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天堂

即便身處令人絕望的地獄,只要彼此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管理人:紫月
台灣人 以博客為堆放同人的倉庫

骸綱/黑羽/貝傑/利艾/白鬼白/葉周/沖田組/狗崽/雙龍組
葉周/狗崽不拆逆,其餘CP皆為可逆不可拆

推特:https://twitter.com/f136479852
噗浪:http://www.plurk.com/f227446240
ASK:http://ask.fm/f136479852

©絕望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差點忘記丟這了

5/28 陰陽師ONLY

在四条通3番

除了突發新刊外,還有兩位小夥伴的周邊也寄賣在我這XDDD

歡迎大家來玩!!!



下面收一點新刊試閱↓


  妖狐終於彎起嘴角,足尖一點開始在庭院的櫻花樹下舞了起來。

  他的雙手各持一把摺扇,潔白的長袖隨著旋身的動作在周身舞成了一個個圈,踮起的腳弓成了美好的形狀。也不知道妖狐施了什麼樣的術法,半透明的薄紗始終隨著他的動作翻飛如蝶翼,卻不淘氣地離開它應待的位置,桃花似的眼裡頭承載著幾乎要滿溢而出的笑意,有種與平時笑容不同的魅惑與風情萬種,一對扇子在妖狐手中舞成了花,襯著月色和飄落的粉嫩櫻瓣,畫面是那樣奪人目光。

  直到一曲畢,都沒有人發出半點聲響,甚至是等妖狐笑著行完禮入座後,眾人才像是從夢中驚醒,給予遲來的歡呼和掌聲。

  「大人。」妖狐沒去跟其他熟識的式神擠一塊,而是跑到大天狗所在的角落,不客氣地一屁股坐在他身旁,見對方依舊沒回過神的模樣,心情很好勾起唇角,「還喜歡嗎?小生為您獻上的這支舞。」

  「......你跳的這是什麼?」大天狗既沒點頭也不否認,而是巧妙地轉移話題。

  「祭神舞,以前在神社偶然看到巫女小姐姐們跳,便記著了。」妖狐將扇子收入懷中,給自己斟了杯酒,「小生改編了一部分,畢竟那舞整套照搬的話未免太無趣了。」他將杯緣抵住了唇,卻不馬上喝下,而是頭一歪靠上大天狗的肩膀,從下而上的角度瞅他,「再說呢,咱們這裡可是有的啊,神明大人。」

  大天狗看著妖狐,他身上的薄紗還未取下,在月光的照射下產生一股朦朧的美感,眼角的紅色妖紋因為酒精的影響變得越發艷麗。

  大天狗覺得有點渴,連忙將杯中的液體一飲而盡,試圖緩解喉嚨飢渴的感覺,可惜他忘了宴席上只準備了酒水,這一杯下肚讓大天狗感覺身體變得更加燥熱,抬手想取酒壺的動作被身旁的妖狐看穿,眼明手快地擋了下來。

  「大人。」妖狐的手放在大天狗的腿上,整個身子幾乎有一半靠上他,「您這是單純想品酒,還是渴了呢?」

  大天狗盯著妖狐那雙水潤的唇,喉結上下滑動,腦中浮現出剛剛青行燈同他講的話。

  最終身體比大腦更快反應地低頭吻了上去。

  兩人坐的位置雖屬偏僻,好歹也算是公眾場合,大天狗不打算做得太明目張膽,如蜻蜓點水般一觸就離。

  碰觸的時間太過短暫,他只覺得品嘗到一絲絲甜味。

  儘管這吻來得突然,妖狐的表情卻完全沒顯露半分意外,反而意猶未盡地舔舔唇,趁著沒人看往這個方向時,起身拉著大天狗的手,悄悄地溜出了宴會會場。

  他們並沒有離開太遠,才拐過一個轉角妖狐就被大天狗按在走廊的柱子上。

  妖狐一瞬也不眨地以那雙蜜金看著眼前的大妖,對方那危險的眼神讓他覺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住的獵物,卻又帶來不可言說的興奮感。

  他任由大天狗扯著薄紗的兩側將自己拉入懷裡,仰頭主動迎合對方的親吻。


試閱到此-------------

评论(2)
热度(27)