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狗崽]縱容

隨筆小段子



   交往後大天狗才知道,妖狐是屬於會對戀人撒嬌耍任性,外加故意刁難的傢伙。

  別看平時他對寮裡的其他女性式神風度翩翩的模樣,到了大天狗這邊就完全變了個樣。妖狐仗著自己來得早,把帶狗糧和刷御魂塔等等不喜歡幹的活全都丟給大天狗,自己則是得了空就跑到街上玩耍,整日裡遊手好閒,愜意得不得了。

  由外人看來這行為萬分不可取,可偏偏大天狗還真慣著他了。

  就連現在,連編髮辮的工作都不自己動手了。

  大天狗看著妖狐朝自己遞出的梳子,內心嘆了口氣,臉上卻沒什麼表情,順從地接了過來:「照你平常的綁法?」

  妖狐眨了眨眼,歪著腦袋:「大人只有這種感想?」

  「你想聽什麼答案嗎?」大天狗問道。

  「很多啊,諸如拒絕之類的?」

  大天狗沒回答他,只是安靜地用梳子將頭髮分成了幾束,動作麻利地給妖狐編起了辮子,就像自己小時候對方幫他弄的那樣。

  也許是天生麗質,亦或是保養得當,妖狐的髮質十分好,銀白色帶點妖異的藍紫,既美麗又帶著蠱惑人的氛圍。

  大天狗沒說的是,他一直挺喜歡對方的頭髮。

  「大人,您還沒回答我。」

  「要吾回答什麼?」他將梳子放下,伸手打算把妖狐手裡的簪子拿過來,幫對方重新插回頭上。

  大天狗的舉動讓妖狐眉一挑,手一翻就將簪子收了去,接著一推一按,不過眨眼就將大天狗壓倒在身後的床舖上,他整個人跟著趴上去,單手支著臉,好整以暇地打量著身下戀人的表情,另一手則是撐了起來僅以食指和中指碰觸,緩慢而刻意的從大天狗的胸膛一路往上爬,直至抵到那張精緻的臉蛋才止了動作。

  「大人,小生的要求,您是可以拒絕的吶。」他的語氣彷彿嘆息,表情卻沒有任何於之符合的情緒。

  大天狗面對妖狐這一連串的舉動,只略微詫異了一會,隨即便將按在自己雙唇上的手指抓住,在那上頭咬了口。

  在注意到妖狐因此身子小幅度顫了下的反應後,大天狗笑了出來,抬手一壓讓對方失去了支撐整個人趴在自己身上,然後張嘴咬上戀人那始終微微上揚的嘴角。

  「只可惜,吾從一開始,就沒有拒絕的打算。」



FIN.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