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墨之阳 12

警告如前~~日更艱難求別抓蟲兒~~~_(:з」∠)_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生命有多么强韧,就有多么脆弱。

被推下救护车的小患者叶修并不陌生,正是下午不小心将棒球打到他脑袋(实则砸到周泽楷的手)的男孩,叶修赶忙上前掀开他的衣服,发现腹部上有块不小的淤青,询问了孩子的母亲,才知道是前两天留下的。

当时双亲以为孩子只是单纯跌倒受了伤,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谁知道今天傍晚过后就引发腹痛,一开始家长也认为是普通的吃坏肚子,让小孩吞了胃药后就没有其他处理,等了一小时药却都没有发挥作用,家长这时候才觉得不对劲,赶忙打电话叫救护车,男孩的状况急转直下,又因为路况太差塞了车,耽误急救的时间,在到医院前就断了气,虽然护士马上帮小孩进行心肺复苏和以去颤器电击心脏,但等到送到医院时,小患者依然没有恢复心跳。

叶修只稍微看上几眼,便凭伤势位置和经验判断出了孩子的病情,九成九是内脏破裂。

一般而言肝脏和脾脏受到撞击是有可能发生经过几小时或是几天才破裂出血的状况,算是迟发性出血的一种,即使原先没什么问题,却有可能造成患者突然倒下,而看男孩的受伤位置,没意外应该是脾脏破裂,受伤当下出血量少,在四十八小时后才引发大量出血,间接导致父母亲在第一时间判断错误。

“医生!拜托您救救我的孩子!求求您!”孩子的母亲一双眼都哭红了,肿得像对核桃,抓着叶修的手彷佛将他当作唯一的救命浮木,力道大得出奇,“求您救他!小杰他……他下周就要过生日了啊!我和先生都把礼物买好了……呜啊啊……”

望着几乎哭断肠的少妇,叶修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让人放开:“我们会尽力的,太太。”下一秒便转头跟随车护士询问心脏停跳的时间,一边跟着其他医护人员将孩子紧急往手术房推去,此时已经是分秒必争的状况,没有多余时间照射腹部CT了,“继续电击!快准备血液、血球分析、生化!”一进入手术房叶修便直接拿起手术刀划开病患的胸膛,下达开胸心脏按摩的指示,“徐医生接手,继续按摩心脏,我主刀!”

病人的出血还在继续,腹部的手术必须同时进行,否则就算恢复心跳,也会因为失血太多再次危及性命,更可能引发脑部缺氧的后遗症,因此叶修首先就是要缝合破裂的内脏进行止血,病患的肠间膜有血块并且已经产生血肿了,如果不小心破裂了腹部就会变成一片血海,到时候能救回来的命也会回天乏术。

叶修满头都是汗,开胸心脏按摩已经进行了半小时,男孩的心跳还是没有恢复,整段过程中周泽楷一直沉默地站在旁边看着,知情的他此时再忍不住开口。

“叶修。”

叶修的手术刀顿了会,抬起头看着距离他不过几公尺远的死神,电子仪器的哔哔声听不到了,整间手术室的声响彷佛瞬间被抽空,叶修只看到周泽楷的嘴唇上下开阖,吐出了他此时最不想听对方说的话语。

“不用救。”

叶修没说话,他说不准此时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像是脚踏不着地面,突然一切都没了底,周泽楷的脸色也说不上太好,看起来有些忐忑,但仍是强硬地补充了一句:“救不了。”

其他医护人员见叶修迟迟没进行下一步动作,以为他准备放弃继续救治,于是个个内心都做好接受病患死亡的结果,一名负责传递手术器具的护士鼓起勇气询问:“叶医生,你看我们是不是……”

“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你跟我说什么都没用!”叶修突然大吼让所有的人员全吓了一跳,尤其是刚刚开口的护士,手一抖差点把钩子落到地上,以为叶修这是在气他们这么快就放弃了病患的生命,一个个战战兢兢地等着下一步指示,而造成这一切状况的罪魁祸首却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周围同事的尴尬再度低下头,不去与一旁的死神对上视线,专心地处理着患者的伤口,其他人也在愣了几秒后跟上叶修的动作。

 

在手术进行时间满一小时后,叶修终于停下手,看着躺在手术台上心脏依然没有跳动迹象的男孩,用力地闭上双眼,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又睁开眼,看着墙上的时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平常无异。

“八点十三分,病人死亡,手术中止。”

叶修将已经变得毫无意义的缝合动作收了尾,摘下手术帽、手套和口罩,紧握了会后才放开来:“抱歉徐医生,能麻烦你跟孩子的家人说一下状况吗?我有点累。”

即便见惯了许许多多生离死别的场面,一干医护人员的心情依旧沉重,这种抓不住生命的感觉让他们感到无力,更何况这孩子还这么年轻,他本来会有很多属于他的美好未来,但这人生的路却只能终止于此,再不能往前迈步。

被叶修托付任务的医生点点头,与几个护士交代几句,强打起精神将不会再睁开眼的孩子推出手术室,去跟等在外头心急如焚的家属告知这令人无奈的结果。

抢救室的门没有关好,外头痛彻心扉的哭喊便顺势一声声从门缝溜进来,叶修听得烦躁又难过,他只是维持同一个姿势看着空无一物的手术台,指甲在掌心上留下了明显的白色月牙痕迹,几分钟后叶修抬起头,周泽楷还站在那没离开,一双手抓着衣摆,维持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他。

叶修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一言不发地推开与家属所在的地方完全反方向的门,径自向前走,周泽楷尾随在叶修身后,中途有好几度想拉住他的手,但往往才起了头便又因迟疑而打住,彼此间凝重的气氛压得周泽楷不敢吭声,只能跟着叶修一起加快脚步进入电梯中。

头顶上电子屏幕的数字一直增加不一会就到达顶楼,门一开叶修就先行迈步往前,周泽楷则是等了会后才掐着电梯门关上前一刻踏出去,他的视线追着走到栏杆旁的叶修,看着对方额前的浏海被风吹乱遮住了双眼。

“叶修。”周泽楷的声音很轻,但他知道叶修肯定有听到,周泽楷有些踌躇,犹豫了会后才缓慢地拉近彼此间的距离,直到站定在对方面前。

“……抱歉。”最后他轻声说。

周泽楷知道自己只是尽了应尽的责任,同时他也明白叶修会懂,但这一事实对叶修来说肯定不好受。

“小周你……打一开始就知道救不活了吧。”叶修的语气甚至没有疑惑,好似只是陈述一件简单的事。

周泽楷点点头:“任务地点在救护车上……抱歉……”他的神色十分自责,“叶修,对不起,你别生气。”

叶修看着眼前死神露出像是个做错事的孩童般的神情,缓了缓情绪,半晌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小周,你不用道歉,我没生气。”

周泽楷瞅他,一脸不确定。

“是真的,我没怪你,我知道这是你身为死神的任务。”叶修又呼了口气,在脑中斟酌词句,“但无论如何,即使你这样说,见到这种情况我还是会尽力抢救啊……这孩子还这么小……唉……”

周泽楷没说话,他想起了前几个小时前,自己还用手帮叶修挡住孩子击来的球,男孩那高亢又慌张的道歉声犹在耳边,而此时那双小小的手却再也无法握住他喜欢的棒球了。

“我想……面对这种场面,应该是永远都无法去习惯的吧?小周你也是,你今天下救护车时那张脸,跟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一样。”叶修看着周泽楷,嘴角弯起的笑容带着明显的苦涩,“你也很难过,对吧?”

周泽楷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胸口彷佛给人打了拳,张开唇却说不出任何只字词组,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抬手抱住了叶修,将脸埋进对方的肩窝,双手死死地搂着那跟他相差无几的身型。

今天第二度落入死神怀抱的叶修并没有如第一次一般失措,此刻他的心情反而如同湖水般清澈平静,周泽楷在叶修耳边断断续续地小声道歉着,也不知道是给他,还是那些被自己送走的灵魂。

叶修突然有些心疼周泽楷,难得他活了三百年,却保有这样单纯善良的性格,在同伴中兴许都能算得上异类,当死神肯定很辛苦,也各种不好受。

于是叶修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背脊,温柔地安抚着:“小周,我们都尽力了,我们都没有错。”

叶修感受着那扣在自己背上逐渐加重的力道,有些可惜着因为周泽楷死神的身份,他感受不到对方的心跳和体温,不然肯定可以从这个拥抱当中,获得更多能鼓励人继续走下去的温暖吧。

到底是种遗憾。

但又觉得对方这身份也挺好的。

至少他永远不会亲自送周泽楷离开。 




TBC.



紫月:老实说咱们一开始的前言没这么长呢,就跟我们一开始的小剧场也没这么长一样,点开01和11你就会发现字数上的差异RY

阿冰:是的,最初前言只有两句话,后来不知不觉就变成几段话……而且其实最近翻看聊天记录发现还少写了两条前言呢……

紫月:嗯?等等??我们漏写哪两条啊?(金鱼脑)我以为我们都写了

阿冰:已开启【真·金鱼脑·终极奥义】的阿冰表示已经忘了(。不过翻记录时是有瞟到少写了个啥……………………

紫月:......欸等等,你不是才刚翻完记录吗?怎么就忘了?(脸上大写的懵逼)不对啊咱们仔细想想应该是都有把讲过的前言放上去啊?

阿冰:跑去又翻了一遍……哦哦漏掉的那两条都是特指,可以用纯属虚构那条指代哈哈哈哈哈……我们跑题了啦!不知不觉聊好几段了,现在12的长度看起来还辣么短吗?

紫月:呀~不是故意的,是说照咱们这样随机数分章节的方式,还真的挺好奇是不是有人能分出来是接到哪边换人呢WWWWW毕竟我们不是谁发就是谁写那段,完全随兴来哈哈哈

阿冰: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呀,分章真的特别随性,有的太短还得扩写,想到我俩分完章后又各自去补短章节,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紫月:毕竟没一章到两千看起来不够霸气啊,虽然有些直接都突破三千,这不等量的程度也是醉了哈哈

阿冰:说得没错!


评论(2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