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墨之阳 18

跟女鬼小姐說再見了我有點傷感(嗯?

她真是個好助攻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六月末的某个清晨,头天晚上叶修的科室难得清闲,早上下班后还挺精神的叶医生和同样吃腻食堂的周泽楷一番商量,一人一死神走出两个街区,找了家口碑不错的早餐店买早点,打算带回叶修那个已经沦为宿舍的办公室解决。

可惜这顿饭没能安稳吃完。吃到一半时周泽楷突然叫出光屏,不知道从那上面看到了什么,本来还因为新食物合口味而幸福得眯起眼的死神“啊”了一声,露出堪称痛苦的表情,他再顾不得消灭好吃的,跳起来双手捧着光屏在房间里转圈圈,苦恼得连肩膀都垮下来。

哎呦,真可爱。

最近因为某些原因内心活动十分丰富的叶医生脑海里嗖得飘过这么句话,他正要表示赞同呢,却突然意识到这话的涵义——又来了!叶医生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内里半点也不淡定地跳过去把这个大有在他脑袋里安营扎寨意思的念头拖到一边藏了起来。自觉尴尬的叶医生掩饰似的咳嗽一声,趁周泽楷分心没注意到他的反常时问:“小周怎么了?”

周泽楷猛地顿住步子,皱着眉头说:“要开会。”

“你们死神也会开会啊?”叶修表示惊奇,“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周泽楷满脸不开心,“年中总结。”

“只是开个会而已嘛,我们也经常开会,没什么大不了的。”叶修笑,“去露个脸就能回来了吧?”

周泽楷的表情看起来可一点儿也不像没什么大不了的:“要上台……”他的怨念都要变成黑气溢出来了,“念报告……”

叶修不由想象周泽楷拿着报告书走上讲台,台下众死神正襟危坐,周泽楷腼腆一笑,在众神期待的眼神中足足酝酿了好几分钟,这才小小声说了一句话:“这半年,都挺好呀。”

“哈哈哈哈哈。”叶修没忍住笑出声来,他越想越觉得以周泽楷的性格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实在好玩得不得了。

想象中的周泽楷和现实中的周泽楷一起用半点威慑力都没的谴责目光怒视他,叶修终于笑够了,探身拽着周泽楷的长披风把人拉过来:“吃完饭再纠结报告的事吧。”

周泽楷犹豫片刻,还是摇头拒绝了,“得走了。”扫了眼没吃完的美食,死神脸上划过一丝可惜。叶修忍笑起身,把抽屉里的储备粮倒进周泽楷的次元袋,安抚满脸不开心的死神,“等你开完会回来,我订的新游戏估计也到了,到时候一起玩吧。说起来小周你好像还没玩过电动?”

周泽楷仿佛会说话的眼睛先是一亮,又想到什么,满脸心塞塞的,垂头丧气说:“明天可能来不了。”

“不是今天开会吗?”

周泽楷嗯了一声,细心跟叶修解释:“明天要补今天的任务……”

叶修顿悟,“没准今明两天你辖区里都没人出意外呢,”他揉了把周泽楷的头发,从几乎在脸上写上不开心三个字的死神背后轻轻推了一把:“没事,去吧,哥又不会跑,我就在这儿等你来报到。”

周泽楷被叶修的话逗笑了,他弯起嘴角,开心地“嗯”一声,这才自房间里消失。

叶修独自站了会儿,半晌抬手遮住脸,从手后闷出长长一声叹息:“又来了……想吻别是几个意思啊。”

认定自己得了重病的叶医生懊恼地把桌上的袋子盒子收拾好,窝进沙发闭上眼。

 

即使距离那只自杀的女鬼升天已经有小半个月,叶修依然会在想起金红色的朝阳照耀下的那一幕时泛起阵阵心悸。

想亲亲小周。

当然了,亲吻这种举动,由不同关系的人做出来,也具有不同的含义。

亲属用亲吻来表达亲情和眷恋,有些国家朋友们见面也会轻吻面颊打招呼,饲养宠物的主人们会忍不住亲一亲他们的小可爱展现爱宠。

还有恋人们,他们用亲吻来述说爱意。

叶修想亲周泽楷。

这个念头虽然是突然冒出来的,却仿佛最顽固的、不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铲除的植物似的在叶修内心深处扎下根来,时不时伸出一两枝柔嫩翠绿的枝叶提醒他自己的存在——在周泽楷安抚即将踏上新生的灵魂时、在周泽楷笑眯眯听他说话时、在周泽楷对着紧张的电影动画剧情露出或担忧或紧张的表情时。

先前还觉得女鬼脑洞开太大的叶医生最近觉得脸都要肿了。他像是失明已久后突然重见光明,许多平日里没在意过的细节全都变得格外吸引人——然而这个发现只在周泽楷身上有效,叶修想着,认真工作的小周很可爱、乖乖听他讲话的小周好可爱、沉浸在剧情里的小周特可爱。

在悸动的心脏中缓慢却坚决攀爬的植物摇摆着油绿绿的叶子,对他说:嘿,小周这么可爱……你真的不打算亲他一个吗?

叶修半是恼怒半是无语地呻吟一声,把自己蜷进沙发深处,思考着这堆有的没的,叶医生陷入浅眠,梦到了同一个梦境。

梦里的叶修又回到了那一天,站在清晨壮美晨光中的死神在他探出手时弯起眉眼,微微侧过头主动贴合他的手掌,他没有体温,入手的触感却真实而美妙,连最亮的星子都要在其面前自愧不如的双眸闪动着,里面满溢的温柔仿佛无声的鼓励和催促。周泽楷将叶修覆在他脸上的手慢慢收入手心,他形状优美的唇翕张,他渐渐闭上眼,他缓缓呢喃:“叶修。”他的表情如同邀请,于是梦中的叶修遵从欲望,倾身吻了周泽楷。

 

“接下来由K市负责人代表发言。”

周泽楷在稀稀落落的掌声中走下台,他低垂着眼,甚至没看清和自己擦肩而过的K市代表是哪位死神。

台上的K市代表不知道说了什么,台下哄然一片大笑声,还有人吹了个口哨,大喊道:“这个梗用烂啦,讲个更有趣的吧!”顿时得到阵阵应和,K市的代表笑骂一句,无视座下的起哄继续读稿子。

死神的会议氛围十足轻松,这可不是偶然的,周泽楷已经在职三百年,年年大小会议都是这气氛。他有时候会想,其实这些同僚们根本是借开会的名头搞联欢大会打发漫长又一成不变的时光罢了。实际上,比起总结和展望,他的同事们更喜欢在报告里聊点有意思的任务,甚至会议结束后还有评选赛——有不少死神认为,这个会评出诸如最高失误率、最高跑单率、最奇葩任务等奖项的评选赛才是重头戏。

台上的K市代表用捧读腔念准备好的稿子,脸上的表情说明他同样觉得念K市几位死神同僚这半年来的黑历史是场羞耻play。周泽楷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他身旁其他几个H市分区负责人正嗑着瓜子凑一起嘀咕什么。

“周泽楷!”见周泽楷回来,离他最近的孙翔特别高兴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兴高采烈地说,“你今天表现可好了!我们之前还打赌你要在上面待够二十分钟呢,没想到十分钟就下来了!”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孙翔另一边的江波涛也探头夸他:“今年的最美死神奖一定是我们组的。”

周泽楷的笑有点僵。孙翔又捶了下他的肩膀,推了一大把瓜子给他:“李轩他们组好像要跟张佳乐他们组竞争今年的最佳奇遇奖,说报告里有干货,来来来边吃边听。”

“他不吃东西……咦!”江波涛劝阻孙翔的话刚说一半就被周泽楷的动作震惊到了,“周泽楷你什么时候开始吃人类的食物了?”

周泽楷闻言也呆了一下,他愣愣地看着手里嗑开的瓜子,半晌才说:“最近。”

说起话来总能让人如沐春风的江波涛俏皮地眨眨眼睛,“那这次会后的聚会,咱们组终于能喝过隔壁那组啦。”见周泽楷面露犹豫,江波涛没有勉强,转而开了个小玩笑便放过了他,“勇于尝试新事物很好呀,这个写报告里说不定也能竞争下最佳奇遇奖。”

最佳奇遇吗……周泽楷敛下眼,藏起自己翘起的嘴角。

其实遇到能看到死神、还能与他相互理解的叶修,才是真正的奇遇吧。

比那些上台竞争最佳奇遇奖项的同僚们所讲述的各种故事都要好的奇遇。

不过……叶修是独属于我的奇遇,周泽楷暗想,才不要和其他人分享。

怀抱着获得珍宝的心思,死神眼中透出干净又温柔的笑意,心思也飞远了,他又想到了叶修,不知道叶修现在在做什么呢?




TBC.


紫月: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们一开始目标是多少,嗯对,就是三万,可是都已经超过三万很多了他们还没谈上恋爱,第一次知道原来我也是个话唠。

阿冰:怜爱地看着紫月月,我觉得吧,你一定是被我传染了……不过话唠如我也没想到会写到这么多啦……而且……啊啊啊啊啊QAQAQAQAQAQ

紫月:其实也就是目标改了......话唠最好能传染哈哈哈哈,唉唷我突然在想你后面的哀嚎是不是跟我想到同件事上(叹)

阿冰:肯定是同一件事……不然还能是哪件事QAQ

紫月:啊 哈哈 哈哈哈,够了 快砍死我_(:з」∠)_

阿冰:不管啦,到时候再纠结我们啰嗦的问题怎么解决吧!反正还有半个月呢!哈哈哈!【自暴自弃脸

紫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已疯魔)


评论(2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