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沖田組]深海遠行小後話-來日方長

※當初深海一刷後發現太多錯字的補償小PAPER

※因為很多人沒來領覺得有點可惜,想了想還是把故事放出來,希望能讓更多人看到

※個人誌<深海遠行>的小後話,要看過本子才懂




  洗完澡之後因為疲憊便直接跑回房睡下,因此翹掉晚餐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無可避免地在半夜被肚子唱起的空城計吵醒,翻來覆去怎樣都睡不著,只好摸摸鼻子認命地起床,一起去廚房裡覓食。

  本丸的伙食一向都準備得剛剛好,而且審神者也強調食物不能浪費(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所以基本上是不會有所謂的隔餐飯出現在眾人的碗盤裡,即使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兩人沒去用餐,其他人在了解完缺席原因後便會將多的餐點分掉,以至於半夜要在廚房尋找大家沒吃完的東西其實是件頗困難的事。

  所幸燭台切光忠貼心地在餐桌上留了紙條,大概是發現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在房間裡睡得香甜也就沒出聲叫醒兩人,而是替他們各做了兩個飯糰放在桌上,雖然因為清光和安定起來的時間太晚而有些涼了,但這份心意還是令兩人打定主意明天一定要當面朝對方道謝。

  清光拉著安定一起坐到木製長廊上,時值夏天的夜晚,戶外不斷有涼風吹來很是清爽,時不時傳來的蟬鳴讓本該寂靜的此刻多了一分熱鬧,而裝著飯糰的碟子就放在彼此中間,在清光伸手要拿取自己的那份時,卻意外被安定喊住。

  「等等。」

  「幹嘛?」

  「這些都是什麼口味?」大和守安定將手放置在下巴處,略皺起眉,表情看起來莫名凝重,加州清光微愣,藉著月色低頭打量了會,不是很肯定地說:「以燭台切的習慣……鮭魚和紫蘇梅吧?各兩個。」

  「不要酸梅。」

  「喂……」

  「不要酸梅。」大和守安定又重複說了一次,語氣十分堅定,儘管好像強硬錯了地方。

  加州清光盯著他看了幾秒,最終扁扁嘴:「受不了你……喏。」他嘆口氣,隨手抓起一個飯糰就塞到安定的嘴裡,「鮭魚的,還有邊角這個,滿意了嗎?」

  「滿意了。」

  加州清光輕嘖了聲,張嘴咬口飯糰,說起話來有些含糊不清:「都不知道你還討厭吃酸。」

  「還不是被你耍的。」他說的是昨天……或者已經可以說是前天了,早飯時間被對方故意餵的紫蘇梅實在讓安定太過印象深刻。

  「是你太大驚小怪,不過是顆梅子,你也太挑食了吧?」

  「正常人總有一兩樣不喜歡的吧!難道你什麼都吃嗎?」

  「都吃喔。」大概是真有些餓過頭,加州清光用超乎平常用餐的速度,已經飛快地解決了一個飯糰,他將手指沾上的鹽巴舔乾淨後,又繼續拿起下一個,「我不挑食,這部分應該是比起你,跟總司像一點。」

  再次聽到加州清光主動談論他們前主人的名字,大和守安定愣得停下了進食的動作,手裡的飯糰差點一個沒拿穩落到衣服上,那臉部表情怎麼看怎麼蠢。

  見狀,加州清光也不由得面露狐疑:「幹嘛這副表情?」

  「我只是有點意外。」安定眨眨眼,兀自歪頭斟酌了會後才繼續說下去,「審神者在聽到我談論沖田君的時候,說你都不跟他聊這塊,擔心是不是因為你過去有創傷才避而不談。」

  加州清光頓了會,轉回視線望著庭院:「我沒有刻意避開,只是不會特別提起。」

  「可是你今天提了,而且不只一次。」

  「大概是因為跟你在一起吧……自然而然就聊到了。」他聳聳肩,「很多事情我覺得沒必要就不會說。」

  安定似乎不滿意這樣的回答,他大口地把飯糰解決完,咀嚼完畢後才又開口:「清光……你說過我難搞,可能審神者和其他夥伴也會這樣認為,但是……」大和守安定那對天藍色的雙眼在黑暗中看起來像是浸染了別的色彩,「其實你藏得比我還深,但是大家都被表面騙了。」

  「我不否認喔,安定。」加州清光掩著嘴,笑聲顯得既開心且張揚,少見地夾帶著一絲癲狂和惡趣味在裡頭,「我不否認。」

  「你啊……」

  他晃了晃掛在走廊邊緣的雙腿,輕闔上雙眼:「我很開心喔,看穿這一切的,是你。」

  本來以為經過晚上的彼此坦承,他們已經互相了解,但看起來似乎又不是這麼回事,思及此,大和守安定皺起眉頭,凝重的神色被加州清光全收入眼裡。

  「沒事的,不論發生什麼,我們都是離彼此最近的。」長久以來的默契讓清光沒怎麼思考,就大致上猜到對方在想些什麼,他有些失笑地這麼回答。

  「……我覺得不公平。」

  「哪裡不公平?」

  大和守安定抿起雙唇:「感覺我被你摸透了,可是你卻很多都沒跟我說。」

  「反正你總會知道的,來日方長嘛。」更何況他根本沒有打算隱瞞。

  加州清光伸手覆上大和守安定的,兩人在銀白月牙的偷窺下依舊明目張膽地十指相扣著。

  「你的手好黏。」

  「你才是……啊我好像摸到飯粒了。」

  即便彼此的心靈和互動已經比前幾天來得親密許多,但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兩人待在一起還是免不了一番鬥嘴,他們沒有看向對方,卻誰也沒有放開誰的念頭。

  「聽你在屁。」

  安定這麼說完後又握緊了屬於清光的溫度,聽到耳畔傳來對方的輕笑聲後,他也跟著彎起嘴角。


  是啊,來日方長。




FIN.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