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墨之阳 02

双人合文第二章,没看过的请务必点前文看警告XD

前文:01



方锐这天上午刚结束了一场大手术,病患的症状是复杂性视网膜剥离,发生原因不明,等送入医院时候右眼的视力已经岌岌可危,几乎是不动手术就会失明的状况,于是今早本来没安排手术的方锐临时把病患排入手术房。

先是把网膜上的环状结痂清除,再一一将周围的细小破洞补好,最后注入硅油把视网膜固定好才算大功告成,五个小时内极度集中精神让方锐累得够呛,眼科手术又是很精细的活,极耗费精力,等他踏进入医院里附设的员工餐厅时,自助餐的菜色早已被扫得只剩零星半点,看得方锐不住啧舌,挑来选去只夹了炒青江、麻婆豆腐和卤海带,偌大的餐盘上连份肉都没有,看起来有些惨兮兮。

“基层小员工命苦啊。”他摇摇头,感叹着自己莫名寒酸的午餐,眼角余光描到远程不起眼的角落坐着老熟人,方锐顿时咧嘴一笑,端着餐盘蹦跶过去,一屁股坐到叶修身旁。

方锐这番动静不小,虽然没有事先打招呼但也足够让人察觉他的到来,但叶修愣是没有给方锐半点反应,低垂着头继续搅拌着自己盘中的菜色,貌似在思考什么。

见对方这反应有点不寻常,方锐先是盯着叶修好一会,然后慢条斯理地喝了口味噌汤,清清嗓子:“我说叶修大大,这块蛋跟你有不共载天之仇吗?好端端一个荷包蛋被你捣成炒蛋,行行好求放过啊。”

叶修这才像是突然回过神似的,停下搅动不停的叉子,看着自己盘内惨不忍睹看不出原本样貌的荷包蛋,难得无语了一会。

“嘿!还有个肉丸子!老叶你不吃的话,方锐大爷我就好心帮你解决啦!”说完也不等叶修同意,黄金右手迅速一探从对方那里捞了颗红烧狮子头回来,若是平时叶修肯定已经操着筷子拦下方锐,顺便喷个几句垃圾话,可是这时他心思却明显完全不在这,神色如常地夹了块豆干放进嘴里。

唉唷,不对劲啊不对劲。方锐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虽然感觉对方反应奇怪,但饿极了的方锐依旧半点不客气地嚼着他从叶修那抢来的肉丸子,配着白饭将菜迅速吞下肚,就怕叶修突然反悔给他要了回去,行为极其猥琐。

“喂,废物点心。”等方锐把饭都吃完了,叶修才总算愿意开口,只是说话的脸色竟是难得的迟疑,“那啥……咱们院里真的有……那个吗?”

方锐此时正在喝剩下一半的汤,被叶修一句话吓得差点没形象地喷出来,可是他表面不动声色,默默把餐点解决后,下一秒立马换上听八卦的兴奋脸:“怎么怎么?叶修大大你天眼开了?真见到了?那东西生做什么样啊?”

“哎,你问题挺多。”

方锐笑嘻嘻地揽过叶修的肩头:“这不好奇呗,老叶你快给我讲讲。”

叶修掏出烟叼在嘴里,没所谓地摆摆手,顺便把方锐推离点距离:“没啥,就是问问。”

方锐一脸不信,打算再挖点料出来,叶修并不打算让他称心如意,眼捷手快地将自己那份还剩下一半的餐点全拨到方锐盘里:“方锐大大你不正饿吗?多吃点,哥值大夜班累了,现在还下班时间呢,先去歇会啊。”

等方锐反应过来时,叶修早已经走得老远,溜得跟什么似的。

“肯定有鬼。”他叉住了盘里的笋干,放进嘴里彷佛泄愤似的用力嚼了嚼。

“哎唷今天这菜味道不错嘛。”


叶修回到办公室后便直接一倒躺上沙发,扯过一旁的薄被将自己罩得满头满脸,动作一气呵成,显然是早已这样干过很多遍。

昨晚那个不请自来的神秘青年彻底打乱叶修的思绪,天亮后即使躺在床上想稍微补个眠,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青年从死者身上抽出疑似阿飘的那画面,跑马灯似的在他脑袋里无限循环,根本睡不着。

昨天才跟方锐信誓旦旦地扯皮说天眼这东西纯属骗小孩儿玩的,晚上就马上被大大打脸,叶修总觉得这节奏哪边不对。

难道真的开天眼了?

这想法才跳出一秒就让叶修觉得荒谬,他并不怎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但那名黑衣青年的事确实有些玄乎,叶修左右思考了半天也没猜测出来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莫非真是太累出现幻觉?毕竟昨晚他可是接连进行了两台大手术,精神的紧绷与疲惫可也是达到一定极限了,叶修越想越有道理,反正值班了一整周那家伙也只出现过那么一次嘛。

想完叶修便特别安心地闭上眼,这次他倒是很快就进入深沉睡眠。

 

叶修这一觉睡得极沉,晚上同事来叫他时还一时没反应过来。结果被摁着肩膀晃了七八下才清醒过来的叶医生一看时间头都大了——离交班还不到十分钟,这点时间勉强够他把自己整治得能见人,至于晚饭?暂时还是别想了。

和值班的另外两位同事打个招呼,转着“夜里抽空吃个夜宵”的心思,叶医生开始了今天的工作。可惜他小算盘注定白打,头天夜里连续两台手术仿佛终于拉开急诊科日常的序幕,这一晚叶修差点儿忙到没时间上厕所。

两台小手术和一次抢救榨干了叶修所有精力,他回办公室时走路都像飘,飘着飘着脚下突然打滑,低头竟然看到走廊地板上好大一滩血,黑黑红红唬得叶修立马就精神了,拉过个护士问了才知道,他抢救突发心梗的老太太时又来个脑瓜子被开瓢的,已经送去三号手术室了,他的同事正在台前奋战。一听没有自己的事,叶修啧啧两声绕过还没来得及清理的血污,推门投入沙发的怀抱。

之后两天也是同样的血雨腥风,经受住上级考验的叶同志盼来了久违的休假,他推掉所有邀约在家结结实实睡了两天,总算是把令友人们担忧不已的精神状态养回了正常水平。

在假后归岗的叶修心里,什么事都不如睡觉大,那什么光人啊黑衣青年啊,已经被他选择性遗忘了。




TBC.

紫月:好的又来到后记小剧场,今天要跟大家聊的是咱们开始接龙的起始。
阿冰:是这样的,最初这个东西就只是个梗,因为某个暂时还不能说的原因,它躺在我硬盘里一直没动
紫月:然后某天阿冰跟我聊到这梗,我帮他想了结局,咱们突然觉得可行啊!!来当老叶生贺算了,又觉得日更十天或是一天十篇好累啊,那不然用接龙好了,所以就有了这篇
阿冰:是的,我们说干就干,刷刷刷就写起来,看起来很励志有没有!两只行动派的胜利啊!然而!最开始!我们!只打算写个短篇啊!
紫月:有图有证据啊(上图)



本日小剧场结束

评论(21)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