硬,但是卻給他一種十分安心的感覺。

  「小周不哭……我說錯話了,當初不該什麼都沒說就離開的,是我錯了,你可千萬別哭啊!」

  周澤楷在葉修懷裡嗅著和當年一樣的淡淡菸草味,對方彆扭的安慰讓他眨了眨雙眼,逐漸停住淚水,伸手懷抱住對方的背脊,聽著葉修穩定的心跳他輕輕勾起嘴角。

  「嗯,我不哭。」




  

  等周澤楷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後,他們才結束了這個擁抱,葉修開始聽起周澤楷斷斷續續講述自己這些年的遭遇,以少年那不愛說話的性格想期待聽到文情並茂的故事絕對是不切實際的,整個過程也就只花了三分鐘不到,這中間還包含周澤楷思考怎麼開口的時間。

  「所以說,我當初教你的方法都沒用嗎?」

  「一開始,有用,最近,沒用。」

  葉修似乎陷入了思考,「這倒真的傷腦筋了,小周你說你今天滿十六吧?這之後的狀況只會越來越難對付。」

  「為什麼是……十六?」他不懂為什麼偏偏是這個年紀,如果說是十八歲他還可以稍微理解點,畢竟是人類成年的歲數。

  「這算是妖怪間一種不成文的規定,十六歲就是跨過成年的門檻,很多儀式和磨練都安排在十六歲之後。」葉修用單手支著臉,菸管夾在兩指之間,「用小周自身的狀況來說的話算是對妖怪的一種『解禁』吧。」

  周澤楷表情有些茫然,呆愣的模樣讓葉修忍不住輕輕擰了把那張好看的臉蛋。

  「小周你和一般人不同你知道吧?」

  「知道。」

  「不只是你看得到妖怪這件事,還有你的血統。」

  「?」

  葉修吸了口菸,吐出白色的煙圈後頓了頓,半晌後才又再次開口,「雖然很少量,但是你的血裡頭混了一種很特殊的妖怪血統,這也是為什麼你會在那場意外後獲得這樣的能力,算是一種激活的契機吧?」他露出淡笑,「只可惜小周你的血統太淡,所以除了可以看見妖怪以外,你完全沒有半點妖力。」

  周澤楷將視線轉往自己的雙手,似乎是完全想不到自己使用妖力的模樣。

  「而這樣人妖混雜的血統對妖怪來說是最上等的佳餚,除了美味以外吃了還可以提升力量,即便只有一點也不無小補。」葉修伸手以指腹劃過周澤楷的臉,擦去部分上頭沾著的乾掉血液,放入嘴裡舔了舔,「所謂的『解禁』就是在你妖怪的血統成年後,反應和味道會更加明顯,所以說小周你看得到的妖怪也會越來越強大,是這樣來的。」

  這聽起來似乎很不妙,意思說以後每個日子裡都要遭遇到這種事情嗎?自己的生活永遠也得不到保障嗎?

  「小周。」大概是發現他的糾結,葉修輕輕喚了聲周澤楷的名字,捏捏他的鼻頭,「不用擔心,你會沒事的。」

  知道葉修不會騙人,不過短短幾秒周澤楷就放下了心頭的擔憂,臉上綻開了一抹足以讓天上的星辰都為之失色的笑容。

  葉修感覺心有點癢,等他注意到時已經主動拉進了彼此的距離,周澤楷感覺到微熱的吐息噴在自己臉上,他從葉修不知道何時轉變成金色的眼睛裡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他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然後他便感受到唇上傳來濕軟的觸感。




  

  葉修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歡周澤楷。

  最初只是覺得這孩子有趣,看得到妖怪外氣質又挺乾淨的,所以葉修也沒拒絕跟對方接觸,幾乎是認識的當天,葉修就知道周澤楷身上有著微弱的妖怪血統,雖然現在還沒什麼明顯的影響,但是未來一定會出問題。

  為此葉修沒少教給對方一些杜絕妖怪騷擾的方法,幸好年幼的孩子也不懂,只是安靜地跟他學,什麼都沒問。

  那時候的葉修正遭逢重大變故,所以身上的力量低到可怕,只有在傍晚時可以偽裝成個正常人般活動,也因此兩人總在周澤楷放學後見面。

  其實嚴格說起來周澤楷可以算是葉修的救命恩人,這話真不誇張,當初要是沒有小周澤楷把中午沒吃完的午餐分給在路邊餓到昏倒的葉修,沒準他現在墳上的草已長到三米了。

  就是這樣一念之間的舉動,讓兩人在這之後相處了整整一年,周澤楷到底還是小孩子,只是覺得找到個可以傾訴自己心情的對象所以很是依戀葉修,但是葉修這活上好長一段時間的妖怪卻知道,自己原本單純的心思已經在這一段時間中逐漸變質。

  所以在發生事情的當下他才毅然決然不告而別,這事太複雜,也太多不確定性,在不想把周澤楷牽連其中的同時,葉修也不想做無法保證的約定。

  他不希望周澤楷等他,卻又不希望對方把他忘了,當初的他沒搞懂這是怎樣的心態,直到分離半年後他才發現自己這是喜歡上對方了。

  在生命垂危關頭還惦記著那個被他拋下的孩子是否會難過,這說沒動情誰信誰沒長腦。

  這話當初說出來沒少被同伴笑話,都說葉修這是戀童癖、老牛吃嫩草,連個十來歲的孩子都不放過,何等喪盡天良,下限刷新了又一個等級。

  對此葉修少見地無法反駁,因為這很遺憾就是事實。

  就算對方比自己年紀小又是個人類還是同性又怎樣,喜歡哪有這麼多理由,喜歡了就是喜歡唄。

  這一切可能有些荒唐,但卻又如此也有跡可循,不然當初葉修也不會告訴周澤楷自己的真名了。

  真名對妖怪而言無疑是重要的,除了親近的對象以外沒有其他人會知道一隻妖怪的真名,畢竟只要掌握了妖怪的真名,等於是掌握了他的性命,束縛與咒殺都是易如反掌。

  所以認識沒多久就毫不遲疑將「葉修」這個真名告訴周澤楷,足以可見這之中的信任。

  可惜等葉修傷重治癒回來後,他卻找不到人了,對方早已不住在那個小社區裡,原本收養周澤楷的那戶人家也不知道搬去哪,線索斷光的葉修只得摸摸鼻子又窩回他的森林老巢裡。

  然後這一過又是四年,要不是今天的騷動剛好撞到了他休息的樹下,而葉修恰好路見不平順手丟了個保護屏障下去,若非種種的巧合,葉修萬不可能救下被眾多妖怪圍攻的周澤楷。

  雖然有想過對方成年時是會引起的騷動,也想過兩人再次見面的可能性,可葉修從沒想過會是在這樣二合一的尷尬狀況下。

  葉修在欣喜的同時,也很快得出了個事實。

  這孩子需要我。

  就算周澤楷能力再不錯,妖怪與人類的力量畢竟不在同一個水平上,要是沒有個強大的妖怪可以讓他仰仗,周澤楷終究會死在妖怪的利爪下。

  葉修當然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

  「小周……」於是葉修在離開周澤楷的雙唇時,將額頭輕輕抵上對方的,「我喜歡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周澤楷有些愣神,這突如其來的發展完全超出他的意料,他不解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而幾年不見的葉修在碰面的當天就告白,過於龐大的資訊讓周澤楷的腦袋亂哄哄地吵成一團,但是他卻不會感到噁心和反感,甚至有點隱隱約約的開心。

  周澤楷不懂自己對葉修的感情究竟和葉修對自己的一不一樣,可是他不想放開這雙手。

  所以他輕輕點頭。

  而葉修此時才像是終於鬆口氣似的垂下雙肩,他伸手揉了揉周澤楷的頭髮,然後順著臉龐的線條而下,扣著少年的下巴又再度吻上去。

  跟剛才的蜻蜓點水不同,這次葉修的吻是帶了點侵略性,卻沒有過多的進攻,只是小心翼翼地吮吻著周澤楷的雙唇。

  然後葉修湊到周澤楷的耳邊小聲說著,灼熱的氣息噴在周澤楷的肌膚上讓他忍不住抖了抖,「小周,你聽過『神隱』嗎?」那幾乎像是情人間的低語,充滿魅惑讓人無法拒絕,「我可以提供你保護,也可以教你學會如何保護自己的能力,但是,你必須接受『神隱』,成為我的人,成為這世界的住民,這意味著你得拋棄原本的生活……你願意嗎?」

  周澤楷感受到葉修放置在他雙頰旁的手有著輕微的顫抖,在他記憶中總是掛著漫不經心笑容的臉,此時看起來有些微紅。

  葉修在緊張,這很明顯,發現這事實的周澤楷意外地眨眼。

  又有種多發現了對方一種面貌的興奮。

  他已經沒什麼可以失去了,不管是親人、朋友,所有在乎的他都沒有,他此時真正放在心上在意的只有坐在他面前的葉修。

  而葉修,也許是此時天地宇宙間最喜歡周澤楷的唯一了。

  於是周澤楷毫不猶豫地握上葉修的手。

  為了變強、為了保護自己、為了不再孤單一人。

  為了與你並肩同行,一起活在這世界上。

  「我願意。」

  得到答案的葉修笑了,一把將人攬進懷裡,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


 

  這次,我不會再讓你逃離了。





FIN.

科普一下>>

神隱(日語:神隠し(かみかくし kamikakushi))一詞源自日語,義即「被神怪隱藏起來」,被其誘拐、擄掠、或受到招待,而行蹤不明。類似臺灣的魔神仔說法。

據傳神隱現象好發於兒童。當有人家小孩無故失蹤,村民即會喊名尋找,假如遍尋不著,即認定此人遭到神隱,被神祇、狐仙、天狗等鬼魅妖精帶走。但有時成人也會遭到神隱,像是天狗愛捉弄小孩、狐仙愛捉弄男性、鬼魅愛捉弄女性。

看到了沒狐仙愛捉弄男性(淦)

其實這是葉神的光源氏計畫(拎娘)

我我我本來只是想寫個簡單的妖怪PARO短篇,一兩千字之類的

誰知道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原本只是想寫兩人過去有段交集然後再次相遇啊!!!然後就停在葉神朝小周伸手問他接不接受神隱

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我不懂啊!!!整個超乎預期!!!

我還讓葉神成為戀童癖!!!(靠盃)

葉神的粉絲別打我我自己走(滾遠)


小周現在是沒力量的需要葉修保護,畢竟他是人類又沒妖力

雖然學過一點防身術和葉修教他自保的小手段

但是面對一大群妖怪時還是不夠看的

之後他會學會足以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他會變得強大到不需要葉修保護

小周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W


然後.......對,葉神真的被我寫成戀童癖.............葉神對不起OTZ

小周這邊就是懵懵懂懂的情感,他不比活很久的大妖怪葉修,對感情這塊還不是很懂,只是知道葉修很重要,當初在葉修不見的時候小周可是每天都找到晚餐時間前一刻才踏進家門,想想小學生年紀的小周每天都花三個小時找一個人有多辛苦,而且一找就是半年,直到他被發現秘密送進孤兒院

真愛啊這是(就說不是)

葉修是狐妖,這裡就先不透露他到底活多久了RY興欣一干眾人有妖怪也有半妖和跟小周一樣可以看到妖怪的人類。

我沒製造出讓小周猶豫要選擇人類還是妖怪的狀況,畢竟他在人類這邊已沒有親密的親戚,父母都死去,沒跟誰特別要好,所以他不留戀。


我覺得每次寫到妖怪設定就很興奮,要不要這麼喜歡妖怪PARO啊我的天(扶額)

最後,提前祝小周生日快樂WW我想當天應該還會有一發,希望


真想要個圖手CP(你滾)_(:з」∠)_

评论(9)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