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银之月 25

25

一個月終於快過了......


李凝冰: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银之月  25

 

 

两人走到医院外头时,出租车已经停在那了,苏沐橙跟叶修轻轻抱了下:“到家传个讯,我等会还有手术,就不陪你啦。”

“又不是三岁小孩。”叶修失笑坐进后车座,朝女孩挥挥手,“先走了,再连系。”

苏沐橙消失在视野中的那一秒,周泽楷便同时出现在叶修身侧,刚刚为了要让叶苏两人保有交谈的空间,他比车还早就等在这,看着叶修戴上耳机后才小心翼翼开口:“还好吗?”

叶修朝司机报了个地址后,窝回座椅上假装是在讲电话,实则与一旁的死神交谈:“不说了没事吗?你们怎么一个个都比我这个当事人还担心?”

周泽楷死死盯着叶修活像跌断了、一层层包扎起的手臂,不发一语,眼神有些自责,又像是在控诉叶修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回话内容。

叶修悔不当初,只得把方才和苏沐橙讲过的内容再说一遍:“早知道刚刚应该别让小周你先离开的,你这会的表情跟沐橙一个样。”

“真不严重?”

“跟扭伤差不多,休息一阵就会好了。”叶修挠挠头,“除了日常生活有点不方便外,其他倒没啥。”

叶修的表情不像是说谎,他是真的觉得这身在旁人看起来颇为严重惨烈的伤并不算什么,再加上方才在林敬言那治疗时周泽楷也在场,也知道叶修模样肯定是要好好修养一阵子了,要是没弄好甚至可能留下后遗症。

“我照顾你。”周泽楷深深地看着叶修,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我会负责。”

……等等?这负责应该不是那种意思吧?小周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句话不能乱说?

叶修呆呆地看着周泽楷,暗自捏了把大腿,赶忙藉由痛觉把已经彻底放飞往奇怪地方想的思绪给捞回来。

醒醒叶修,小周不是那种意思!这么单纯的一个孩子绝对不会想到那方向去,所以说你的心跳到底在快什么鬼?傻逼了吗?

叶医生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巴掌醒脑,突然又想到这好像是周泽楷第一次去他家,顿时有种初次带对象回家过夜的紧张感,可他们明明八字都还没一撇,这直觉性反应简直蠢得让叶修想哀嚎。

见身旁的人脸色变化不断、精彩万分,周泽楷完全搞不懂叶修在搞什么名堂,不由得一脸茫然:“叶修?”

“没事……真没事……”叶修抹脸,“我只是累了。”心累。

“先睡会?”周泽楷提议,“到了叫你。”

叶修从善如流地闭上眼休息,不然死神那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再看下去他又忍不住想亲。

意志不坚啊!

周泽楷不清楚叶修内心正上演情感与理智打架的戏码,见他皱起眉,这姿势似乎睡得不太安稳,想了想后抬手把叶修的头轻轻地按到自己肩上,他们身高本就差不多,即便司机从后照镜看也只会以为叶修是睡太熟头歪一边,不会另作他想。

周泽楷做这动作时,叶修还没睡熟,在死神没体温的手碰上他耳廓时,叶修反射性僵了下身子,按理来说他就这么靠着周泽楷的肩膀才是正常,拒绝倒显得刻意,也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想,况且他也真的累了,便索性不管不顾地睡了去。

 

叶修的吐息逐渐平稳,不多时已然入睡。周泽楷怕惊醒他,叶修这一整晚不仅忙碌,还受了伤,这时候好不容易睡着,即使只是回家途中这么一点功夫,周泽楷也想他能休息会儿。他能感觉到叶修的脑袋沉沉地压在他的肩膀上,在主人入睡后随着车辆前行的节奏轻微摇晃,叶修的气息长而稳,却被这时不时小幅度的晃动带得断断续续的,破碎的气流有些沿着周泽楷的衣领扑上敏感的脖颈。周泽楷只觉得热度像临近雨季时的水位线,缓慢却切实地往上攀升,从他被呼吸困扰的脖颈、从叶修头靠住的那一点,向更多的地方延伸。

他的心不由一颤,好似冰锥敲打冰层,在那上面留下一道又一道意味不明的痕迹。

从未有过如此感受的周泽楷微侧过头,他的目光只能扫到叶修满头的黑发和藏在其中的一个发旋,翘起的发丝和他的主人一样看似内敛实则不驯,它们由着心意时不时蹭过周泽楷的脸颊,不由分说地碰触他,这使得周泽楷赧然地抿住唇。死神垂下眼帘,遮住眼中连他自己都不太明了的心思,他小心地放松肩部让叶修靠得更舒服,而自己则在几回思考后,犹犹豫豫地歪过头,他的动作很轻,也放得极慢,但确确实实的,周泽楷的侧脸压上叶修头顶,把那些扰人心乱的发丝压得服帖下来,夹在主人和死神的脸颊间作安分状。

周泽楷的手摸索到叶修的手,把它松松扣入手心,圈住。

如果司机能从后视镜中看到这一幕,他大概会说这算得上亲密的依偎。

 

陷入沉睡的叶医生并不知道周泽楷为了让他睡得安稳,一路上都维持端坐的姿势没再动弹。等两人下车时,周泽楷的肩膀已然酸麻,死神抬手按了按,发现叶修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叶医生看起来像是想帮他揉揉被自己枕麻的肩,可暂时四体不勤的男人手伸出一半只能再收回来,颇不自在地问:“我睡死了,小周你肩膀麻得厉害吗?”

周泽楷老实点头,想了想又摇头笑:“没事,活动下就好。”

“唉对不住,中午外卖点你喜欢的算我赔罪。”叶修领着人往住宅区内走,也不知道是不是早前冒出来的带喜欢的人回家的念头作怪,他一路上各种忐忑,只好找话题轮换着说分散注意力,但毕竟路途不远,几分钟后,两人还是并肩站在了叶修家门口。叶修镇定地掏出钥匙,开锁后却没立刻拉开门,而是再次给周泽楷打预防针:“小周我这家两个月不回一回的,没什么人气也乱,你别笑啊。”

得到周泽楷的保证后,心里七上八下的叶医生不情不愿地打开门,好长一段时间没住人的房间里气味不好闻,两人放下东西就忙着开窗透气。

叶修这套两室一厅里家具不多,视线可及的范围内全都是必不可少的家居用品,摆放的方式和叶修这个人一样随心所欲。

周泽楷好奇地转了两圈,房间里的用品上全都蒙着薄薄一层灰,想到认识叶修这么久似乎就没见叶修离开过医院周边,他心下了然,见叶修已经拿起电话熟练地拨号订外卖,周泽楷干脆摸进怎么看都像没用过几次的厨房搜出来块抹布,主动清理起客厅里的灰尘。

被按进沙发坐好的叶修无言地注视周泽楷俨然屋主似的抢过清扫工作,疏于打理的房间在他步履匆忙地穿行中逐渐变得整洁,叶修心里清楚周泽楷是照顾他手脚不便,对方不同意他帮忙的事儿按下不提,就算同意,以他现在行动不便的情况,也只有给人帮倒忙的份儿。既然如此,还不如坦然地接受周泽楷的照顾。

他视线追着周泽楷忙进忙出的身影,不自觉笑起来。

真好啊。



TBC.


PS.

阿冰:其实虽然每天都在嚷嚷要被饿死了,偶尔还是能吃到一些投喂的!感谢亲爱的紫月月看我饿到前胸贴后背两眼冒红光活像五千年没闻过血味儿的吸血鬼……给我投喂了棒棒的粮食~

紫月:哈哈哈哈哈记得那天你吃完肉的反应特别好笑,呀~~我人真心不错还把女神的图丢给你呢

阿冰:抱住女神的图,女神的叶周依然是辣么美味,啊啊啊啊实在太好看了太好看了太好看了嘤嘤嘤。人家饿疯了嘛反应激烈疑似走火入魔也是正常的(。

紫月:看到女神的图我们两个就像是疯狂的教徒在屏幕两端狂吼呢,唉不愧是女神,我要天天舔女神的图!!!!说起来我也饿疯啦你就没有产点东西喂我吗!!!

阿冰:哦亲爱的,看在梅林的份儿上,等我这个月的死线结束,我就开始写答应你的小肉文和那个耿耿于怀很久的野战,如何?在那之前,我的朋友,就让我先在天上飞一会儿吧~

紫月:唉呀说到你那个野战梗啊,你知道吗,我那天听完你的叙述,感觉又是好几万字跑不掉你真的填得完吗?它不会又是个坑吧?

阿冰:……那个又字有点吓人……应该不至于吧?……那我还是先填坑好了……反正自己的腿肉不好吃……

紫月:(眼巴巴地抱住阿冰冰的大腿)

阿冰:没事填坑也可以给旧坑加肉戏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紫月:这可是你说的喔!!!!咱们都在一条船上!!!不能抛下我(哀嚎)

阿冰:醉汉说的话你也信吗?!【立刻抱起一瓶自家酿保证一杯即倒的葡萄酒装醉】

紫月:←_←……我看错你了,再见(挥手)

阿冰:尔康手】不要抛弃我啊紫月月!

紫月:呵呵



评论(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