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葉周]心心念念

原作向

含個人解讀的部份,不喜勿入




01

  國際賽結束後,領著中國隊成員拿下冠軍光榮回國的葉領隊成了聯盟的顧問。

  僅管家裡已經不反對葉修打遊戲,父子關係依舊尷尬,秉持著距離產生美的真理,葉修在B市自己租了間小套房,一個人的生活也就這樣過了起來。

  除了偶爾蘇沐橙會來找他外,葉修大部份的時間都在聯盟與自個的窩兩邊跑,三不五時被魏琛抓著幫興欣公會搶點BOSS,或是跟關榕飛討論興欣接下來的武器升級計畫、在研究部門打打雜,葉修的生活與退役前網遊時期日夜顛倒的日子相比,幾乎能稱得上規律。

  這日葉修與馮憲君討論事情稍微花了較長的時間,從聯盟回來時候已經過了晚餐飯點,他餓得荒,又懶得再出門,便隨意在家中翻找存糧,挑了碗紅燒牛肉出來。

  在等待的三分鐘裡,葉修打開了被他設成休眠模式的電腦,螢幕才亮起來,他便注意到右下角的圖示一閃一閃。葉修沒聽到提示聲,顯然是訊息已經存在那已久,葉修在點開視窗的同時掀開了泡麵蓋。

  來訊的是周澤楷。

  一槍穿雲:前輩,在?

  葉修看了下留言的時間,是半小時前,於是他咬著筷子,在對話空裡輸字。

  君莫笑:剛從老馮那回來哈,小周有事?

  葉修訊息發過去後,好半晌沒收到回覆,估計對方可能在忙或是離開螢幕前,便繼續動著筷子消滅自己的晚餐。

  周澤楷的對話視窗再次亮起時,葉修正在喝最後幾口湯。

  一槍穿雲:剛剛去洗澡。

  一槍穿雲:對戰嗎?

  葉修放下空碗嘖嘖嘴,正想回覆時,周澤楷的訊息又來了。

  一槍穿雲:君莫笑和一槍穿雲。


02

  兩人的這個習慣還是從國際賽期間養成的。

  那時除了與其他三大心贓討論戰術、整理資料和復盤外,葉修的閒暇時間有大半都在跟周澤楷對戰。

  周澤楷話少,跟任何人交流都不多,場下場上風格南轅北轍,葉修也曾一度擔憂在國際賽的配合期間,他和隊友會不會產生溝通上問題。

  所幸周澤楷儘管話不多,在榮耀方面的表達還是有基本水平的,葉修被懸著的心不知不覺就被放了下來,甚至因為周澤楷對戰局的意識高,有時候葉修才提了個開頭他就理解了下一步該如何走,反倒幫葉修省了不少事。

  跟黃少天這個總是大聲嚷嚷想與葉修PK的人不同,周澤楷就連邀戰都是簡潔有力不拖泥帶水。葉修還記得那天晚上兩人也沒約好,青年也沒問他打不打、有沒有空,敲他的第一條訊息就是房號和密碼,葉修沒帶君莫笑帳號卡,隨意撿了張馬甲登上去時,穿戴黑色禮帽與灰色風衣的神槍手已然站在那了。

  帳號卡威風凜凜站在那個姿態讓葉修瞬間就連想到它那同樣英姿煥發的操作者,一張系統臉被他腦中替換成周澤楷的。

  見號如見人,說的或許就是這回事。

  葉修沒打字,甚至沒問理由,操作著自己的角色就攻了上去。

  那之後他們有空時便會來上幾場對決,從蘇黎世回來後依舊,有時是周澤楷發出邀請,有時候則換成葉修,彼此有默契地從沒多問些什麼,只求一戰。

  但從來沒有一次是用本尊對決的。


03

  君莫笑:一槍穿雲?小周你沒把帳號卡交回去嗎?

  一槍穿雲:今天拍攝廣告用到,俱樂部讓明天還。

  原來如此。葉修笑,手指又敲了條訊息過去。

  君莫笑:這樣偷偷來,就不怕俱樂部知道後把你抓去打屁股?

  周澤楷回了句「不怕,捨不得。」,伴隨著一個笑臉符號,葉修幾乎是看到當下都能想像出對方那副靦腆笑著的表情。

  君莫笑:唉唷,小周學壞啦,從實招來,誰教你的?

  君莫笑:教壞聯盟最後的良心,看老馮不打死他。

  一槍穿雲:學你的。

  一槍穿雲:呵。

  意外發現周澤楷居然也學會跟他開玩笑,葉修樂了,正想回幾句,下一秒視窗又閃了閃。

  一槍穿雲:打嗎?

  葉修給自己點了根菸,看著螢幕上那幾個字,緩緩呼了口氣後才敲下回覆。

  君莫笑:當然。


04

  兩人間最正式的一次對決止於第十賽季,那之後葉修便毅然決然地退役,周澤楷再也沒有跟葉修在賽場上公平角逐勝利的機會。

  『加油,差一點你就可以贏我了。』

  那之後的很多個夜晚,周澤楷總會想,葉修其實是個挺卑鄙的人──贏了就跑,完全不給人超越的機會,這不是耍流氓是什麼?

  而如今有機會使用一槍穿雲再次與葉修操作的君莫笑決一勝負,若說周澤楷不興奮的話完全是騙人的。

  他不想輸,想拼盡全力打敗葉修。

  他想贏。

  周澤楷看著競技場對面立著的身影,一身紅紅綠綠極具備辨認性,君莫笑杵著傘而立,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讓他與記憶中的葉修重疊在一塊兒。

  沒有多餘的對話,讀秒時間一到周澤楷便操作著一槍穿雲衝上去。

  雙槍往身前一舉,開火。


05

  比賽最後的結果出乎人意料。

  彼時君莫笑的血量只剩百分之三,隨便一個招式都能讓他躺平,一槍穿雲的狀況也說不上樂觀,但好歹還有百分之八。

  荒火的槍口已經抵住君莫笑的額頭,無論如何都不會射偏,而君莫笑恰好剛處於一個收招的僵直中,就差這個零點一秒的回防,以槍王的高攻擊力完全可以保證就算是顆普通子彈也足夠削掉君莫笑殘餘的血量。

  可是葉修預期中的君莫笑腦袋開花的畫面沒出現,一槍穿雲的動作頓了一下,隨即作勢往後一躍,看似想要拉開彼此間的距離,重新掌握比賽的節奏。

  就在這緊張的當頭,螢幕突然一黑。

  ──停電了。

  葉修有些懊惱地嘖了一聲,出門整天讓他壓根忘記因為附近要修線路,今晚會有幾個小時處於停電的狀況,他坐在椅子上讓自己稍微適應了黑暗後,才踱步走去房間的電話那頭。

  他還是沒有買手機,所以除了用QQ以外,唯一能找到葉修的法子就是打他家電話,但租屋處的電話號碼,向來就只有葉修的家人和蘇沐橙知道而已。

  葉修試了幾次才撥對周澤楷的手機號,就連他自己也意外當初只是稍微使用了蘇沐橙的手機幾次就把這號碼記下大半。

  「……喂?」電話響了幾秒才被接起來,話筒那端傳來的好聽卻又疑惑的聲線讓葉修短暫愣了會後才開口。

  「小周嗎?我葉修。」

  「前輩?」周澤楷的聲音略顯詫異,「剛剛怎麼……」

  「我這邊有線路要修,晚上十一點準時停電,不小心忘了這事,小周你別見怪啊。」

  「不會……」周澤楷想了想才說,「這裡也是,飯店啟動備用電源。」

  葉修這就奇了:「小周你來B市拍廣告嗎?」

  「嗯。」周澤楷隨即報了串飯店的地址。

  「那挺近的。」葉修舒了口氣,沒忍住問,「小周你剛剛最後那裡是怎回事?」

  只要那槍開下去,一槍穿雲肯定就勝利了,這點葉修毫不懷疑,畢竟那一刻他確實無法可想,系統的自帶判定他怎樣都無法忤逆的。

  「……」

  周澤楷沒說話,葉修聽著話筒那端呼呼的風聲,推測對方此時應該是站在陽台上。

  「小周。」等了幾分鐘葉修都沒聽到周澤楷回話,可電話卻還通著,估計不是周澤楷不想回答就是不知道怎回答。

  葉修最終下了決定。

  「我去找你可好?」


06

  葉修在路邊攔下了台車便跳上去,周澤楷確實住得不遠,車開不到十分鐘便到達對方下塌的飯店。

  才下車葉修便看著周澤楷站在那,穿著卡奇色的風衣,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朝他的方向望著。

  「小周。」葉修輕輕說了聲,隨即便看到周澤楷朝他彎起眉眼,是那樣好看。

  雖然還沒正式入冬,但秋天夜晚的外頭也算得上偏涼了,周澤楷怕葉修風吹太多要頭痛,領著人很快地搭上電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身為房間主人的周澤楷開了門後便讓葉修隨便找地方坐,自己用剛燒開的熱水給人沖了杯熱可可。

  「給。」

  葉修接過杯子,看清裡頭的內容後,笑問:「小周你喜歡喝甜的?」

  周澤楷點頭:「前輩不喜歡?」年輕人瞧著有些緊張,不知道要不要幫葉修換成一般茶水。

  「沒有不喜歡,我不挑的。」葉修說完就將上頭冒著煙吹散,直接就喝了口,「不很甜,還不錯。」

  周澤楷聽著就笑了,方才還有些尷尬的氣氛頓時就散了去,他也給自己弄了杯熱飲,拉著椅子坐到葉修對面。

  兩人間維持了一股神祕的沉默,直到葉修喝完自己那杯熱可可,周澤楷還是沒開口說什麼,一百八十出頭身高的青年就這樣坐在那,乖乖巧巧像個孩子,只是捧著自己的杯子小口小口喝。

  葉修覺得這樣不成,對方這是打算把不愛說話的設定用死了,看來還是得由他開口。

  「小周怎啦?」周澤楷明顯就是有心事,若說剛剛對戰時沒發生點啥,葉修百分之百不信的。

  周澤楷身子一僵:「沒有啊。」他搖了搖頭,想強化自己的意思,眼裡卻透露著些許心虛。

  「唉,連小周都學會和前輩裝。」葉修一臉沉痛,「聯盟還能不能好了。」

  周澤楷看起來有些慌,明明知道葉修這是和他打趣居多:「不、不是……」年輕的槍王表情忐忑,怕葉修真以為自己有事瞞他而對自己感到失望。

  周澤楷緊張的模樣落在葉修眼裡,憋了會沒忍住笑出來:「小周你怎麼就這麼可愛呢。」他揉了揉周澤楷的腦袋,「沒事,不想說就別說了,我也沒想逼你,就是感覺你在電話裡聽起來有點兒怪,稍微擔心罷了。」

  他這樣一說,青年更愧疚了,支支吾吾了半晌,臉上的表情十分茫然:「我……我不知道。」

  「嗯?」

  「不知道……怎說。」


07

  那一瞬間其實周澤楷也沒想太多。

  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將原本要發動的招式硬生生取消。

  他不想輸,這是實話,但在即將勝過葉修的那一刻,周澤楷突然發現,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想贏。

  這個想法剛從腦海中竄出來,周澤楷就被自己嚇到了,讓一槍穿雲堪稱狼狽的往後退去,而機會轉瞬即逝。

  看著暗下去的屏幕,周澤楷知道自己失去了一次有可能打贏葉修的機會,閉上雙眼,卻說不出內心究竟是失落居多還是安心居多。

  在過去幾個月裡,葉修跟周澤楷打過很多場對戰,之中的勝負差不多是五五分,但從沒有一次是用本尊對決。國際賽時,葉修沒君莫笑,而回國後,反而是周澤楷借不出一槍穿雲。

  這樣的機會能有多難得,周澤楷心裡比誰都明瞭。

  如果今天他的對手是其他的任何人,他肯定是毫不猶豫地讓一槍穿雲扣下板機,將勝利收入囊中。

  可是那個人是葉修,是他從成為職業選手前就作為目標的前輩。

  那麼多年來,他看著對方耀眼的背影一步一腳印地往上爬,等到來到山巔時,卻發現那個人因為各種原因跌了下去,然後那樣光鮮亮麗的一個人,褪下了原本所有的一切,從零開始再次爬回同樣的高度。

  『他是一個偉大的選手。』

  周澤楷一直想打敗葉修,這並不是隨便說說的,可是等真到了自己即將打敗葉修的那時,他內心又猛然浮現了「希望目標永遠是目標」的想法。

  就算他真的贏了,周澤楷猜想自己大概也會有種並沒有獲勝的違和感。

  他早就失去可以跟葉修一較高下的最好時機。

  周澤楷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贏不贏得了當年帶領嘉世建立王朝的葉秋。

  因為,他已經錯過了葉修當年最好的年華。


08

  周澤楷內心活動豐富,可現實卻是一張嘴抿得死緊硬是一個字都沒說。

  葉修猜不透他,卻也查覺到周澤楷周身那種稱得上沉重的氛圍,他的雙手伸向前放在周澤楷臉側,然後用了點力──

  往兩旁一扯。

  「疼……」周澤楷嗚咽了一聲,睜著水霧霧的眼無辜地回望葉修,像是在控訴。

  「不知道怎麼說就別說啦,也別想了,這麼嚴肅鬧哪樣呢。」葉修放開蹂躪對方臉頰的手,「時間不早啦,再不睡咱們榮耀第一臉就要有黑眼圈了,哥可不想當千古罪人。」

  周澤楷呆呆地看著他,揉揉自己的臉頰,又歪過頭想了想後長出一口氣,特別乖巧地點點頭,算是接受了這樣的說法,然後話題一轉,特別天然地問:「前輩一起睡嗎?」

  葉修一噎:「睡什麼睡,看你沒事我還要回家呢。」

  「停電……」周澤楷不屈不饒,想要讓葉修改變決定,「沒暖氣,冷。」

  兩人場下交流不太多,但葉修怕冷這事周澤楷還是知道的,在蘇黎世那陣子只要待在訓練室裡對方都是長袖外套不離身,就算一個人待著復盤,空調的溫度也從沒低於二十八。

  葉修頓時就給說得沒脾氣了,周澤楷住的房間確實明亮溫暖、寬敞舒適,吸引人得很,立馬將他那現在又暗又冷的小套房甩出了好幾條街。

  「那小周你這借我睡一晚。」葉修徹底投降,反正國際賽贏得冠軍那一晚,眾人就曾因為太過開心開起了慶祝會,一群不勝酒力的傢伙一個個喝得爛醉,直接就在葉修房裡你挨我我蹭你睡得東倒西歪,這會也只是重現當時的狀況而已。

 

09

  這當然只是自我催眠用的。

  借用浴室燒微沖個澡、刷完牙躺上床後,葉修看著睡在自己面前的周澤楷,呼吸緩慢綿長,一張好看的臉近距離被放大不少,殺傷力也跟著倍增。

  葉修將略微滑下的棉被重新幫對方拉起,放輕動作抬手在周澤楷的眉間按了按,青年方才那種糾結又失落的模樣已不復見,但葉修想起來仍然心有餘悸。

  他捨不得周澤楷難過,不知道從何時起等葉修發現時,自己的心情就已經變成那樣了,周澤楷這樣一個好的人,任何屬於負面的情緒都不襯他。

  要是能守著他的笑容一輩子,那就太好了。

  葉修仔細思量起周澤楷瞧他的眼神,內心隱約覺得,距離開花結果的日子,應該也不遠了。




FIN.

只是前天上班時候突然想到,如果小周不想輸葉修,卻也不想贏葉修的話,這會是個怎樣的故事呢?

事實證明我沒那能力寫RY

也就是個雙向暗戀的故事

標題想了很久,但沒梗(


我的摸魚期到底什麼時候能結束(大哭)

评论(1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